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作之合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作之合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而在那一刻,我看见了一种东西,叫做命运的爆炸是由一块石头引发的命运的爆炸。

        那块石头就是神之前拿出来的那一块石头,师父曾经说过要把这块石头抢过来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那个‘我’舒醒的时候,曾经提起过这块石头的名字——天纹之石!

        我不清楚这天纹之石具体意味着什么,可是当那些巨大漩涡同时洞开的时候,那一块天纹之石正好从神破烂的白袍中滚落出来,看似平凡无奇,却在下一刻,上面的阵纹开始莫名的流动,爆发出惊天的气势!

        它没有任何的光泽,只是阵纹在繁复的演变流动,渐渐的无限扩大,覆盖了很大一片空间。

        而漩涡洞开的同时,整个命运之河的‘河水’都朝着漩涡涌去,而漩涡中的水流则流过阵纹所覆盖的地方,演变成了一种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异常纯粹的能量。

        在那一刻,瞬间被抽干的河水,发出了巨大的水流声,仿佛是不甘心就那么枯竭在那一刻,天空中电闪雷鸣,可奇异的是,看着这些电闪雷鸣,就像是隔着一块巨大的玻璃在看,根本不用担心它们会进入屋内的感觉。

        那些不知名的能量包围了神,一下子为神在这个绝对禁锢的空间内挤出了一个可以自由活动的‘狭小’氛围,神一下子就盘膝坐下了。

        这样的变故只是在瞬间不过五秒的时间就发生了与此同时,师父也同样发出了一声叹息,而凌青奶奶则自动离开了这片范围在这真正的最后决战,她知道她在这里,或许帮不上什么忙,还可能让师父分心。

        看到这种场景,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师祖传法的最后一个术法下意识的就想要施展,却不想被师父一把拉住,他很平静的对我说到:“再等等。”

        “可是,师父他”我却是没有办法等下去,这一次我知道神应该是拿出了压箱底的底牌,为什么我们还要再等。

        “最后一个术法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凭我们现在的能力施展终究勉强了一些,能多恢复一些,那就多恢复一些吧。”师父的声音依旧镇定,那是要多强悍的心境才能这样处惊不变啊?

        最后一个术法我当然知道意味着什么,甚至我很想说,就算是我和师父巅峰时期,也不见得能够施展出那个术法!我都不明白师父哪来的这一份信心,觉得我们可以施展出那个逆天的术法。

        所以,在这样的心态下,我认为我们恢复多一些,少一些又有什么关系?拼命罢了

        可是,我却无法去违背师父的命令,尊师重道是我入门以来第一个就学习到的精神,我只能默默的忍耐,看着神盘坐在其中,手诀在瞬间就变化了三十六个。

        仿佛这样的手诀变化也是神的极限,毕竟这么短的时间,这样的手诀变化已经超出某种人类可以做到的范畴,他的双手也在微微的颤抖。

        但是那些经过了那块所谓的天纹之石变化的能量却开始疯狂的在神的面前聚集然后渐渐的凝实。

        “实在是很难得一见啊,纯粹的属于人的本源之力。”师父站直了身体,背负着双手,语气清淡,我不明白他刚才明明那么紧张的站了起来,到现在却在说起本源的力量,就像一个纯粹来参观风景的人一般。

        不过,师父这么一说,我在心中就瞬间明悟,一个人身上的‘灵’包含的天道赐予的东西就太多,灵魂力本身不谈,就说寿,命,运等等,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那都是天道规则下赐予的一种固然的东西,就好比一件正确的事情会带来正确的结果,这就是规则,也就是天道的力量。

        说起来玄奥异常,但你也可以把这个看成是一种天道的高级力量!

        神运用的就是这种能量,他利用那块石头,把整个驳杂不堪,包含着各种能量的命运之河彻底转化为了一种天道最本质的能量。

        “师父,还要等多久?”我的心却始终没有办法平静下来,我眼睁睁的看着在神面前凝聚的能量化为了一柄巨大的大锤,然后朝着其中一道纠缠的星力狠狠的砸去。

        这是最纯净的本源能量的对碰,瞬间,星力之柱上起了层层的裂痕,那柄大锤上也起了层层的裂痕比起之前神想要脱困而出,这次却是最本质的破坏。

        面对我的问题,师父却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我也只能静静的站在了他的背后,无奈的跟随着等待

        “好像有些不够啊”神在这时候也睁开了双眼,冷漠的看了一眼大锤,又看了一眼星力之柱,在这一刻,他是真的不像那个性格乖张的神,不含感情的双眼,倒像是一个真正的,高高在上的俯瞰众生的存在。

        随着他这一声好像不够啊,阵纹流动的更加迅速,越发多的通过转换的力量朝着铺满了整个空间,朝着那柄大锤涌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嘴角发苦,我觉得第一道星力之柱撑不过一分钟的时间。

        ‘澎’‘澎’‘澎’,又是连续撞击的声音传来,却如同是敲打在我的心上,让我的整颗心都在颤抖。

        事实比我预估的更加残酷,第一道星力之柱,只是短短的半分钟就破碎在了我的眼前,但由于天地禹步踏出的七星之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阵法,所以只是破坏一个‘角落’,并不足以让神破阵而出,其它的星力会填补这个破碎的一角。

        只是阵法的威力会下降许多。

        神再次睁开了眼睛,轻蔑而又似掌控一切的朝着我一笑,那柄大锤越发的凝实,又朝着下一个星力之柱敲打而去我的眼睛对上他的眼睛,在那一刻几乎喷出火花来。

        最难受的事情并不是面对糟糕的局面,而是面对糟糕的局面之时,什么都不能做!

        可是,师父依旧闭着双眼,难道他真的是在等所谓的,我们的力量恢复?那还不如打坐,至少恢复的快一些可是要彻底的恢复需要大量的时间,这一点点时间究竟能够做什么?

        看着地上累累的尸体,斑驳的血痕,平台的裂痕,还有一个个昏迷不醒的长辈,大战已经打到了这番地步,师父究竟在等什么?

        那犹如隔着玻璃的电闪雷鸣还在继续,而神的破坏活动也是在继续,那‘澎’‘澎’之声不绝于耳,星力之柱一道一道的被破坏,短短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星力之柱就被破坏了四道。

        我相信接下来神的破坏工作会越发的轻松,因为毕竟整个七星之阵已经被他破坏了大半,虽然没有再多余的能量产生,但那柄大锤看起来还绝对承受的住接下来的‘破坏工作’。

        看着这一切,我的喉咙都开始干渴,真的想喊一声师父,却在我准备要开口之时,天空的电闪雷鸣陡然变大了起来,其中一道特别的响雷,就犹如爆炸了一般的响彻在整个上空,奇异的是,它好像是真的触碰到了一块极厚的阻挡一般,然后在爆炸的响声过后,发出了无力破坏,然后电流散去,滚动在上面时,那种特有的‘滋啦,滋啦’的声音。

        接着,在这一刻,我忽然感觉后背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头上的头发都传来了一阵儿发麻的效果,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却听见了身后传来电火花爆炸的声音。

        一直闭着眼睛的师父忽然睁开了双眼,然后看了我一眼,对我说到:“三娃儿,转头去看看,你觉得有这个天劫之阵相助,那最后一个术法可能完成?”

        什么意思?我却是转头一看,看见的却是整个天劫之阵的阵纹变成了道道活动的雷电,开始剧烈的流动起来。

        我一看,脑中就在下意识的推演最后一个术法所需要的步罡,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接着,我再细想最后一个术法的‘原理’,忽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王师叔这个天劫之阵,就像量身为最后一个术法所打造!

        “如何?”师父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微笑。

        我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然后从口中吐出了四个字,除了这四个字,我想不出别的形容词:“天作之合!”

        “那好,那你就去吧。”师父的语气平淡,看了一眼正在拼命破坏七星之阵的神。

        “我一个人?!”我不敢相信师父竟然要我一个人去完成最后一个术法。

        师父却伸手推了我一把,说到:“堂堂道童子,难道你还怕完不成吗?为师这一次为你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