•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四章 殇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四章 殇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第六道劫雷是天劫开始以后最大的一道劫雷,落下的瞬间,声音震耳欲聋,生生的打断了林晓花的话。

        闪烁的雷光,映照的在场每一个人的神情都有些凄凉。

        就算我和凌青奶奶是置身事外之人,眼看着这幕人间凄凉的惨剧,也忍不住动容。

        劫雷过后,一直笼罩在天空中的劫云开始渐渐的散去,但是一股莫名的气息却开始笼罩在整个平台,当这股气息弥漫在平台之上时,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力开始产生。

        这吸力根本没有作用于我,但是我就是能敏锐的感觉到这股吸力的存在,我身边的林晓花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但只是瞬间,又复归平静。

        而在那边,当吸力出现的时候,林富瑞的整个身体,甚至连嘴唇都在颤抖,但也在这一刻,林建国紧紧的抱住了林富瑞,相对来说,他是几人中神情最平静的一个。

        “富瑞,你一直都是爸爸和妈妈最心疼的一个孩子。其实我很早就想死去了,知道吗?很早虽然你强行的赋予我寿命,但不能阻止我自杀。可是,我终究舍不得,因为如果我也死去了,不是亲人一个都没在你身边了吗?”林建国沧桑的声音在整个平台回荡,父爱压抑,但这一次却是如火山一般的喷发了。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却让林富瑞莫名的不再那么颤抖了,他任由林建国揽着自己,什么也没说,只是闭着眼睛好像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不知道这股莫名的吸力究竟是什么,但是却在这一刻看见了它的作用。

        林建国一直是一个中年人,在这一刻,头上的头发却开始灰白,脸好像也不那么平整了。

        至于林富瑞的形象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此刻看起来也多了几分沧桑。

        我的心莫名的一阵紧张,忍不住转头朝着林晓花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生怕看到林晓花的变化,还好的是,林晓花此刻看不出来什么大的变化。

        “富瑞,爸爸一直很想陪你到最后一刻。但看这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了富瑞啊,事到如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原谅,不可以放下的了。就如,很多年前,我就早已经原谅了你,杀死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在那件事情以后,你妈妈伤心的自杀,可我若不是因为原谅,也不会陪你至今。”林建国的声音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可是脸上的皱纹却是更深了,那么惊人的事实他却是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是因为到了死亡的这一刻,一切都已经看透了吗?

        难道杀死林建国家人的不是神,而是林富瑞自己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下意识的看了林晓花一眼,此刻,却发现她的青丝之中莫名的掺杂了几根白发,这个发现让我的心颤抖了一下。

        “如果我和你说话,请你不要回头,丑了,老了,不想让你看见的。”可能是感觉到我在看她,林晓花闭着眼睛开口了,疲惫的声音尽是调侃之意,她的样子根本不在乎生死,却是在乎老了,丑了

        或者,老了,丑了,她也不在乎,只是不想让人看见这个快速枯萎的过程。

        反观林富瑞,在林建国说出了那么震撼的事实以后,却也是平静的,只是更朝着林建国的怀抱靠了靠,就如林建国所说,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放不下,不能面对的?如果真是他做的,到死前的谎言还有意义吗?

        “爸,你都知道了。”林富瑞的眼睛也闭上了,仿佛同林晓花一样,此刻的他也是疲惫到了尽头。

        “是知道啊,你想独占着我和你妈妈,容不下你的兄弟姐妹,所以想个办法杀了他们。原本,我们都很想去相信这一切是神做的,与你无关。可惜的是,那么多年以来,我们了解你,也了解神,他怎么可能连看一眼你兄弟姐妹被杀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扔下一块养魂木,留了他们的灵魂?他只会高高在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建国的声音越发的虚弱,他娓娓道来,也越发的像在说一件平常事。

        此刻的他虚弱是因为苍老,是的,短短的几分钟,林建国就已经开始苍老,也不知道是被抽去了什么,他比一般的老人还要脆弱一些。

        “是啊,我只想让你和妈妈牵挂着我,我妒忌为什么我的兄弟姐妹就可以和你们生活在一起。其实,我不想这样的,我以前也很爱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觉得他们不配,爸,我不想的我不想的”林富瑞依偎在林建国的怀里,轻声的念叨着,泪水再次从他苍白的脸上滑落。

        在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林富瑞也很可怜,可惜这种可怜我该怎么言说?

        “真是可惜,别人看似很惨的遭遇,却是给他一个最大的炼心机会。如果他能够克制神对他的影响,始终保持自我的本心,甚至以强势的本质来压制神,他的心境会到一个极高的地步,甚至得到天道的承认。可惜天道之下,就没有绝对坏的事情,也没有绝对好的心情。因为好事也可能让心境蒙尘,坏事却可能让心境升华。世人却只看表面,追逐的都不知道是什么?可悲,可笑。”在我忽然有些同情林富瑞的时候,道童子的意念再次出现,但是只是冰冷的评价了那么一句,就再无声息。

        这番话让我深有领悟,可是此刻说给林富瑞听,却也是晚了,但愿最后的悔意能够让他的生命得到升华。

        “是啊,你不想的。这么多年,支撑着我一直活下去的念头,就是你也不想的。我常常安慰自己,两个人就算住在一起也会相互影响,何况是一个身体里,灵魂纠缠在一起?富瑞啊,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你了,可是我为人父,我却到死都没有办法放弃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该打晓花吗?只因为,还有一个人,她始终也舍不得放弃你,一心想让你得到解脱,那就是晓花啊。”林建国此刻已经不能用苍老来形容了,而是一种干枯,他的寿数快尽了。

        相对的,林富瑞年轻的容颜也变得苍老了起来,在林建国说起这个的时候,林富瑞转过头了,睁开了眼睛,朝着靠在我肩头的林晓花看了一眼。

        林晓花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我不知道林晓花有没有看他,因为林晓花不想让我看到她老去的模样。

        “晓花,下辈子让我还你。”林富瑞这一句话充满了哀伤和真诚,但也沧桑至极,他也差不多快到时间了。

        但林晓花始终默然不语,哀莫大过于心死,心已死,就算还在疼痛但死去的又怎么能够复活?所以,对于死去的存在,还还是不还?还有意义吗?

        “晓花”林富瑞的声音在颤抖,伴随着的是林建国的一声叹息,这种事情谁又能去帮忙?就算父亲也不能!

        “晓花,下一世还有机会再见吗?我不敢奢求在一起,只要能再见,哪怕只是一天也好?”林富瑞的声音带着哭腔,颤抖的厉害,他看向林晓花的眼睛是那么的哀伤,容颜却是在极速的苍老,有一种一眼即是沧桑的感觉。

        “儿啊,爸爸不行了,你也放下吧。不要再为难晓花,不要了”林建国的声音渐渐的虚弱了越发的小声了,他执着的抱着林富瑞的手,也在缓缓的,力不从心的滑落了。

        林晓花始终没有回答什么,始终沉默着,我知道她不平静,因为我的肩膀几乎都被泪水打湿了,混在伤口中,有些疼痛。

        “爸?爸”林富瑞一下子收回了目光,有些无助惊惶的看着林建国,而林建国抬头努力想对林富瑞做出一个笑容,但是嘴角却停留在上扬的角度,就动不了了。

        ‘澎’是手轻轻落地,触碰地面的声音,林建国的头一下子垂下,这一生,他对林富瑞这个儿子的陪伴也到此为止了。

        “不爸,爸啊,啊”林富瑞一下子反身抱住了林建国,抬头仰望着苍天,似乎也是在问,自己这一生何以走到这种境地?我很想把道童子的话告诉林富瑞,可惜的是有些东西,心境不到,未必就能领悟。

        或者,今生的伤口会带到下一世,而下一世的他会更懂的,本心的某一种基础叫做珍惜?

        “都要走了,我也要走了可惜,我还有很多故事想说呢。不能啰嗦的说了,简单的说说,陈承一,你想要听吗?”林晓花的声音也充满了哀伤,她原本一直平静的,她此刻是在为林建国的离去而伤心,还是为林富瑞的凄凉?

        “如果你想,那我就听着。”我也闭上了双眼,忍不住一滴泪滑落,其实我不想听的,哀伤的事情总是让人喘不过气,我很想平静,也只能把抓着师父的手再紧了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