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 轮回的障壁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 轮回的障壁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自己不是自己的可怜虫?永远的可怜虫?再无痕迹的可怜虫?

        神这是在说我吗?我本能的觉得不相信,因为我不想相信他所说的一切是比魂飞魄散更恐怖的一件事情。

        可是我一再的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但心神却没有办法不乱,只因为本能是本能,而内心深处真正的潜意识却是无法控制,潜意识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是真的会面临这样的结局。

        神用一种好笑的眼光看着我,当然他不会同情我,看着我再次变得苍白的脸和惊慌失措的神情,他是真的非常开心。

        更糟糕的是,他抬起的手,出现的巨大虚影,已经彻底的凝聚成了一只深蓝色的手掌,那是蓝色的灵魂力层层的重叠的太多,而形成的特殊的颜色!

        “你以为你还能禁锢我多久呢?”神望向我的时候,眼神无比的嚣张,说话间,他猛地一伸手,朝着虚空一握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竟然要用自己的力量摆脱这星力的禁锢?!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我不敢相信这个神竟然张狂到了这个地步,可是我脑子里不停回响的却是神的那一句话,人是万物之灵,人身上的那一点儿灵气才是天道中高级的本源力量如若是这样,灵魂力是不是也是一种可以和星力媲美的力量?

        答案已经不言而喻,那只深蓝色凝实的大手已经牢牢的抓住了其中一道星力然后在那一刻,神的脸忽然就憋的通红,然后大喊了一声:“你们这些蝼蚁永远都不明白,我在这里就是真正的帝王,只要我身后的命运之河不枯竭,我就永远不会被你们所打败,所消灭”

        “起啊!”说话间,神大喝了一声,而我以为磅礴无比的星力竟然被那只大手的虚影慢慢的抬了起来。

        不,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神真的挣脱了禁锢,我们所做的一切,那一个个前仆后继的身影为之所付出的努力不都是白费了吗?尽管此刻我的心情很乱,但我仍然知道我要做什么?

        所以我赶紧盘坐好,掐动了和天地禹步配合的手诀,并且开始行咒,原本星力是自然的镇压,但是配合这一些‘辅助’的手段,星力的镇压可以起到很多变化,但只是一些变化,并不是星力的力量会有所变化。

        神随手一抓的,是离他最近的天璇星之力,我在这边配合着口诀,调动了天璇星之力旁边的天枢星之力,然后两星之力重合,再次狠狠的朝着神镇压而去。

        “啊”神发出了一身嘶吼,原本只是涨红的脸,太阳穴都鼓了出来,身后的命运之河咆哮的更加厉害,越发多的灵魂力朝着他涌去。

        没想到两星合力的镇压,却是又被他顶住了他望着我笑,然后再次吼了一声:“可怜虫。”

        我的心往冰冷的地方一直的下坠,但是手上的手诀却是不停的在变化,既然两颗星都不行,那就

        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在手诀的不停变化间,一颗接着一颗星的星力不停的朝着神镇压而去。

        其实这样非常的危险,破坏了星力自然镇压的‘阵法’,囚禁的作用就会减小很多,而神的做法同样危险,七道星力原本只是镇压他,但是他强行突破,很有可能被叠加的星力压碎灵魂。

        可是,在这样的拉锯战中,我和神都根本没得选择,他疯狂的同时,我也同样的疯狂。

        此时的我双眼通红,操控星力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好比是稚嫩的孩子去挥舞一柄大锤,光是举起来就要消耗很大的力气,我操控星力,除了全身心的投入,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反观神,他的样子比我还狼狈,身上的白袍不知道什么时候破碎了,全身的青筋都鼓胀了出来,原本直立的身体,现在已经倾斜,一个膝盖差点儿被压倒在地上,另一只腿在苦苦的支撑。

        我们使用着最顶级的术法,看起来却像是两个男人最原始的角力这其中的过程痛苦又让人焦虑。

        “陈承一。”在这种时候,不要说说一句多余的话,就连有一个多余的想法,都是让人觉得费力的事情,我却是没有想到神喘着粗气,竟然这么叫了我一声。

        我抬起头,双眼通红的看着他,我没有答话,其实在这样一场拉锯战中,我并没有那逆天的命运之河做为后盾,我比神吃力很多。

        “你禁锢不了我的,就如天地禹步,它能禁锢住一人?两人?那么十个人?二十个人呢?所以”神说话的同时,命运之河咆哮的更加厉害,之前是一滴滴的蓝色水滴从河中漂浮而起,聚集成力量涌向神,现在则是一股股的从河中漂浮而起,疯狂的朝着神涌去。

        然后他再次疯狂的嘶喊了一声,七星合力的镇压在这个时候终于松动,不停的摇晃着,竟然被他缓缓的抬起。

        他用一种阴沉的笑容看着我,而我在这个时候,却是想不出任何的办法,难道就这样在这种时刻,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师父,如果星力被抬起,出现了一个空隙,他就可以从容的摆脱天地禹步的镇压,师父怎么?

        在我回头的那一刻,我看见原本一直静止不动,显得异常吃力的师父忽然张开了双眼,下一刻又是同样的七道星力自天而降

        ‘轰’‘轰’‘轰’同样仿佛是最激昂的乐章奏响,看着师父睁眼的那一刻,我的心忽然前所未有的放松然后开始快速的收术,让七道星力回归原位。

        “X他妈的!”一向刻意的让自己风度翩翩的神在这个时候竟然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然后那只深蓝色的大手直接被重叠的力量压碎,逸散在了空中,复又回归了命运之河。

        “我就是慢了一步,你就在这里欺负我徒弟?”师父一步一步的朝着神走过来,声音虽然有些疲惫,语气却听起来格外的轻松。

        可惜的是,师父和我共同完成的天地禹步,并没有什么异相出现,所谓的亮北极,到现在看来,应该算是失败了?

        两道七星之力在归位以后,重新纠缠在了一起,在这个时候把神终于完全的禁锢了起来,但同样的,他身后的那一条命运之河是不可能被禁锢的,依旧在他的身后,在这片地方,盘旋流动着

        事情至此就了结了吗?我忍不住这样想到,从我出逃开始,到现在大战至今,我已经有了一种身心疲惫的感觉,真的是希望这场大战至此就结束了。

        可是重新被禁锢的神,那忽然镇定下来的表情,却让我觉得可能这种想法真的只是我美好的愿望,师父走到我的身边停住了,和我一样,一身血迹,显得是分外的狼狈,可能是眩晕的感觉还没消失,也可能是太过疲惫,师父停在我身边的那一刻,却是摇晃了一下。

        我赶紧伸手扶住了师父,但在那一刻,我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人真的值得我那么尊重吗?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恨不得扇自己两嘴巴,他是我师父啊,他为什么不值得我如此尊重?这是我的念头吗?

        我有些晃神,而在我身边的师父好像洞察到了我内心的想法一般,忽然伸手在我扶着他的手上拍了拍,说到:“我到底是老了,承一,你走在了我前面。”

        “师父”其实我并不觉得我走在了师父的前面,在这其中,有着别样的原因,可是这原因我却说不清楚,难道说有另外一个我来帮助了现在的我吗?

        “无论如何,你有我。”面对我的话,师父莫名的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冷眼看向了神。

        “哈哈哈,好一个师徒情深!你这做师父的也真好意思,你要对你徒弟隐瞒到何时?还是你觉得你有资格去做一个即将出现的真正的道童子的师父?不过,也是,你的徒弟要真正消失了,你在这个时候不舍一点儿也是正常。”我和师父几句简单的交流被神打断了,而他说出来的话,让我握住师父手臂的手陡然收紧,而整个手臂却也开始忍不住的颤抖。

        我快要彻底失去冷静了我一直刻意去忽略的事实终于被这个神完全的拖出了水面,逼着我去面对了。

        “承一,冷静。”师父握住我手的手也陡然用力,他忽然的一声大喝,双眼认真的看着我,强行的让我冷静下来。

        “哈哈哈,你这个当师父的怎么不说?你不要说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当年你我大战,你徒弟的命格可是我借着你的存在才推算出来的,你心里恐怕一清二楚这个事实啊。”我不知道神是为什么,反复一再的刺激着我,也刺激着师父。

        难道他刺激我们,就能从这双重的天地禹步里脱身而出了吗?刚才他和我拉锯战的时候,我其实能感觉到,对抗星力,几乎用尽了这条命运之河里的灵魂力!

        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也彻底的愤怒了,冲着神大喝了一句:“你TM的闭嘴!”

        “怎么?你也有感觉了?害怕了?如果是另外一个你现在出现,断然不会这样大骂的啊,他会冰冷的看着我,然后说一句,你有资格评价我的事?哈哈哈应该是这样的,其实他就快出现了,除非你不要在这片空间使用任何的术法。”神笑得张狂,而我被刺激的慌到无以复加,那种感觉包围着我,让我恨不得冲过去,狠狠的揍神两拳。

        但在这时,师父却再次用力拉过了我,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他认真的看着我说到:“承一,我们需要休息。只要这条命运之河在,这个神就永远的不会被消灭,你别被他乱了心神,你不要忘记了你师祖传你的第三个秘术。”

        “可是,师父,你到底知道一些什么?”我彻底的乱了,我根本没有办法冷静。

        师父叹息了一声,一下子拉着我和他并肩坐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子,说到:“先把这个吃了,这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可以让我们短时间内恢复一些力量,而没有什么副作用。我们需要时间去彻底完成这件事,而他也需要时间和我们最后的决斗,你现在需要的是冷静。”

        我的手有些颤抖的接过了师父递过来的瓷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两颗暖黄色的药丸,然后和师父一人一颗的分吃了。

        被唾沫化开的温热药汁入腹,我稍微冷静了一些,可是内心那种巨大的不安还是让我的双手发冷。

        “承一,还记得你小时候吗?就是最初的最初,你刚刚降生不久的事儿。可能你是不会记得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听你爸爸妈妈说起吧?”药丸吞下去以后,师父忽然开始说起了我的小时候。

        那也是一段值得回忆的往事,我和师父最初结缘的开始,我参与其中,却因为是小小的幼儿而毫无记忆,我不明白师父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情,但回忆总是让人温暖,他这么一说,我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内心竟然也稍微安心了一些。

        “那个时候的你,瘦弱的跟一只小猫儿一样,你爸爸妈妈用尽了办法,都没能阻止你衰弱下去原因,你肯定是知道的,因为那个时候的你被百鬼缠身,至于你为什么会被百鬼缠身,是因为”

        “是因为我是童子命。”这些事情我爸念叨过很多次,多到我都快背下来了,我忍不住打断了师父的话。

        师父看了我一眼,眼中尽是回忆的温暖,和对我的慈爱,接着对我说到:“其实,你不必害怕什么那个神说的情况无非就是你触动了你的上一世,灵魂最深处的东西涌动了出来,简单的说,就是你打破了轮回之间的障壁,这种事情其实也不是没发生过!这个家伙是想要占有你的命格,要的这也是你这灵魂深处的东西!”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