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前世今生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前世今生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其实在整件事情当中,我一直都有疑问,那就是关于我的命格,为什么这个神会如此的执着?

        在这之前,我也不是没有遇见过对我莫名执着的事情,那就是在黑岩苗寨,遇见的波切大巫执意要取我的鲜血来喂养恶魔虫,但这个还能理解,毕竟我灵觉强大,从另外一方面来说,鲜血中所蕴含的灵气也就十足。

        可是,我的命格注定一生波折,缝三遇劫,情路坎坷,甚至随时一个不小心就会‘挂’了,这神夺我的命格做什么?

        没想到师父却给了我这样一个答案神要的正是童子,我命格中的‘道童子’。

        我有些恍惚,想起了在薄膜破裂的瞬间,我看见的云雾缭绕看不清楚事物的地方,想起了那属于道观特有的神秘,神圣与庄严莫非那就是我的前世所呆的地方?

        不过这个想法太过荒谬了,我骨子里倔强,即便知道这世间光怪陆离,但前生今世的事情我未亲见,到底没法证明,更何况,我已是今生,怎么又会扯到前世?可忽然强大的灵觉怎么说?对道术的精湛理解怎么说?

        在我失神的时候,各种力量也在缓慢的恢复,让我惊奇的是那种疲惫感的消失,按说,经历了连番大战,我早已疲惫不堪,为什么盘坐了这么一会儿,疲惫感就快要消失了?

        “承一,你可以想通了?”师父关切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我一下子回神,看见的正是师父平静温和的目光。

        这样的目光让我稍许的心安,但还是摇头,所谓轮回的障壁,其实我想不通。

        “其实,这个并不是难以理解,这种轮回的障壁淡薄在小孩子身上表现的尤为明显,特别是经年累月的”师父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想合适的形容词给我解释这么一件事情,然后才说到:“我的意思是,如果一个人他的几世轮回都在做一件事情,恰逢轮回的障壁又淡薄的话,那么在他新的一世出生时,就会对这件事情表现的特别有天赋。这种天赋尤其表现在艺术造诣上,嗯,而为什么是艺术,那是因为无论是书法,诗歌,音乐,绘画等东西,都是容易打动人心,在灵魂上留下深刻印记的东西。”

        我还是有些茫然的看着师父,其实我大概能理解了,但是理解却不是那么深刻,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莫非道童子也是一种艺术?

        师父看我不太能理解,有些急了,不由得说到:“很多事情是值得人怀疑的,知道莫扎特吗?4岁会作曲的那个天才还有一些各式各样奇怪的少年天才!这些从道家理解的角度出发,都是灵魂层面的东西,不会执着的认为那是他们的大脑与众不同,就像你,从小灵魂力强大,这也是一种天才”

        “师父,说直接一点吧。”不是我没有耐心听师父讲完他所要说的话,而是到现在原本咆哮在整个平台的命运之河忽然平静了,而神也平静了,让我敏感的察觉能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尽管这件事情师父没有察觉,可是我就是能肯定,一场巨大的风暴将要酝酿开来。

        在这个时候,凌青奶奶也终于走了过来,在师父身边坐下了,恰好听见了我们一部分的对话,她干脆握住了师父的手,顺便也接过了师父的话,对我温和的说到:“承一啊,这意思还不明白?真童子,其实轮回的障壁都弱,所以从小就表现的与众不同,在性格上就很明显,或是孤僻,高傲,或是童真不改,或是情感强烈,因为注定就是要到红尘历劫而你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在极大的压迫之下,轮回的障壁破碎了,如果加以时间”

        “呵呵呵如果加以时间,他就会想起道童子一世的所有往事!而他的前世强势,所以他前世的意志会覆盖他今世的意志原本灵魂就是一种空白物,累世锤炼,为的是什么,只能问天道不过从某一方面来说,轮回为何苦?那就是因为生生世世回归空白,所有经历烟消云散的苦,修者一生所求也不过为跳出轮回。天道不喜完美,也就如天道不喜灭绝,万事留一线所有灵魂印记其实都由轮回的障壁封印,或者到了某一个地步,所有障壁才会破碎,行成一个真正完整的真我。陈承一,你真是可怜身为修者,你不会不知道灵魂的核心是个人意志吧?你远远不是能到真我的境界,只是一世意志被上一世覆盖,也就是说,你比魂飞魄散还消失的彻底。哈哈哈”我们的对话,那个神不是没有听在耳中,他忽然插话,说的我内心冰凉。

        其实我并不怕死,因为从小就知道经历了,无悔了,我所走过的历史不会磨灭,重要的是一颗心的锤炼,和灵魂的升华

        可是,我却不能接受,从今开始,我的经历和属于陈承一个人的意志被完全的覆盖,这种事情是比死亡更加残酷的事儿。

        越想到这个,我的身体就越忍不住的颤抖,感觉自己的灵魂深处这一次才被真正的埋了一个炸弹,我甚至情愿魂飞魄散

        但也就在这时,我的双手分别被两只手一左一右的给握住,凌青奶奶也是起身坐到了我的身旁。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能妄谈对天道和灵魂的理解?你可明白一个道理,不带在人长辈面前这么吓唬人的,就好比你这种东西,如果有爸妈,你小的时候,我也不能在你爸妈面前欺负你。”面对这番话,师父选择的并不是安慰我,而是对神‘破口大骂’。

        至于凌青奶奶则对我说到:“承一,别怕在这个特殊的地方,轮回的障壁破了是不得天道承认的,事情并非不是没有转机。我和你师父曾经就计较过这件事情,你要相信我们。”

        说话间,师父和凌青奶奶握住我双手的手又分别紧了紧,仿佛是在给我传递他们的力量,而师父又接着说了一句:“就算是天道也不可以磨灭时间,就如命运的长河流过的轨迹,即是存在!承一,不要忘记师父曾经给我说过,无悔一生,既是最高心境这天大地大,不能磨灭老子曾经来过的痕迹,行得正,走得端,内心就无惧,怕什么?”

        “哈哈”对啊,这天大地大,不能磨灭老子曾经来过的痕迹,而端正亦让内心无所畏惧,神神鬼鬼也好,前世今生也好,一个人若然内心无惧,那真的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师父的话让我豁然开朗,忍不住放声大笑了几声,那份自己要完全磨灭的恐惧竟然烟消云散。

        “真是一帮会给自己灌麻药的家伙,我”被禁锢的神又想说一点儿什么。

        却是被师父一眼瞪了过去,大喝了一声:“你是犯贱还是怎么回事儿?说过,在人长辈面前,最好不要去恐吓人家的小辈,否则!”

        “否则什么?”此刻神的双眼猛地阴沉了下来,而在他的眼中,我仿佛看见那火山又活了过来。

        “否则就是找打。”师父此刻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而我在这一瞬间也感觉到了某一种能量在飞快的聚集,一种巨大的危机感猛地在心中爆发,让我也一下子站了起来。

        或者真正的,最后的决战在此刻就到了。

        这样的想法让我有瞬间的恍惚,接着,我忽然就看见了在那条命运之河平静的水面之下,出现了很多个巨大的被堵塞住的漩涡,这些漩涡与神紧密相连,就像一张张骇人的巨口。

        面对师父的强势,神斜睨了师父一眼,然后开口说到:“姜立淳,你或者还没有老糊涂到不知道一件事情吧?那就是命运之河不枯竭,我是永远不会被磨灭的。而之所以选择呆在这里,更深的原因,你猜猜是什么?”

        “没有什么事情能永远。”面对神的挑衅,师父表现的异常平静。

        “呵可是,你现在就来打我啊!”忽然神爆喝了一声,那命运之河下,堵住漩涡的莫名东西猛然的打开

        在那一刻,一声惊天的咆哮之浪花声陡然响起,这真的就是最后的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