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坦荡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坦荡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林富瑞会死吗?林晓花的信仰原来是林富瑞?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两个念头,然后自己兀自的不敢相信。

        从逻辑上来说,神的灵魂抽离了林富瑞,林富瑞还是一个完整的人,不论是灵魂还是躯体,之前大战所受的伤害也不足以让他死亡,他怎么会死?

        另外有一点,我自己都不想承认的是,心底微微有一点酸,不敢相信林晓花如信阳一般爱着的人是林富瑞我对林富瑞了解的不多,最多就知道他是神的一个‘承载者’,从林建国的三言两语中知道他是恋家的,其它的或者是很平凡?毕竟他整个人的性格表现都是神的。

        唯一一次自己的性格表现,是在祭台之上,他的意志浮现时,那声软弱的呼唤林晓花,林晓花转过头流泪,还有就是对林建国的依恋。

        总之,林富瑞在我心里根本就不是一个性格鲜明的人,而林晓花却是一个风情万种,柔媚入骨,却又显得那么特立独行的女人,我不想用不公平的眼光去看待某一件事情,可是我总觉得林晓花爱的男人应该是卓尔不凡的,不该是林富瑞这样的。

        我为什么会微微发酸?难道是我忘不了林晓花和我那么接近的一次亲吻?毕竟是那样的接触,心底总会有悸动这肯定不是爱情,或者说连喜欢也算不上,但是那一刻是有心跳吧?我也说不清楚自己。

        或许,这也才是人性的复杂。

        “呵,天劫过后,秩序恢复,所借之寿运一切归还欠下的债会用生生世世弥补,直到还完所欠之人为止。林富瑞所欠最多,天劫过后,第一个死的就是他。”道童子的意念很快就给出了我一个答案。

        想必这一切神他们,包括林晓花也是知道的也就是说,那些靠着别人的寿运等东西活着的人,包括圣村,包括那个小镇的该死之人,在这次天劫过后,都会死去不会死的,也会还清从别人那里抢夺的。

        只是为什么是林富瑞欠的最多?毕竟神占据他的身体,一切都不是他所愿啊。

        “天道只看因果,不问原因。就如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在这世间或者讲一些因由。但天道是绝对的公平,毕竟别人的寿运,甚至灵魂力都是加诸在的林富瑞身上,这个没有道理可讲。天道最大的仁慈在于,它没有把林富瑞当成罪人,天劫不加其身,仍然许他轮回去偿还。只是偿还,不是惩罚。你可懂?”道童子三言两语讲道,浅显却也颇有深意,罪不罪,恶不恶另论,欠下的该还,却是至理。

        毕竟是我另外一个自己,我对这个道童子很难有什么负面的情绪,即便知道自己的意志可能会被他占据,而他对我却也是如此,好像特别热衷于给我讲解天道,像是在刻意培养自己的今生,却是对自己意志可能侵占我的事情只字不提。

        我感觉我的前世就是一个热衷于追寻天道至理,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是一思一想,都让自己接近天道,所以才会这样的冰冷疏离,绝对的理智可是,这样就真的好吗?

        我这样对前世的自己提出了疑问,得到的却是一片沉默,反倒是过了一会儿之后,一道意志才在心底浮现:“真是可笑的感情,不能公平理智的看待世间的一切,竟然投入千丝万缕的关系中,自己的局中,对眼前这个女人动心。不应该反省吗?”

        我该反省?我的脸上浮现出了痛苦的表情,这种痛苦并不是我觉得我那一刻的心跳是一件不应该的事情,因为师父从小的教育,让讲究自然的我,知道自己的任何心情只要是自然发生,就应该顺应,沉淀之后,再去思考。

        这痛苦是源自于我想起了如雪我能够肯定的是我的深情全部给了她,即便是我和她之间有的只是绝望,也没人能够代替她,可是我为什么?

        我陷入了这种痛苦,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如雪的形象,然后厌弃自己,可是在那一瞬间,我的心却莫名的猛痛了一下。

        这一下疼痛,我肯定不是源自我自己的意志,难道是他?我下意识的觉得好笑,不可能,道童子这么冰冷无情的前世,不要说根本没有见过如雪,就算是见了,又哪会来什么心痛的感觉?他可能连感觉都不会有吧。

        可能是我自己太过难过,所以心才会猛痛了一下。

        我没有察觉到的是,道童子翻看我的一切记忆,偏偏不触碰的就是关于爱情那一块儿。

        此时的林晓花还在我的眼里,半伏在地上,一手握着天纹之石,一手握着林富瑞的手,脸色苍白,眼中含泪,一头秀发依旧在风中飞扬。

        我的眼帘渐渐的模糊,不是泪水,而是思维涣散和痛苦带来的一种自我厌弃,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甚至忍不住抱头发出了一声呻吟。

        凌青奶奶注意到了我的情况,忍不住关切的回头看了我一眼,问了一声:“承一,你是怎么了?”

        “如雪”我只能痛苦的回答出这两个字,然后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

        凌青奶奶叹息了一声,握住了我的手,也不知道是开解我,还是自言自语的说到:“我和你师父的感情伴随一生,可是在这长长的岁月中,你师父为很多其他的女人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小小的瞬间动心的事情就太多了。他没有隐瞒过我,那只是很自然的心动,那是人性的一种本能,如果克制不了,就自然的去体会,终会明悟什么的。”

        “我不明白。”这个时候,第二道天劫之雷落下,映照的在场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分外沉重。

        劫雷依旧在触及到林富瑞之前散去,即便失去了目标,这第二重天劫一旦开始,也会完成六道劫雷才会停下的。

        “你自然是不明白,就像一个人始终对着的只是另外一个人,他何从去考验他的忠贞?就如书里所写苦等小龙女十六年的杨过,也是经历了许多美好的女子,才发现了一生所爱,值得等待的是谁。对感情的忠诚自然不是要和谁比较,而是一份经历了红尘万种之后,心的沉淀。就如红尘炼心,没有经历,哪来锤炼?承一啊,道的含义没有强迫,而是自然,天道也不讲究完美,你不能刻意的去追求完美。任何精益剔透的事物也会有瑕疵。美好的事物总是会让人动心,但是所爱就是所爱不需要束缚,也能让你明白,你对美好事物的心动,只是单纯的心动发乎情,止乎礼,坦荡荡,就好像看到电视剧,喜欢电视剧的人物,但深爱的依旧是她。携手一生的,依旧是她。感情从来也是不需要强迫你去怎么样完美的。”凌青奶奶对我娓娓道来,却让我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痛苦也渐渐的散去。

        是啊,凌青奶奶所说确实是事实,从小和师父相依为命,我早就明白师父的作风。他是真的不会拒绝任何美好的‘大姑娘’,毫不掩饰的表现自己的欣赏,可难道师父不明白他要相守一生的人是谁吗?而他也是真正的发乎情,止乎礼

        而我也明白,我一生深爱的是谁,也没想过要和林晓花发生什么!我为什么要那么钻牛角尖的去抗拒那一瞬间自然的心动,坦荡的面对自己就好了啊。

        有时面对复杂的人性,需要做的真的只是一份坦荡。

        “无聊。”道童子明显又站在制高点上,去评价了这一切,而我却是完全的放松了,也任由自己对林晓花这一切流露一分心疼。

        第三道劫雷就要落下,这个时候,林富瑞的手紧紧的握着林晓花的手,他的脸色是那么的难看,整个身体都有一些颤抖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追寻死亡,但如今的这一份颤抖,是为了就要实现愿望所激动吗?

        相对于林富瑞这太过夸张的表现,一直平静的是林晓花,她的目光落在林富瑞的身上,真的就是柔情似水这个时候,天上隐约有第三道电光闪过,第三道劫雷就要来了。

        “晓花,帮我。”而在这一刻,林富瑞忽然失控的大喊了一声,这一声几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一般,在他话刚落音的瞬间,第三道劫雷落下,映照的林富瑞的脸苍白无比,也有些扭曲。

        帮他什么?我下意识就皱紧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