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章 星力与河流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章 星力与河流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无论是太极还是自然,我都接触良多,但是我不懂在这种时刻,内心深处涌起的那个声音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只知道,其实从那层薄膜碎裂以后,我的状态就不正常,我根本就不是平常时刻的我,要怎么去理解‘自己’的话语,我无从知道。

        可是我担心吴立宇,肖承乾把所有希望交付于我的样子,我不能忘记,所以在这一刻,我只能超出自己极限的去旋转着存思的世界,跟上那颗转动的摇光,努力的抵消它进入存思世界的力量,让它归位。

        但来得及吗?事实上根本就是来不及,就算在我的眼中那把短剑是慢动作,实际上却快得惊人不过事情却也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碎片!

        对的,如果说第一片碎片出现,恰恰挡住短剑运行的轨迹是巧合,那么越来越多的碎片瞬间聚集在吴立宇的身前,一片一片的挡住那把短剑就不算是巧合了?

        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神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看向吴立宇的目光多了一丝恼怒。

        或者,我是神,我也应该恼怒,从他醒来,到他走向我和师父,不过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却一路都是他眼中的蝼蚁奋不顾身的阻挡着他,为我和师父争取时间。

        这些蝼蚁成功了吗?自然是成功了至少,我和师父已经踏到了摇光之位。

        更憋屈的是,他一步一行之间,这些蝼蚁还互相‘帮助’,让他应接不暇,又要争取时间,到头来,这些冒犯他的蝼蚁,他一个也来不及杀掉好不容易决心要杀掉一只最为嚣张的蝼蚁,却又发生了这样的异变!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算神也来不及做什么,更何况他还顾忌着我和师父,他不想因小失大

        ‘呯呯呯’是碎片一一破碎的声音,这些碎片只阻挡了这把小剑短短的时间,可是这些时间已经够吴立宇将大量的碎片凝聚在一起,陡然的移到了身前。

        这些碎片凝聚在一起很是粗糙,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形状,就像是乱七八糟蹂躏在一起的,可是在这一刻,它们却毫不留情的和神的短剑对撞在了一起

        本源的力量对撞会是什么效果?我现在根本就无法去预判,因为要强行跟上摇光的速度,我的世界已经一片天旋地转,我的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深度的眩晕当中,胃抽搐到极限,只要一动念,我怀疑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停下来呕吐。

        我只知道整个‘世界’在本源力量对撞的时候,静默了一秒不到的时间?或许是一秒不到然后在这片平台之上出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掀起了巨大的气浪以对撞的地方为点,整个平台竟然在方圆五十平方米左右的范围内出现了大量的龟裂痕迹。

        陡然爆发的气浪将站的笔直的吴立宇一下子掀飞开去,可是在空中,吴立宇却发出了一声声异常畅快的大笑,然后他落地,滚了几滚,恰好就在我和师父的身旁。

        至于那个不可一世的神,一直背负着双手,只有在施术时才会举起一只手的神,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双手护住了脑袋,在他身后那条命运之河自然的流动下来一波能量为他阻挡了爆炸的瞬间巨大的气浪。

        不过,这一切都是在仓促之间,狂放的风尘至少也从神的身上席卷而过,待他放下双手之时,原本只是染上肖老八和慧大爷血迹的洁白白袍,顿时变成了风尘仆仆的样子,他的脸上也沾染上了很多的灰尘。

        “呵呵呵,那扇大门的凝聚何尝又不是本源之力?我第一次将它们重聚,尽管只是那样的形态。”吴立宇趴在我和师父的旁边,呕出了一大口鲜血,可他好像一点儿都不为他的性命担心,语气中竟然充满了得意。

        神的脸色阴沉,看样子是经过了极大的克制,才勉强不让自己马上擦去脸上的灰尘,脱去这件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白袍。

        他阴沉的看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迈步朝着我和师父走来,一开始只是很慢的踏出了一步,下一刻,他的身形飞快的移动起来,跑出的风声来我都听得清楚。

        “交给你们了。”在这一瞬间,吴立宇只来得及说了这样一句话,就静默了下来。

        想必这样的术法也耗尽了他的心神,可他的话音刚落,那个神终于走到了我和师父的身边,在那一刻,他毫不犹豫的伸出了一只手,选择用最粗暴的方式,那修长的手指瞬间就触碰到了我的喉结

        他是想要掐死我吧?可是这一路行来,每一个人拼命的身影,不屈的信念,最后化为了一句交给我们了,我又怎么好意思让他们这样的付出落空?

        所以,在神的手指触碰到我喉结的一瞬间,我的目光同样冰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摇光归位,七道巨大的星力自天而落,在神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七道星力瞬间就朝着神聚集而去

        ‘轰’一声‘轰轰轰’两声三声四声我闭上了眼睛,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就如同听见了最美妙的一首交响乐,恨不得手舞足蹈来表示自己此刻的兴奋。

        神的身体连连的后退,却又被身后而来的星力阻止,只能站在原地,有些茫然的承受住了这些星力,当那星力下落的巨大声音停止时,我看见了一个被禁锢住的神,他的表情停留在了诧异的那一刻,修长的手指还停留在我的喉结,喉结滚动的时候,能感觉到他手指那种冰冷的触感,没有人的温度。

        “你算是什么神?笑话罢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口中冒出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话音刚落之时,心中竟然涌起一种对神强烈的不屑,这应该不是我本人的情绪,因为我自己其实没有资格对这个神不屑。

        可我已经习惯我的不正常了,既然这说了,那就说了吧,在我身后的师父悄声无息,我想我更担心他的情况。

        我带着‘蔑视’的眼光从神的身上划过,转眼就落在了我师父的身上,他还活着,他的脚步已经落在了摇光之位上,他脸上的肌肉在颤抖,看样子也在承受着巨大的眩晕,可是他还在为之努力着。

        可能投入了全身心的努力,所以他的手才无力的从我身上划落。

        师父没事就好,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那战局算是已定了吗?

        我直觉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念头就像我不该去想一般,因为在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的时候,我的身后竟然响起了一片惊涛骇浪的声音,就仿佛我处身于大海的深处,而此刻的大海却遭遇了最狂放的风暴,就要沸腾了。

        发生了什么?我一下子有些慌张的回过了头,首先看见的不是神这个人的存在,而是那条所谓的命运之河在这个时刻沸腾了,自天而降,行成了一条环绕着神的大河,此刻涌起了惊涛骇浪,包围了在河正中的神,同时也包围了平台上的所有人。

        “天地禹步,果然是顶级的道术,很了不起啊。”神此刻神情非常的平静,可是眼中的愤怒却是我第一次看见,就好像双眼中藏了两座火山,此刻已经冒出了浓浓的黑烟,就快要喷发了。

        我看着神,在我的心中,不,应该是在关于道术的记载当中,天地禹步的确就是顶级的道术,在那个遥远未知不可考的年代,甚至有记录中,天地禹步可困‘神’,困尽万物!难道这个‘伪神’能在这样的顶级道术中耍出什么花样吗?

        我心中明明在自我安慰,却涌起巨大的不确定感,那感觉就好像此刻明明是一条巨大的河流在我面前汹涌咆哮,我要被淹没,可是掀起的巨大浪花却是虚无的穿过了我的身体,根本没给我带来任何伤害。

        难道,我的天地禹步也就如这虚无的浪花,根本囚禁不住神?

        “可惜的只是,天地禹步也分等级,蝼蚁还能踏出这漫天银河吗?你那师父恐怕也是困在这步子当中了。”神的语气异常的平静,在我的瞳孔中,无限放大的是他非常慢,非常慢抬起的一只手臂。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算什么神?你有什么资格?”在下一刻,神语气中的平静就被他巨大的愤怒打破了。

        火山喷发之极,他终于开始咆哮,而那震耳欲聋的声音竟然盖过了漫天的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