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章 信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章 信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的灵魂至纯,精血的力量竟然可以洞开天纹之石。”就在我惊异于那颗石头之上不平凡的气息时,一直沉寂的道童子意志又发出了那样一道信息。

        这让我惊奇,我不是认为林晓花是个坏女人,只是也不会认为她是至纯的,因为她行事大胆,作风我又想起了在祭台之上的一吻,还有在雨中,她拥抱我,慢慢靠近我的脸

        虽然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判断人的标准,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灵魂至纯。

        所谓至纯的灵魂,简单的说明,就是不起坏念的灵魂,这一点非常的难得,在这个世间,至纯的灵魂真的很少了。

        何况我更难想象这个女人在凌青奶奶的口中抱着极大的恨意,竟然连一个坏念头都没有起过。

        接着,我还想到了那个精密的计划,竟然让我孤单一个人就把神‘坑’了一把没想到制定出这个计划的女人,竟然是一个灵魂至纯之人。

        但此时她的行为是在做什么?打开了这天纹之石,应该是对神有好处吧?我看见随着那颗石头发出惊人的气息,神原本有些惊惶的脸色,慢慢变得平静,甚至一丝冷笑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陈承一,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到底是失败了,你觉得你还能打开这个空间几次?等着吧,陈承一,你等着吧!”伴随着那一丝冷笑,神忽然充满恨意的朝着我吼了一声。

        仿佛此刻才是大局已定之时,他已经完全的得意了。

        我也看着神,心中却是一片宁静和冷漠,这是道童子的意志在主导,被天道的力量禁锢着,也意味着我靠不近他,和他口舌之争,完全也是不必要的浪费行为,所以我也只是那么看了神一眼,眼神自然也是平静和冷漠的。

        而那颗天纹之石,在林晓花的精血覆盖之下,竟然像完全的活了过来上面的阵纹流动,比王师叔描绘的天劫之阵还要灵动了许多倍,让人一看就转不开眼睛。

        林晓花就半趴在天纹之石的旁边,一张脸显得越发的苍白,原本一个人的精血就不多,陡然用了那么多,来覆盖天纹之石,就说不接近全部的精血,但也耗费了大半,这样的虚弱也是应该。

        我的心里忽然浮现出异样的感觉,她的恨是恨谁?如果是恨那个神,她完全没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啊?几乎算是牺牲自己来救这个神了。

        但是这样的想法不容我过多的思考,就被道童子的思维强行的打断,带着一股嘲笑的意思,仿佛是笑我沉溺于红尘的情感纠结中,接下来,我却是从道童子的思维中,知道了天纹之石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严格的说来,天纹之石根本就不是石头,而是骨头,至于是什么骨头?道童子给了我一个震撼的答案,是不会属于这人世间的骨头,如果再精确一点儿,可以理解为神仙的骨头。

        这世间是真的有神仙吗?我不知道就算是道童子这样的说法,也让我怀疑的很。

        总之,天纹之石就是那么一块骨头,原本就是悟天道极深的存在的骨头,再结合一些特殊的原因,在上面行程了原始的天道阵纹,然后成型的一块石头。

        这种天纹之石,存在极少,每一块的作用也各不相同,要因为上面的阵纹而定,而这一块天纹之石,说不上是顶级,因为上面的纹路是应该有关于命运之类的,但绝对是很粗糙的纹路,否则神会依靠这块天纹之石做出更逆天的事情来。

        除了这个作用以外,天纹之石,因为本身是骨头的原因,还是一个极品的魂器,在这样的魂器里,可以保的灵魂不死不灭,甚至因为天纹之石本身就蕴含天道的气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彻底的掩盖灵魂,让天劫找不到目标,也就是说它可以抵消天劫!

        得到了这样一个信息,我一下子就不能淡定了,心情也激荡起来,若是如此,林晓花打开天纹之石,就是让神躲进去?

        可在这时,道童子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凌青奶奶也察觉到我情绪的异常,用手轻轻摁住我的肩膀,对着我摇了摇头,她很坚定的对我说:“那个姑娘是个可怜人,你且相信她,让她自己做完该做的事情吧。”

        就连我一直握着师父的手,师父好像也是下意识的握了我一下,好像就是在告诉我,相信凌青奶奶的话,也相信林晓花。

        我转眼看着林晓花,她这时不知道为什么眼神和我对上了,竟然有一种让人心疼的凄楚在里面我的心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老是想起在祭台之上的那一吻,竟然也有些微微发疼。

        我很逃避这样的感觉,却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却再次被灵魂意志里的道童子耻笑,好像觉得有这么一个今生让他无语加轻蔑。

        天空的劫云就要再次的成型,在这个时候,天纹之石的光芒也亮到了极致神忽然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大笑,在那一刻,竟然有一股异常强悍的灵魂力从他的身体流动而出!

        我瞪大了眼睛,这才发觉事情不对劲儿的地方在哪里?做为一个昆仑之魂,他之前抗雷劫的灵魂力弱了一点儿,说是接近顶级修者,但这个顶级并不是指珍妮大姐头之流的特殊存在,只是上层的那一群人,这应该是昆仑之魂的表现吗?

        想想帕泰尔的强势吧!

        原来,他只是在一直保留着力量,在这一刻爆发,爆发是来做什么呢?是为了抵消一部分来自天道的禁锢,争取一小点儿时间只为了让他的灵魂出窍。

        灵魂出窍对于一个入了门的修者真的不算太难的事情,只要一小点儿时间那也就够了。

        这个神真的是到了疑神疑鬼的极致,思虑之多,让人叹为观止!也或者说,他就一直怕着天劫,所以才准备了那么多底牌,情愿和我们大战的时候,全部依靠命运之河的力量,情愿在抗雷的时候,还保留着一部分灵魂力

        至于对林晓花,他始终那么客气,难道就是因为林晓花能打开天纹之石?还是有一点儿别的?

        我不能理解,只是忘记不了林晓花眼中那一抹凄楚神的灵魂终于从他的身体里出现了,紫色的灵魂飘荡在这无色的空气中,是那么的明显。

        这灵魂有些残破,估计是刚才天劫造成的伤害,但是这不妨碍我看出来,这个灵魂比帕泰尔身上,甚至是万鬼之湖城主身上的灵魂要强大!

        “唔,吞噬过别的——昆仑之魂。”道童子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灵魂,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然后静默不言的看着那一抹紫色的灵魂几乎是以雷电的速度窜进了那一块天纹之石。

        “哈哈哈”空气中残留着神嚣张的笑声,而在他脱离的那一刻,神原本的身体轰然倒下。

        “晓花。”在神的灵魂抽离的那一刻,那身体,不,此刻应该完全是林富瑞了,他虚弱的发出了一声呼唤,林晓花则转头静静的看着林富瑞,我却看不清楚她的神情究竟应该是怎么样。

        “他抛弃了你。”林晓花的声音很平静,却是说不出来的哀伤,仿佛到了这一刻她的心神都已经耗尽。

        “只要离开了这个身体,他当然可以抛弃我的灵魂。”林富瑞的声音里有一丝苦涩,接着他说到:“你打开天纹之石,就是为了救我吗?你那么聪明,难道看不透,他根本就不可以信任吗?”

        “不,我不是为了救你,我只是为了成全你。”林晓花的声音越发的平静,可是那哀伤也越发的浓重。

        在这个时候,一道比刚才的天劫之雷大得多的雷电从天空中落下,却是在劈到林富瑞身前的一瞬,出现了一个短暂的静止,然后默然的散去了!

        伴随着这道雷声的,是林晓花显得那么静默的声音:“我如信仰般的追随你,而你却追随死亡。你那么想死去,然后一了百了,你是我的信仰,我怎么可以不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