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极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极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一刻是神的巅峰,一步一成型的术法,漫天盖地。

        风气,云涌,雨狂,雷落在那平台边缘的天边甚至还有漫天的红色,像极了艳丽的晚霞,可是那惊人的能量告诉我,那是一个厉害的火型术法在成型。

        更让人震撼的是平台传来的震动之感,失传已久的土型术法,严格的说来更被相字脉所擅长的土型术法,这个神也施展开来了。

        而术法集中的施展对象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师父。

        可是,师父却纹丝不动,术法加诸在他身上的那一刻,都奇异的流转开去,只是他身前的那个‘小人儿’身上开始了起了浅浅的裂痕。

        而在这种时候,师父也没有闲着,双手开始不停的掐动手诀,奔涌的灵魂力不断的溢出,在他的身前凝结师父当然不傻,如果和此刻巅峰状态的神比五行术法,自然是不行的,若要为我争取时间,不如直接用自己的灵魂力来阻挡神的前行。

        面对师父的顽强抵抗,神微微皱起了眉头,但他探寻的目光更多的是落在我的身上,眼中闪烁着疑问和惊奇。

        惊奇的应该是我竟然可以手诀步罡同用,这种分心二用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就算是道童子,估计神也很难理解能到这个境界。

        至于疑问,应该是他也感觉到了这种万雷聚集的狂暴能量,但他或许不明白这样做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可是,清楚也好,不清楚也罢,这并不能阻止神前行的脚步。

        或者是明白了师父身前的那个小人儿不凡,神没有浪费神力去施展什么所谓的五行术法了,在师父的灵魂力为我凝结成了一道屏障以后,他直接轻松的一挥手,一道灵魂力凝结成的长矛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长矛毫不留情的朝着师父灵魂力凝结的障壁冲去,狠狠的撞在了灵魂力的障壁之上,而师父经过了那么多年岁月的洗练,对灵魂力的运用已经到了极致。

        所谓大工不巧,看似只是一道简单的障壁,却在神随手凝结而成的长矛撞击上去的瞬间,所有的灵魂力朝着那一个撞击点汇集而去

        ‘砰’一声清脆的轰鸣之后,长矛碎裂在了障壁之前。

        “呵”神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声,脚步在那一刻停住了。

        下一刻,一根接着一根的长矛在他的身前凝聚,然后一根接着一根快如子弹的朝着师父凝结的障壁狠狠的撞去,在那一刻,师父的状态古井不波,每一道长矛撞上去的时候,灵魂力都快速的集结在某一点儿,撞上去的长矛都纷纷碎裂。

        在那一刻,我身体里的两个意志竟然在想法上得到了高度的统一,那就是对师父的敬佩。

        要知道,这一种对灵魂力的运用简直就是极致,每一点精准的防御,这个并不是说功力高深就可以做到,而是一种对灵魂力运用的领悟,外加精神的高度集中!要知道,神的长矛撞上来的速度并不比子弹慢多少。

        而这种集中防御,可以减少对灵魂力的耗费,师父每一点的计算,无不显示出他的老辣。

        让我惊奇的反而是神,他没有选择强破师父的灵魂障壁是个什么意思?

        “如此说来,如果是强破,毕竟涉及到灵魂的直接碰撞,神不敢,说明他的灵魂本身有问题。其实破这种防御,只要他没有,说明他很珍惜他的力量,是用来对付我吗?可惜,想太多,不果断,反而成为他此次斗法的弱点。”就在我脑子里的念头乱七八糟的时候,一个清晰的想法就浮现在我的心头,分析的头头是道,条理清楚。

        这绝对不是常常犯二的我能够做到的,在如此纷乱的战场,还在施展术法的时候,得出如此的结论,甚至我还能感觉到那个我,连一丝慌乱的情绪都没有。

        在那一瞬间,我发现我对前世的我忽然有了一些了解,相比于神来说,他没有固然的高傲,却有一种化不开的冷漠,这种冷漠是相对于平凡众生来说的,而且他的感情波动几乎没有,理智的就如同一台机器,只会给出最正确的方式。

        所以他修改术法也是如此,没把握,他绝对不会这样做。

        这样的我,和这一世黏黏糊糊,优柔寡断,情感波动强烈的我简直是两个完全相反的对比,是不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这一世这样降生?到红尘里来历劫呢?可惜的是,他能翻看我的记忆,可是他的记忆我却丝毫不能触碰。

        而在这种分析里,我感觉自己的脚步更加的快,几乎是步步不停的踏动步罡,在步罡的踏动之间,雷电的能量已经必须要靠别的力量来稳定了,而我感觉到我的灵魂力通过特殊的方式引动了天地之力,这种引动天地之力的方式和师祖传给我的秘术比起来粗糙了很多,就感觉是瞬间强行的沟通,天地之力如同滚滚的洪流朝着我淹没而来。

        到底是比不上师祖‘精雕细琢’的秘术的,这样的强引根本就会压碎灵魂。

        可是那个我根本没有丝毫的惊慌,在下一刻,灵魂力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速度并不快在最初的天地之力进入之时,就被这样厚重而缓慢的灵魂力转动而带着跟着转动了起来,这种转动就像一个不停融入的过程,好像天地之地化为了己身的力量

        随着天地之地的不停融入,这种转动才越来越快,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这种转动却不像我踏动步罡之时那么费力,反而有一种越来越轻松的感觉,我仔细的去体会这种感受,才发现,随着圆形的不断碰撞的转动,这已经是一种异常自然的转动,就像扔出去一个圆形的物体,它会根据自身的特性(圆),而不停的滚动,只需要在力竭之时,再轻轻拨弄一下就可以了。

        太极,自然!!原来如此!!用太极的原理化解巨大的力量,用自然的规则来运用太极!

        其实天道的至理从来就蕴含在平常的事物中,我恍然想起了小时候常玩的陀螺原来,道这种东西,规则这种东西,高深却又不高深,你所需要做的不过是顺应,而掌握其规则。

        “真是愚笨,现在才能搞清楚太极,自然四个字。”我的心里冒出这样一个想法,诡异的就像自己在和自己对话,但事实却就是如此,分明就是前世的我在嘲笑今生的我如此愚笨!

        随着天地之力的涌入,雷电被不停的压缩。

        “不出两分钟,那个人必败,我还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够了!虽然遗憾不能完美的完成这个术法。”此刻我的心情依旧是古井不波,有的只是冰冷理智的计算,而所谓的那个人分明是指我的师父。

        师父必败吗?看起来,神好像有些头疼,不能突破我师父的障壁啊

        但是,万事无绝对神好像已经感觉到了我在进行一个惊人的术法,在下一刻,一向疑神疑鬼,想法颇多的他终于不再犹豫,下一刻,他抬起了一只手,在他的身前浮现了几百只灵魂力组成的长矛,他狂喝了一声:“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挡!”

        在那一瞬间,他身后的命运之河几乎小了三分之一,可是他已经完全的豁出去了,双手又开始不停的掐诀,之前才安静了一点儿的远山大川又传来了那种绝望疯狂的咆哮之声,甚至大地再次开始震动。

        应该是这里的‘土著’被彻底的惹毛了,要开始朝着神这不顾规矩的行为放抗了!

        而在那一刻,我的心情却越发的淡定,万千的雷电压缩在这阵法之中,连阵纹都开始有了隐约不停的震动,快是要到极限了吗?

        “可惜,挡不住,那么多灵魂力,看来我自己也要费一番功夫。”一声叹息悄悄的响彻在我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