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最后一张底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最后一张底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根本不容我拒绝的,师父推我这么一把,已经是恰到好处的把我推入了阵法之中。

        整个阵法之中雷电流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巧合,我所在的位置恰好就是一个阵法的空隙之处,应该说我所站的位置是整个阵法的原点,只有在这个地方,不会被阵法中奔袭的雷电所侵扰接下来的过程,只要步罡稍许有一步踏错,可以说我就会陷入‘万雷轰顶’的结局。

        这不是夸张,应该这个天劫之阵,对应最后一个秘技,效果本就是如此,一旦不能完成,反噬的效果也是惊人。

        我站在阵法之中,停顿了几秒,我原本以为我肯定会有些紧张,一个人独当大任,完成这个术法,却莫名的在这停顿准备施术之时,多的是一份从容。

        ‘哗啦啦’碎裂的声音传来,那个神又再次破坏了一根星力之柱,散落的星力碎片已经飘荡在了整个平台,时间真的不多了,师父一声催促的声音传来:“承一,还不快赶紧行术。”

        我的心神中传来淡淡的厌烦,那是讨厌被师父指挥的感觉,可是在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儿的情况下,我反倒平静,毕竟如今我的意志是主导,所以师父的催促之下,我终于淡然的迈开了第一步。

        “除非你不再使用任何术法。”神的话还萦绕在我的心中,在此刻我终于能深刻的理解,为什么我使用术法,就会遭遇到‘糟糕’的结局,因为对于术法的理解必定是我前世所谓的‘道童子’比今生的我深刻许多,在这种时候就相当于是让他的意志强势的‘入侵’,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之前还不能深刻的体会意志入侵的恐怖,在这种时候却是完全的理解了这种状态,就如一个身体或许可以容纳两个甚至以上的灵魂,但是任何的灵魂只能容纳一个意志,意志就是灵魂的核心,多个意志存在的情况是不可能的。

        就算我的前世洞察我今生所有的记忆,他也不可能是我,因为意志的不同就决定了本质的不同,我的存在在意志更替以后,说是一本书也不为过,他可以翻看每一页,但他已经不是我。

        之所以体会到这种恐怖,是因为第一步的落点就比我自己之前预判的落点要精确很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这句话也可以用于术法当中,就像一个手诀掐动时的微小差别,就可以决定了术法从威力上的根本不同。

        我的内心充斥着淡淡的恐惧,可是在第一步落下以后,我的心神就已经完全被师祖传下来的这个秘法所占据。

        “有趣,真的是有趣。竟然是破碎空间的秘法,即便只有短短一瞬那让我来印证是否到底可行。”此刻我的心中无悲无喜,冒出来的竟然是这个想法。

        对的,师祖传下来的最后一个秘法,就是短暂的破开所谓空间的秘法,不论是道家还是佛家,在知道的思想中,笃定无疑的就是空间论,而现代的科学也在印证,所谓的一维空间,二维空间可是无论是哪一种说法,都也共同指向了一个关键点,那就是空间与空间之间的重叠是飘渺虚无,不可捉摸的。

        再通俗一点儿的说法,就是空间之间的障壁是难以打破的,甚至你连它在哪儿都不知道,何以谈的上去打破它?

        但是师祖传下来的最后一个秘法,却是取巧之计,利用的却是天劫!

        是的,在这个世间,或者是别的空间(只是猜测),任何事物一旦突破了天道置于这个空间的某种法则,都会遭受到所谓的天劫,天劫的形式其实异常的单调,除了所谓的心劫,单一的表现形式就是雷劫。

        师祖这个术法,利用的就是雷劫破空的这一特性,因为从古至今,天劫就是不可以躲掉的,只要该它来临时,何时何地都会降落,人可以有意的去渡劫,可是天却只管按照法则行事。

        从这个事实就可以推论,雷电是有穿越空间的特性的!师祖的最后一个秘技,竟然就是要行成天劫之雷,短暂的穿越空间。

        这个秘技听到挺逆天的,打破空间的障壁,想一想就会让人热血沸腾,其实却不然,雷电短暂的打破空间障壁,对施术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这样短暂的打破空间障壁,作用又在哪儿?

        一个没有目的的术法,即使理论上很逆天,也让人难以理解,何况施展这个术法是那么的困难,最困难的一步就是聚集万雷,在瞬间爆发,以达到天劫之雷的效果,最重要的是那股气势。

        “有了这个阵法,倒也可以一试。”我感觉踏出步罡的完全就不是我,在我一晃神的功夫,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竟然已经连踏了七步。

        七步之后,我踏过的阵法雷纹已经不再流动,而是开始了恐怖的聚集,就像是跨过之后的地方,变成了一个‘雷池’,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这么形容,但是现实里正在踏步罡的我,却是对术法又有了一重新的理解,那就是既然是依托阵法成术,那么就在阵法当中聚集更多的雷电之力,在阵法承受的极限不断的重叠压缩这些雷电之力。

        我很想阻止自己这样做,因为对师祖的术法乱做更改是我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第二则是雷电是如何狂暴的能量?又怎么可能对雷电进行压缩?

        但是在施术的过程中,道童子的意志是占据着绝对主导,我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而他却是像那种完全沉溺于术法中的狂人,并且雷厉风行,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就要马上去施展。

        所以,在踏动步罡的过程中,他竟然开始掐动手诀分心二用之术的极致,步罡手诀同时进行。

        而手诀竟然是我现有会用的雷诀改编版,就是说他临时改动了手诀,让所有的雷电之力聚集,含而不发然后利用阵法之力吸收,至于怎么重叠力量,他竟然准备改动步罡,以自身的灵魂力为引,调动天地之力压制。

        疯子,我的上一世是一个绝对的疯子,这根本就不是在施展术法,而是在玩火!

        这种奇怪的自身思想都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我反而像一个闲人,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师父,此刻的师父就盘坐在阵法之外,在他的身前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个‘小人儿’。

        是的,就是一个‘小人儿’,却不是真正的人,只不过巴掌大小,因为太过栩栩如生,还隐隐有一股人类特有的灵气在流动,所以咋一眼看上去,就和一个真人似的。

        不过,这个‘小人儿’却让我有一股眼熟的感觉,因为在这之前,陈师叔也拿出了这样三个小人儿,只不过比起师父这个,感觉‘死板’了许多,陈师叔却利用它们来施展‘替身之术’。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内心疑惑,师父他们究竟是从哪里寻来的这些小人儿?可是我的疑问刚刚冒出头,在我自己的心里又涌起了一股‘羡慕’之意,好像很清楚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可惜的是,下一刻那一个我就全身心的沉入了术法之中,根本就没给予我任何的答案。

        道童子执掌术法,整个术法进行的很快,转眼之间,就已经完成了一半,而且是在他自己擅自的改动之间,我以为事情会非常的顺利了,但在这个时候,随着最后一声激昂的爆裂之声,最后一道星力之柱彻底的破碎了。

        在漫天飞舞的星力碎片之中,衣衫破碎的神就站在那里仰天狂笑,那条已经彻底的枯竭的命运之河也好像他也不再放在眼里。

        “这一次,看你们还有什么资本阻挡我?”他一步一行的靠近师父,而师父始终盘坐在阵法的边缘纹丝不动。

        只不过这一刻的师父掐动起了一个奇异的手诀,身上也是一股莫名的能量在集结。

        ‘哗啦’一声,神扯碎了身上的袍子,只穿着一条白色的裤子前行,他的声音冷漠:“我曾经说过,选择在这样一个地方,可不是为了让别人都以为我是缩头乌龟躲起来,而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我的”

        说话间,神也开始掐动手诀,风云变色,无数的咆哮之声,从远方的高山大川传来,充满了愤怒而绝望的嘶吼可是神的神情冰冷,高傲,仿佛他就真的是这一片空间的王者。

        在我的双眼之中,看见无数的巨大能量冲天而起,然后朝着这个平台飞快的聚集而来,伴随着那种彻底绝望的嘶吼,也伴随着神冲天的一声大吼:“命运之河永远不会枯竭!”

        在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神的意思,他的命运之河原来可以靠这里的‘土著’来补充,而这里的‘土著’个个都是强悍无匹的存在,真正的命运之河终极版应该就是这种能量的集合!

        神为了和我们决战,终于掀开了最后一张底牌,一张绝大的,几乎不可能输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