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之道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之道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站在雷暴的中间。

        是的,这种万道奔雷直奔天际的场景已经不能用简单的落雷来形容了,只能用雷暴来形容。

        那巨大的嗡鸣之声,让我的双耳都短暂的失聪,我看见神张大了嘴,在说些什么,可是我完全的听不到。

        在同时,我也感慨这个阵法的奇妙,在运转当中,竟然把万道奔雷击中成了4个不同的角度,朝着天际猛轰而去,而站在阵法当中我和神却毫发无伤。

        因为目标本就不是我们,在这里也不可能浪费一丝能量在无用的目标上,毕竟天劫的能量和气场岂是那么好营造的,更何况也还是一个不完全的术法?

        ‘轰隆隆’,天地的绚烂就在那一刻,我在全身受雷电的余波影响麻痹,双耳完全失聪,双眼也被晃的一片黑的情况下,感觉完全的置身于黑暗。

        可是,这并不妨碍我这一刻的期盼与紧张,真的能营造出天劫的效果吗?虽然我不知道营造出这样的效果,破开空间的作用到底在哪里?

        万雷齐发,说是很壮观,美到极致的景象,但事实上就如烟火一般,太美丽震撼的景色总是不能长久,一瞬间的绚烂只是留在人心的永恒罢了这样的场景也只是维持了瞬间,也就烟消云散了。

        在那一刻,我并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双耳还在持续的嗡鸣,身体还在继续的麻痹,只是眼睛的光感慢慢的恢复了。

        我下意识的抬头,因为空间是不是破碎了,我觉得应该是从天上开始而且,这一次是自己一个亲自完成的术法,尽管是不同的我,如果在这一刻我能看见空间的破碎,我想我此生应该没有遗憾。

        在双耳的嗡鸣声中,双眼终于渐渐的恢复,映入我眼中的还是那一片神秘莫测的星空,我的心开始快速变凉,就如此刻我的身体正在快速衰老神癫狂的大喊,黑洞全开,在吞噬我,我也毫不在意了。

        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他,天道一定也会安排其他的人或者事情出现吧?只能说,我们不是那注定之人真是遗憾啊,拼尽了全力,牺牲了那么多可是,在历史上每一次进步,破除压迫或者黑暗的斗争,又不是充满了牺牲呢?从来也不会缺乏我一个吧?

        我的嘴角竟然勾起了一丝笑容,如果这一次必死的话,我想在场倒下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和我一般笑着吧,努力过就无悔这句简单的话就已经说明了一个至理,人生要的是过程,不是结果,很多事情同样如此,求的只是一个努力过的心安。

        “真是无用的感触,下一世怎么能如此待我?难道还看不出一切结束了吗?”我很厌烦这种感觉,我的任何念头都被洞察的感觉,只是瞬间的念头,那个古井不波的‘我’竟然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一切结束?是啊一切结束都还能淡定,我还真的佩服我的前世,可能已经到了把一切看透,再难起情绪的地步?

        可是,下一刻,在我的眼中,那绚烂的夜空竟然开始破碎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开始龟裂,但速度却快的惊人在我以为它会变成碎片落下的时候,却不是那样,只是在那龟裂的当中,突兀的出现了一点儿蓝色。

        那种蓝不是这片空间里那种纯净的蓝,而是我在外面的世界常常看见的那种蓝天白云的蓝,这点儿蓝色很快的就氤氲开来,开始渐渐的扩大,接着一束阳光打进了这片空间,斜斜的照进了这片空间。

        阳光?我多想念它啊我下意识的伸出干枯苍老的手,想要抓住这一缕阳光,却看见空气中的微尘在我的指尖跳舞。

        原来结束是这个意思?空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破开了?在这里,竟然在这里,打开了一个破洞,开始与外面的世界相连接?‘我’原来指的是这么一个结束,我们到底是成功了,成功了

        可是,这个成功怎么带来一切的结束?那个‘我’安静无比,并没有给出我任何的答案。

        倒是在这一刻,那个神忽然开始嘶喊了起来:“不”然后,他愤怒的看着我,指着我:“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原来你们算计好的一切竟然是这个意思。”

        “不然你以为能是什么意思?拿走我的一切现在该还给我了吧?”‘我’淡淡的转身看着他,心中既没有愤怒,憎恶,亦没有高兴,喜欢根本无视于这个神,也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在‘我’的话刚落音时,一种其妙的感觉开始弥漫在这片空间,或者说是一种玄奇的力量开始快速的充斥在整个空间。

        这种力量我曾经在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身上体会过,那一次,是在万鬼之湖上表天听,一个给我回应的声音身上就充满了这种力量!不同的只是,如今弥漫在这空间里力量更强大,更纯粹,更让人想到了亘古不灭的,一直在运行不能破除的一些东西。

        是什么?是天道

        ‘澎’,沉闷的一声,神之间的那个黑洞首先破碎了就如‘我’所说的,所有拿走我的一切开始快速的回归我的身体。

        而神的术法被强行打断,受到了反噬,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在那一瞬间,他身后的命运之河也停止了流动。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失败?”神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我却不知道他是如何判定他的失败的。

        “取巧的,借助他人的,玩弄命运的都是于天道不符的!你不走向失败,难道还能是天道吗?”‘我’淡然的开口了,而在这个时候,我也知道了真正的答案。

        神之所以敢这样的玩弄命运,夺取人的灵魂,一切都依仗于他在这片特殊的空间,我并不知道这片空间是如何形成的,可是在这里竟然能够躲避天道的探查,躲避我们所在那个世界的规则。

        我所做的破碎空间,其实就是给打开一个‘洞’,让在外面的天道洞悉这一切,就如要成正果的人,如果不是走的得到天道认可功德的路,一定就会遭遇天劫,因为他构成了天劫的条件。

        神同样也破坏了天道的底线,玩弄命运,他也构成了天劫的条件,原来天道赋予我们的责任,是为‘它’引路,引来这个属于神的天劫。

        破碎空间,原来师祖留给我的最后一个术法,竟然蕴含了这样一重深意。

        “真乃神人也。”那个‘我’再次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感慨,而在这个时候,神身后的命运之河开始快速的蒸发,而他本人却被一股力量束缚着,不能弹动,这远远是比天地禹步的束缚更强大的束缚,连神哀戚的表情都被停留在了这一刻。

        原本氤氲开的蓝色,如今开始变得乌云滚滚在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了,当命运之河第一次咆哮之时,我所看见的雷电沸腾,为什么会像隔着一层厚玻璃那样,劈砍不进这片空间。

        至于王师叔的天劫之阵,为什么又会引来天劫呢?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个‘我’又给予了我答案。

        “这片空间已经日益完整,想必很多人已经看透,这里或许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但是谁知道?谁又能洞悉所有时间与空间的奥秘?连天道为什么会安排这样一个空间存在,或许我们都不能知道。唯一能告诉你的,其实是那个画阵的疯子,引来的是这里的天劫!而这里又究竟是哪里?”这是我第一次在道童子的我身上感觉到了情绪的波动,竟然是一丝迷茫,迷茫着这里到底是哪里?

        可是,比起他的迷茫,我远比他洒脱,我也许不用搞懂世间所有的事情只记得这是我的人生路罢了。

        我唯一明悟的就是,神玩弄了规则,他不属于这里的天道,却偏偏躲在这里这里不能管他,因为他构不成这里天劫的条件,他多少年来夺取的都是外面世界人的一切,唯一一次夺取这里的生灵,只是发生在刚才。

        而外面世界的天劫又管不到他这样的想法虽然有一些绕可是终究还是能解释了这一切。

        至于我们为什么会被送进来,应该不是破开空间,而是利用一种空间重叠的取巧方式?既然我师祖能传下破开空间的术法,那么吴天的大阵应该就是能利用某些规则的大阵。

        我忽然发现道无止境,我以为我走的很远,原来也只是一只站在山脚下的可怜蚂蚁原来这世间的风景如此壮丽,我看到的还远远不够。

        心情激荡之下一道细细的雷电已经在天空中成型,在命运之河干涸的瞬间,那些能量纷纷朝着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涌去,本就是抽取的这个世界生灵的力量自然也应该还回去。

        ‘轰’,那道细细的雷电落下了,被禁锢的神发出了疯狂的嘶吼一颗石头从他破碎的白袍中再次滚落出来,那一颗天纹之石。

        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下意识的就要过去,却不想那个‘我’动作更快,已经冒着第一道天劫未消的威力走了过去。

        可是,我们太过专注,终究是快不过一道身影,她纤悉的手拣起了那块石头。

        林晓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