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毁灭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毁灭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就是林晓花要彻底的毁灭这颗天纹之石!

        这让我想起了祭台之上的那阵纹,九为极数,林晓花要我上去添加上一条莫非

        “发现了吗?我早就知道会如此。她身上隐藏了一条阵纹纹路,波动隐晦,若非不是因为灵觉的关系,我也看不出来。而这条阵纹纹路只要用朱砂或者鲜血描绘一次,就可以形成一条精妙的阵纹。而天道之阵纹,一般以三,六,九为数。在这里祭台都承载了九条阵纹,你以为天纹之石这种高级别的东西,上面会是几条阵纹??这女人很有心机,从一开始就要毁了这天纹之石。”道童子简单的评价了一句。

        这让我回想起了一个细节,在林晓花拣起天纹之石的瞬间,我的身体停下了脚步,生生的就看着这一切发生,甚至我阻止都被道童子的意志压制了,原来他通过惊人的灵觉,洞悉到了阵纹的波动,早就猜到了这一切。

        “那阵纹恐怕就是和天劫之阵一样,出自同一个人。毁去这天纹之石,倒也够了。”道童子再次这样淡淡的评价了一句,意志又重新归于沉寂。

        而在我的眼前却是彻底崩溃的林富瑞,他站了起来,尽管脚步不稳,还是扑到了林晓花的跟前,他此刻的神情哪里还有半分温柔,他停在林晓花身前不到半米的地方,嘴上一直嚷着:“你害我,你害我”然后伸出手来,看样子是要抢那块天纹之石。

        而那块天纹之石在林晓花的手中剧烈的震动,符纸飘落而下,而那道血色的阵纹却是彻底的映在天纹之石上。

        从天纹之石上传来了神癫狂的声音,可笑的是他竟然吼的是同林富瑞同样的话:“林晓花,你害我,你害我!”

        这一刻的这一切,多么的讽刺,讽刺到我的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流露出了一丝冷笑,不管是神,还是林富瑞,他们谁又有资格对林晓花壤出这么一句话来?

        天纹之石还在震动,可是上面的纹路却开始慢慢的出现了一种死寂的气息,石头上也开始隐约有了龟裂的痕迹。

        ‘轰隆’,第五道天劫之雷落下来的时候,林富瑞终于把那块天纹之石抢到了手上,他拼命的用自己的手掌擦着上面的纹路,可是阵纹一旦形成,就算擦去了上面的颜色,又怎么可能擦去阵纹成型的轨迹?

        雷光中的林富瑞疯狂了,他一把扔下了那块珍贵的天纹之石,在雷光散去之时,他冲到林晓花的面前,高高的扬起了自己的右手。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身体动了一下,就要站起来,却被凌青奶奶拉住,对着我轻轻摇头,低声说到:“江湖恩怨江湖了,两人之间的感情也就这两人了吧。”

        我轻吐了一口气,坐下了。

        而与此同时,林建国也冲了过去,大喊了一声:“畜生,你敢,晓花她”

        可是,林晓花却用眼神阻止了林建国,而失去理智的林富瑞毫不犹豫的朝着林晓花狠狠的扇去,我只是震惊,这么虚弱的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爆发出如此大的力量?看起来这么惊人的朝着林晓花打去?

        雷光散尽之时,伴随着清脆的一声‘啪’声,林富瑞的耳光落在了林晓花的脸上,林晓花显得有些瘦弱的身体在风中摇晃了两下,到底站直了。

        这一耳光毫不留情,我看见林晓花的左脸瞬间就肿了起来,红色的,刺目的鲜血也从她的鼻孔缓缓的流出,如此的狼狈,她却莫名的笑得很开心。

        “小瑞哥哥,还记得小时候,你在我家,我一直这样称呼你吗?放不下的,不过一直是小瑞哥哥而已如今,也好,一个巴掌彻底的扇碎了一切,也算是你我之间情分已了,罢了,我也累了。”林晓花说这话的时候,平静的要命,那种心死的平静,让人听起来是如此的害怕。

        她轻轻的拭去了脸上的血迹,却因为手掌的抚过,血迹氤氲开了一脸,可是她不在乎,竟然再次朝着林富瑞笑了一下,然后转身朝着我这边走来。

        林富瑞踉跄的退了两步,这一次他脸上的苍白却能看见不是因为虚弱,而是来自心底的苍白。

        直到林晓花走了几步,林富瑞才像想起什么一样,大喊了一声:“晓花,不,你别走!”他脚步虚浮的想追上去,可是那一耳光就像是用尽了他全身的气力,只是追了一步,就颓然的跪倒在地上。

        而在这时,那颗开始破碎的天纹之石中也传出去了异常强烈的意念:“林晓花,哈哈哈林晓花!你费尽心思算计我,到底还是输了?你怎么就看不明白,这些年主导的意志是我,是我!对你好的是我,顺着你,依着你的是我!根本不是这个林富瑞他根本就不配,你却算计我,算计我”

        “一群疯子。”道童子似乎看不下去了,彻底的陷入了沉寂。

        可我却无法想象那是怎么样一个故事?两个灵魂在一个身体而遇见林晓花,三个人纠缠至今?那是怎么样的痛苦?那高高在上的神也动了凡心?还是他只是被林富瑞影响了情绪?亦或者不甘心林晓花始终不把他放在心上?

        我不是当事人,我没有答案,我只是万万想不到坏事做尽的神,在这毁灭的一刻竟然在意的这个?

        可是,为什么这两个灵魂都号称爱着林晓花,却在生死之间,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是否能活下去,选择了抛弃,甚至迁怒于她呢?或者,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一个人。

        林晓花没有回头,有些事情只是当时,当时已过,也就心如死灰。

        她只是走到了我的身边坐下,然后看了我一眼,说到:“陈承一,现在的我不怎么好看,不过,你介意让我靠一会儿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低声的说到:“不介意。”

        林晓花叹息了一声,把头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说到:“那就好,可惜我没有神仙倒用来感谢你了。”

        “那个,没有关系的。”我的眼中是林富瑞半跪在地上,看着林晓花的样子,此刻,最后一道劫雷已经成型林富瑞却是看着林晓花流泪,他在说着什么,声音很虚弱。

        可是结合着口型,半猜半听的,我大概能知道他在说着,晓花,我怕,我真的怕。

        “你怕什么呢?死掉还有轮回这才是对你的解脱。你为什么就不明白晓花的一片苦心呢?”有一双手轻轻的握住了林富瑞的肩膀,然后就像抱住一个小孩子似的,把林富瑞抱进了怀里。

        这个时候还能有谁?只能是林建国!

        到底是对自己的儿子恨不起来的,到这个时候,林建国看着软弱的林富瑞,眼里只剩下疼惜。

        “爸,我怕爸,我怕啊!”林富瑞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抓着林建国的衣领,在林建国的怀里竟然也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大哭了起来。

        其实林富瑞的身材很高大,1米9左右,而林建国却只有1米75左右,可是,在此时,林建国怀抱着林富瑞,却真的就像是一座大山那般,让林富瑞依靠。

        “没出息,有什么好怕的?今天,就算是死,不也有爸爸陪着吗?而且,还有家人,还记得你妈妈,你的兄弟姐妹吗?活了这么久,你难道还看不透,活的长与短,都不如活的幸福,踏实,开心吗?所以,怕什么?”林建国安慰着林富瑞。

        在天劫之后,死亡也一定会降临到林建国的身上,他同样也欠下了一身的债,可是相比于林富瑞他坦然许多。

        在这个过程中,林晓花一直闭着眼睛,始终没有睁开眼睛看一眼林富瑞,或者是林建国,就如她所说的,她可能是真的累了可是闭上眼睛不看,心里就不记挂吗?

        她靠在我的肩上,我早已经感觉到她的泪水再次不停的滑落。

        其实,她做的已经够了,给了林富瑞一个解脱的机会,也用自己的力量和隐忍惩罚了那个害了林富瑞一生的神。

        “其实,事情要从哪儿说起呢?陈承一,你知道吗?我以前可是一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丫头呢,因为我有病,是真的有病,是瘫痪?还是什么?所以,在很小的时候,我只能躺在床上”

        一个声音萦绕在我耳边,是林晓花开口说话了。

        而在这时,第六道劫雷终于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