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地绚烂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地绚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的,师父怎么可能挡的住那么多灵魂力凝结而成的长矛?

        我下意识的就担心,可是在这前世意志为主导的身体和灵魂里,我的担心才冒出来就被另外一股莫名淡定的情绪压了下来。

        我感觉整个阵法中被压缩的雷诀有几处地方在隐隐的松动,还来不及担心就已经知道,对付灵魂力最好的能量自然是雷电‘我’是准备亲自动手,来应付师父抵挡不住的长矛。

        这是一种很其妙的体验,我的身体里两个想法,互相的交融,可这也很恐怖的体验,自己永远在猜测自己的想法,自己和自己对话,除了强烈的不能自控感,还有就是那种被入侵的感觉。

        尽管前世今生哪一个又不是我?

        念头总是最捉摸不定,也最快的东西,在我脑子里纷乱的时候,神身前浮现的几百根长矛已经激射而出朝着师父的灵魂力障壁狠狠的撞去。

        在这一瞬间的我,正好加紧踏动了一步步罡阵法里松动的雷电也蓄势待发

        ‘砰砰砰’,无数清脆的声音爆裂在我的身旁,伴随着灵魂障壁碎裂的声音可是让我震惊的是,竟然没有,一根长矛也没有突破师父的灵魂力障壁。

        “三娃儿,完成最后的事。”我听见了师父虚弱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喷血的声音。

        尽管我的身体还在冷漠精准的不停踏动着步罡,可是这一次属于陈承一的意志分外的强势,一定扭头看了一眼师父那边的情况,正好看见的是师父盘坐的身体倒下的场景而那灵魂力障壁的残影还在,我看见被扩张到了极致,伴随着长矛的碎片一起飞舞在空中,就如同一个永恒定格的画面。

        “完成最后的事,就是不辜负,哪来这么多无用的情绪?”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我心底抵触着我本身的情绪,瞬间就把我从这个定格的画面拉回现实。

        这也就是前世那个完全理智的我所有的情绪,强压我的担心和悲伤。

        在无数飞舞的灵魂力碎片中,神亦步亦趋的朝着我走来,身后是那条不可一世的命运之河,流动的声音是此时的安静沉默中唯一的背景之声。

        “终于你还是输了。该叫你陈承一,还是道童子?”神的脚步很快,转眼就到了我身前5米开外。

        而在这个时候,我正好落下去一步步罡,严格的说来,这一套步罡我并没有完成,完成下去会承受什么样的压力我也不知道,因为此刻阵法聚集的雷电之力已经很恐怖,我接引的天地之力根本就不够完全的镇压,必须接引更多的天地之力这已经是一个超越极限的范畴,是一个用任何术法都不可能取巧承受的范畴。

        “哎”一声叹息在我的喉中发出。

        而此刻的神,身后的命运之河在不停的翻滚着,力量汇集,牢牢的一层又一层将他包裹。

        至于他的指尖在此刻亮起了一道黑沉沉的光晕,他的笑容骄傲而得意,他说到:“我一直没有动用的一招,也是最后的一招,就送给你吧。这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技,毕竟道童子是可怕的,不是吗?”

        除了那声可惜的叹息,我揣摩不到此刻的‘我’心里有任何的想法,只是感觉身体在律动,在神做这一切的时候,我又强顶着压力踏出了两步步罡。

        “这身体原本就不济,还在这场大战中被压榨了如此多次,是极限了。”依旧是无悲无喜的想法,精确的计算着一切,‘我’说是极限的时候,我就能强烈的感觉到,再踏一步,就将万劫不复。

        “哎”又是一声叹息之声,这一次是那个一直站在远处不动的林晓花发出的,她的这声叹息中充满了可惜的意思,但她终究什么也没说,甚至动也没动,目光却哀伤的像是在为我送行。

        神根本就无视了这一切,在他抬手的瞬间,那个黑洞陡然的扩大我感觉到我自己在流逝快速的流逝,一些属于我的飘渺虚无的东西,能具体感觉的只是身体,那种快速的干枯的感觉。

        这是什么样的一招?之前不是有过吗?抽取青袍人,抽取灰衣人?为什么神会说这是他一直没用出来的一招?

        但在下一刻,‘我’就为自己解答了,神的一切吞噬都只能通过命运之河,如果在对方强势的情况下,命运之河不见得能吞噬对方的力量,就好比这个平台之上的青袍人,就已经是命运之河吞噬的极限,除非献祭一些什么为代价,才能吞噬和自己接近,甚至相仿的存在,就好比之前那一次吞噬这个鬼打湾里的家伙。

        可是,神此时却是自身直接对我的吞噬通过了那块天纹之石,这样的吞噬比命运之河要稳定的多,甚至可以付出一些代价,吞噬比自己更强的所在,缺点是吞噬的力量会逸散,不会被他所用。

        想想这一切就是合理的,如果命运之河没有限制,神就真的会是无所不能的神了,至少在这个地方,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食物’被这里的‘土著’所打劫。

        而之前,面对慧大爷等人,甚至面对师父,面对天地禹步,神都没有用出来的这一招,对‘我’用了,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他真的也可能到极限了,不想再节外生枝。第二,他对于道童子这个身份给予了最高的重视。

        或者,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以为尘埃落定了,用最强势的一招,来结束这一切。

        在被吞噬的过程中,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可是我感觉苍老却是瞬间的事情,我能看见自己的手逐渐的失去年轻特有的弹性,变得干枯,粗糙,苍老这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我不害怕,是因为,一个身体两个意志的事情都发生了,我还有什么好怕?

        不过,只是强烈的不甘心,都打到了这个地步,最终的结局,会是我灰飞烟灭来结束吗?天道一直公正的天道又在哪儿?

        “我们的出现即是天道!你对道的悟太浅薄,难道还不明白天道不插手,从来只会安排命运。有条不紊,环环相扣,我们的出现即是天道。这最后一个手诀,我可是很期待。”在我感叹命运不公的时候,我那开始快速苍老的身体终于动了。

        速度并不快,只是眼神淡然的看着神,开始一指一动的掐动着手诀。

        我们的存在即是天道?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存在即是天道,因为在你身上的责任,一生的责任,终究只能自己完成的责任,是不可以假手他人的,也不可以抱怨天道不公。

        就比如一个人一生,有人是要担大任,有人则是承担着自己的孝顺,抚养儿女这才是真正的天道,原来真的只是有条不紊,环环相扣。

        我说我们老李一脉为什么会那么无助?原本这只是天道安排给我们的责任,换句话说,怎么又叫无助?就比如我的父母还能别人来孝顺吗?

        真是好一个道童子一言的深刻,可以堪比师祖。

        在这时,我也明白了,术法的不完全,不能让我瞬间的做出反应,毕竟把天地之力彻底的控制,保证在瞬间释放狂放的雷电之力,才能够做出这个最后放雷的手诀。

        这是冒险,却也是最正确的解决方式,而这样的一个术法,就算是道童子也不能完成,因为配合的是我的身体!

        “结束了。”

        “结束了。”

        几乎是同时,我和神都说出了这句话,神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个指尖的黑洞瞬间扩张到最大,我感觉到了灵魂在被抽取。

        而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满是敬佩之情,脑中回荡的只是一个声音,原来人间有如此人物,竟能传承如此神奇精妙的术法!去触碰空间的禁忌!

        手诀收势汹涌的天地之力瞬间就爆发开来,就如同一颗埋藏已久的炸弹完全的引爆,然后烟尘散去的瞬间,天地之间就出现了一秒的停滞,包括神的那个黑洞。

        万雷齐发,比起十方万雷阵更加轰轰烈烈的万雷齐发!!

        这一刻,天地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