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人间,万种红尘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人间,万种红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一次,再看向在电光之下,林富瑞的脸,我就觉得心中充满了异样的感受,之前是觉得苍白和扭曲,这一次再看,却是觉得因为某种渴望,而显得有些狰狞。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能帮的?总觉得看着林晓花瘦弱的肩膀,能承担这一切吗?

        “帮我”林富瑞的身体因为虚弱站不起来,他只能急急的朝着林晓花费力的挪动了几下身体,用双手握住了林晓花的手,眼中的渴求几乎化为了实质,还带着莫名的慌张和急切。

        林晓花的眼神却是温柔似水,柔柔的落在林富瑞的脸上,她这种眼神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习惯用一种叫妩媚却置身事外的漠然来掩盖一切情绪,她这样的眼神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能这样看着,水雾迷糊了她的眼睛,最后化作一滴泪滴落在林富瑞的手上。

        泪滴滑落之际,林晓花平静却仿佛像是带着叹息的声音幽幽的传来:“你要我帮你什么呢?”

        “让我进这块石头,你是不是有办法的?”听到林晓花的回答,林富瑞的眼中一下子闪烁出希望的光芒,握着林晓花的手,声音虽然虚弱,却透出了一种叫希望的急切。

        林晓花默然不语。

        而我却是震惊,我当然不能忘记我和林晓花相处的夜晚,林晓花第一次提起他时,所说的信仰,他是她的信仰,而他的信仰却是一心求死,可是林富瑞明明就

        天上的第四道劫雷正在聚集,林富瑞更加的急切,就算如此虚弱,声音也忍不住高了几调:“晓花,快来不及了,你知道的,一切都是他做的。为什么要我来承担这一切?为什么他没事儿,我马上就要死?晓花,你舍得看着我老死在你面前吗?你舍得我就这样消失吗?”

        林晓花脸上的泪仿佛不能停止,面对林富瑞急切的请求,她忽然就笑了,带着三分的媚意,七分的凄凉,却好像一片姹紫嫣红中盛开了一朵有些虚弱的白花,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不是一样会在一会儿就消失,你可有舍不得我?”尽管脸上的泪水不能停止,林晓花的声音却非常的平静,明明这句话字面上的意思那么哀婉,她怎么可以用如此平静的声音

        “我当然舍不得你,只要我还在,你就会一直存在,不是吗?只要我只要我能躲过这一劫,我就能让你长久的活着。”林富瑞语无伦次的说着,神情已经到了一种不能言说的焦躁,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跑得踉跄的身影。

        林建国,他还在这儿?这么一场大战,他难道一直就躲在一个角落,看着他的儿子吗?

        ‘啪’的一个耳光落在了林富瑞的脸上,是林建国激动的站在了林富瑞的身后此刻的林建国嘴唇颤抖着,眼神全是沉痛,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好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打自己儿子一个巴掌?

        我的心莫名的叹息,在这个时候,就算那个一直冷漠的道童子也情绪微微的有些波动,只是微微的波动。

        我听见心里的一道意念:“这就是人间,红尘万种吗?”接着,就陷入了沉默,仿佛是想继续的把这人间的红尘万种看下去。

        “爸,你打我?你打我做什么?你是不是也想我消失?是不是?”林富瑞在这一刻彻底的癫狂了,他转过头,几乎是用嘶吼的声音对着林建国大吼大叫起来。

        而林建国却是嘴唇颤抖着,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有些颓废的蹲下来,一双手覆盖着脸,声音伴随着泪水从指缝中溢出:“儿啊,你不能对不起晓花的。”

        “我怎么对不起她了?难道你们都不能理解一切都不是我愿意的,是那个神,那个神”林富瑞的声音是那么的急切,可是从天而降的第四道劫雷,却以惊人的气势打破了他的嘶喊。

        这一次雷电离林富瑞很近,很近近到就要劈到林富瑞了,好像这一次雷劫是要针对林富瑞一样,把林富瑞吓得不由得缩了一下身子。

        雷电过后,林建国重新站了起来,他又朝着林富瑞走近了半步,看样子他还是想说点儿什么,却被林晓花摆摆手,示意林建国什么都别说了。

        面对林晓花,林建国好像也有着特殊的情感,林晓花这样示意,他就真的停住了脚步,只是用一种沉痛的目光看着林富瑞,什么也不说了。

        林晓花松开了林富瑞的手,手指轻轻的触碰着林富瑞被刚才的雷电惊吓的更加苍白的脸,轻声的说到:“是啊,什么都是他做的。你被迫的与他灵魂纠缠了那么多年,他强势,可是情感上还是要受你的影响。你呢?是不是也已经刻画了他的痕迹?所以,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也习惯了和他纠缠,哪怕是躲进一块石头里?”

        “晓花,帮我,为什么死的会是我?为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他而且,我明明就还是我。”林富瑞的声音变得软弱,或许他始终觉得这一切的后果是他在承担。

        “是啊,你还是你可惜这些年,我的记忆已经太模糊,总是停留在那一天你出现的夜晚,对我说的那句话。既然你如此想,我就彻底的成全吧。”林晓花放开了抚在林富瑞脸上的手,然后拿起那块天纹之石站了起来。

        林晓花这是要做什么?真的是要把林富瑞也弄进这块天纹之石里吗?

        我有些怔怔的看着林晓花,心里却莫名的能体会她此时的这份凄楚,如果一个人死了,那你至少可以怀念,最怕的只是那个人还活着,却早已不是你心中的他,有什么比这个还要痛苦?

        而林晓花伫立在这越来越猛烈的风中,却是从胸口掏出了一个挂坠。

        这是什么?难道又是一颗天纹之石?我下意识的这样想,却被心里道童子的意念给打断:“你以为天纹之石是大白菜?想出现几个出现几个?”

        我被道童子这样一说,这才发现林晓花胸口的吊坠是一块金属的吊坠,有小半个巴掌那么大,是那种可以打开的,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我仔细一看是一张符纸。

        林晓花看了林富瑞一眼,而林富瑞则是充满了希望的看着林晓花,林晓花笑了,在这一刻,她伸手静静的抹干了脸上的泪水,然后把手指放进自己的口中,似乎是很娇媚的样子,可是鲜血却从她的手指溢出。

        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摊开那张符纸,用自己的鲜血在符纸上描绘着什么。

        这个时候,除了呼呼的风声,一切都安静极了或者是这样的安静太过于安静,林晓花静静的开口了:“这些年,神总是弄一些修者进来。或许是岁月太无聊了,我也就学了一些东西。总是学不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过异样画葫芦总是可以的。”

        “晓花,你学了什么?”林富瑞以为此刻林晓花在和他聊天,所以尽管不耐烦,还是问了一句。

        “阵纹啊。”林晓花抬起头来,又是熟悉的笑容出现在脸上,充满风情的,却是毫不在意的。

        可在这时,她手中的那块天纹之石却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而林富瑞开始并没有认真的听林晓花在说什么,看见她手中的天纹之石震动起来了,他才猛地反应了过来,忍不住失声而出:“什么?阵纹?不,不,晓花,你不要!”

        “这些年和神在一起,你知道的也不少呢?”林晓花笑得如此娇艳,却在天纹之石震动到最剧烈的时候,把那张符纸映在天纹之石上!

        “不!”林富瑞在这一刻,竟然挣扎着虚弱的身体站了起来。

        可是,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在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