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九章 直觉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九章 直觉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停住了脚步,确切的说,是道童子停下了脚步,只是静静的看着林晓花。

        而林晓花却没有看我一眼,她只是低头看着手中的那一块石头,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这么重要的石头被林晓花拣走,神的神情竟然非常的平静,这个神在平静什么,我有一种迷茫的感觉,有的天劫是历练,有的天劫却是不死不休,神显然属于第二种天劫,难道在这天劫之下,他还有可能逃脱吗?

        ‘轰隆’,又是一道雷电落下,依旧是那种细细的,看起来没有任何威力的雷电,再次落到神的身上。

        此刻的神被完全的禁锢,或者没有被禁锢也没有任何办法,天劫一旦来临,即便你躲到天涯海角也是一个道理,失去了命运之河的神,也只能撑起灵魂力来阻挡这一次的天劫。

        神支撑起的灵魂力泛起淡淡的紫色,更加证明了他是来自于昆仑,而他本身的灵魂力也是强悍无比,如果按照珍妮姐的说法,他这样的力量也应该接近顶级修者,不过相对于昆仑之魂本身来说,这样的力量是不是太弱了?

        “嗯,专门针对灵魂的雷劫。”比起我的各种复杂想法,另外一个‘我’的想法却是单纯了许多,竟然分析起了雷劫。

        而我也相信这是专门针对灵魂的雷劫,因为两道雷电落下,神的肉身竟然没有什么损毁,只是起了一些焦黑的痕迹。

        这样的雷电看似威力很弱,事实上,神这看起来比较雄浑的灵魂力,在第二道雷劫落下之后,竟然就消耗了一大半。

        在这个时候,神的神情才稍微惊恐了一些。

        天劫一般以三,六,九为数,每增加一次基数,威力就要大上许多而每次增加的时候,会有一小个空隙时间,但是在其它的时候,天劫之雷落下是会很快的。

        特别是神这种不死不休的天劫,会无限次的循环,直到神完全的灰分湮灭为止。

        但是事情无绝对,如果神有打散劫云这份功力,那这次天劫就算过去了,但是下一次天劫依旧会找上他。

        不过,神有吗?他连最小威力的天劫中第二道劫雷都抗不过去,他是不会有这份功力的,我只是好奇他见林晓花拣起石头的平静是怎么来的?

        但不等我想透这个问题,第三道天劫之雷又再次降临。

        这一次的神表情虽然有些慌乱,可到底还是嘶吼了一声,几乎是使尽全身的力气,抵抗了这道天劫之雷当雷电散尽以后,神的脸色变得灰白,灵魂力早已经散去,看样子灵魂也受了一定的创伤,下一道雷劫,就应六之数,威力成倍增加,神这个样子,无论如何也是抗不过去了。

        笼罩在天上的乌云更重了,天地之间阵阵旋风出来天劫之下,满目疮痍的平台竟然更添一分凄凉的景色。

        不过,在下一道劫云行成之前,神多少有了一点儿喘息的空间。

        “晓花,帮我开启天纹之石,没人能够阻止你了。他们全都力竭了。”在这个当口,神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可是却充满了某种奇异的信心。

        他说的对,在整个场地中,战斗的人除了我和神还站着,已经没有有战斗力的存在了就算我灵魂里有属于‘道童子’的意志,可是没有任何力量可用,单纯一股意志又有什么用?

        而林晓花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是神秘莫测的,她到底有几分实力,我是猜不透的。

        “林晓花,你不要”我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几个字,但却生生被道童子的意志压下来了,我觉得这天纹之石神秘莫测,神之所以那么平静就应该与这天纹之石有关,而他现在**裸的说出来了,我更不能让这种事情出现。

        我们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一路拼命,怎么能因为林晓花功亏一篑?

        我这个时候恼恨道童子的意志阻止我,但也在这时,一双温暖的手搭出了我的肩膀,声音柔和的在我耳边说到:“承一,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我转头一看,正是凌青奶奶,她笑容慈和的看着我,竟让是要我去休息,她也这么放心林晓花?或者和道童子一个想法?

        不过,还不由得我做出什么反应,我的身体已经自主的和凌青奶奶走了,这是道童子的意志主导着我这样做凌青奶奶带着我走到师父的旁边坐下了。

        师父还在昏迷当中,不过从他平稳的呼吸来看,他是没有事情的,风萧瑟的吹过,凌青奶奶只是扯下了一片碎布,仔细的帮师父擦着脸上的血污,好像丝毫不担心林晓花和神那边的情况。

        “晓花,快一点儿,不然时间来不及了。那个时候,不管是我,还是林富瑞都会灰飞烟灭,你知道我们是分离不开的。”神的声音异常的温和,但也有一些急促夹杂在其中。

        原本,林晓花只是在静静的抚摸着这一块天纹之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闻神的这句话,忽然就抬起了头,她的长发随着乱风飞扬,我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是她声音平静,带着一种天真烂漫的语调的说了一声:“好啊。”

        好?这林晓花到底在搞什么啊?我的眉头下意识的微微皱起,却听见凌青奶奶温和的话语传入我的耳中:“承一,你太不懂女人的心思了。这个女孩儿看似看不透,习惯把自己掩藏,事实上,她的眼神却一直流露中一种信息。”

        “什么信息?”我是真的看不透林晓花这个女人,我总觉得她行事诡异,爱恨无常的样子,凌青奶奶是怎么看透的。

        “那就是如果不是一股隐藏很深的恨意支撑她,估计她已经是心如死灰了,活着也是行尸走肉。难道你看不透?”凌青奶奶的声音带着一丝叹息。

        道童子在我的灵魂力道了一句无聊,然后就悄无声息了,而我却是下意识的抓了抓头,这个爱喝神仙倒的女人心如死灰?这个魅惑的女人心如死灰?我是真的看不出来。

        恐怕有时候只有女人才懂女人吧。

        但就算是如此,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心如死灰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联?”

        凌青奶奶笑了,这个时候,师父的脸被她擦的干干净净,她拣来一些碎布垫在地上,然后把盘坐的师父放下,让他舒舒服服的躺着,然后才摸着我的脑袋,就像我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的说到:“你不知道一个女人恨的力量有多大,比最厉害的术法还要厉害。而你也不懂一个女人的直觉,你就当相信凌青奶奶的直觉吧。”

        凌青奶奶的手温和的抚摸在我头上,让我觉得分外的安心。

        我才发现,灵觉强大有时也没用,因为它看不透人心,有时还比不过一个女人的直觉。

        这样想着,我看了一眼师父,他又懂女人的心吗?却发现师父竟然微微发出了鼾声,原本皱着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我下意识的去握住师父粗糙的大手,就像小时候他牵着我时的感觉。

        在不远处,林晓花已经郑重的把天纹之石摆放在了地上,跪坐在之前,背影对着我,也不知道在做一些什么。

        我心安宁,只是在想,这次事情过后,若侥幸我还是我,是否能够就真的和师父再过一段安宁的岁月?

        在这个时候,那个冰冷的道童子意志竟然没来打扰我只是沉静在我的灵魂,当天空中的劫云越积越多,眼看着下一道天劫就要来临之际,林晓花忽然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一下子跌坐到了一旁。

        我下意识的朝着那边望去,此刻的林晓花面色苍白,嘴角还带着一丝鲜血,从那鲜血的痕迹上来看,应该是含着一点儿精血的颜色。

        而原本灰蒙蒙的天纹之石,此刻已经染上了血色,显然是林晓花的精血涂抹在了其上,而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精血浸染过的原因,整个天纹之石上的纹路竟然分外的惊喜,一股冲天气势竟然从那颗石头上散发出来。

        那股亘古沧桑的时间气息,竟然不比天道力量进入这片空间的时候弱,那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