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天平倾斜之瞬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天平倾斜之瞬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吴立宇召唤出来的本源之力,终究是不敌神的力量的,一丝丝的力量在慢慢的消耗,失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当我站在摇光之位时,和吴立宇恰好是正对面,在那一刻,我看见了吴立宇的奇异表情,我不知道一个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奇异的表情,就算我的这双眼睛现在能看清楚场中战局,每个人的每一个招式,但是我看不透的,是每一个人内心的想法。

        “这是一个好地方,在这里,我的召唤之术到达了顶峰,我终于理解了王疯子的感受。”吴立宇平静的站起来,在他身后,那一扇大门摇摇欲坠,已经开始破碎,可是他开口说出这话时,脸上带着一丝满足却又有一点儿癫狂的微笑。

        王疯子?是说我王师叔吗?

        神不理吴立宇,一步接着一步的朝前走着,他的步伐不快,是因为吴立宇召唤的本源之力,虽然是在消耗,但并没有完全的耗尽,他是顶着这一丝力量在朝着我和师父靠近,尽管这丝力量并不能伤害他,可是压力总是存在的。

        “你要知道,你并不是打败了我,你也不是所谓的神。你唯一会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剥夺他人的所有,为自己所用。我很想知道,除了这些你自己有什么本事儿吗?”吴立宇说这话的时候,是歪着脑袋看着神的。

        说实在的,这样的动作如果是由一个孩童做出来,那是会显得天真可爱的可是,吴立宇做出来,却显得有些怪异。

        但是无所谓,我能清楚吴立宇要表达的情绪,只是一种刻意的不屑来鄙视神罢了。

        我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让存思的世界旋转起来,就是踏出这最后一步的关键,我的脚步已经落下,存思的世界自然跟着旋转起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去凝神想着一件事物的不停旋转,是多么辛苦的事,何况是整个存思的世界?

        我有一种摇摇欲醉,想要呕吐的眩晕感,但在这种时候,还必须保持内心的清明,毕竟要控制星辰归位。

        但是,就是这种状态,我也无法收回自己对外部世界的清晰感知,只因为莫名强大的灵觉,就像你多出了一双闭不上的眼睛,无论你是想看还是不想看,都必须看见视线所及的地方。

        这是一种影响,无法消除,可我还必须得全心全意。

        只因为我知道时间不多了,吴立宇挡不住神多久了

        面对吴立宇的话,神有些恼怒,可是他好像又懒得和吴立宇废话,他肯定知道,我和师父的天地禹步已经到了嘴关键的时刻,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神的这番表现让我知道,至少我和师父是做对了,他对这个天地禹步是十分的忌讳,不像面对其它术法时的那种毫不在意!

        脚步落下吧,我咬着牙,在拼命的争取着时间,在我心里期盼着,这远远不是最后,但愿我和师父这一步落下,摇光归位以后,那颗最是强大的北极可以亮起,然后被接引在我们的星空。

        北极会给我怎么样的压力?我不知道可是,我始终觉得如果要万无一失的话,必须北极星亮。

        ‘嗤嗤’,伴随着这样刺耳的声音,吴立宇召唤出来的本源力量终于耗尽在了这一刻,这个时候,神距离吴立宇还有三步的距离,距离我和师父的距离已经不到十米了。

        这其实是一个就算普通人跑过来,也不过眨眼的距离,我和师父的脚步还未真正的落下去,更何谈摇光归位?

        神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轻松,好像对吴立宇的话也不是那么恼怒了,他的眼中又出现了一丝那种‘你是凡人我是神’的不屑,对吴立宇说到:“收集未尝不是本事,败了就是败了,也就只有你这样卑微的凡人才会给自己找理由。”

        吴立宇闭上了眼睛这一刻看起来好像有些悲凉,他身后的大门已经开始破碎,在他身上竟然有了一种英雄末路的感觉。

        我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第一次在吴立宇身上看见了肖承乾的影子,第一次在和肖承乾走近以后,认可了吴立宇就是肖承乾的外公,他们其实都有一种草莽英雄的气质。

        我只是疑惑,这样的男儿为什么会是那个毫无感情的吴天的后人?

        神抬起了手,那片因为和本源力量对撞也显得有些残破的‘水幕’,在他的指尖之下收拢,化为了一柄短短的,却显得异常锋利的利剑。

        “你召唤出了本源的力量,那么让这样的力量为你送行,也当是我对你的尊重。”神抬起了下巴,无比居高临下的样子,他难道不明白吗?尊重这种东西怎么可以用恩赐的态度来给予?

        ‘轰’,我的脚步落地了,摇光终于出现在了我存思的世界里,这最后一颗星球甚至没有上一颗开阳星巨大,不过它一出现在我存思的世界里,那旋转的速度就几乎是肉眼不能捕捉的。

        尽管我存思的世界在我接引它之前,就已经在跟随着旋转了,但是和它的速度比起来,我那可笑的旋转速度,就好比是一个幼儿在和成人赛跑一般的可笑。

        这样的旋转带着惊人的破坏力,更别说接引摇光之时,承受的压力从这一刻才开始‘爆裂’开来,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我的灵魂被挤压到了极限,但因为我的灵觉变强,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无限的加固加大了我的存思世界,才让我的灵魂堪堪的承受住这样‘爆裂’开来的压力。

        可是我的肉身却不能避免这种力量的真实压榨了,不要以为星辰的力量是虚幻的,它是真实存在,并能影响现实世界的,就如月亮潮汐!

        所以,在那一刻,我一下子七窍流血,我在全神贯注之下,都能感觉几道热流喷出的温度。

        我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毛细血管再一次的破裂,比之前才踏天地禹步血管破碎更强烈的破碎一种血液特有的温热一下子包围了我!

        甚至连我的肌肉,每一寸都在一下一下的颤抖感觉是整个人在颤栗的感觉,随时都会被压垮,可是我还必须顽强的站着。

        “该死!”我听见了神咒骂的声音,因为这一步的落下,是神预料之外的事情,但是落在我眼中的他,焦躁只出现了那么一丝,却复又轻松,可能看见了我这个样子,他觉得我要彻底的接引摇光,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吧。

        天地禹步,不是什么秘密!可是,从古至今,想要踏全它的道人,死在这步罡之上的不知有多少。

        长时间的困在一个星位,三日三夜不能动弹的,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神可能觉得他的时间再次变得从容?

        我其实莫名的有些担心吴立宇,只因为那柄短短的利剑已经在神的指尖成形,他不打算放弃杀了吴立宇的想法,估计吴立宇刚才的话已经彻底的挑衅,触怒了他其实,神只是一个假装大方,实际上一点儿都不大方的小气鬼而已。

        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去担心吴立宇,全力的接引摇光,是此刻的我迫不及待的事情,我甚至在这一刻才感觉我师父的手已经从我的后背滑落,可是我却无法再分神去感觉师父的情况。

        我和他同踏天地禹步,偏偏因为同接引星力的缘故,在我和他之间充满了这种力量,就好比一道屏障,我无法去探查师父的一切。

        吴立宇身后的大门已经完全的碎裂成片,而神带着一丝胜利者独有的,可以掌握一切的微笑,手轻轻一扬,就好比是假装射击的动作,那一把短短的利剑就朝着吴立宇的灵台,毫不留情的激射而去

        一片大门的碎片迎了上去,并没有改变利剑的轨迹我第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灵觉可以如此强大?快到肉眼都无法形容的轨迹,竟然被我用放慢镜头一般的视感,看得那么清楚?

        如果肖承乾失去了他这个外公?我忽然有一种不能对肖承乾交代的感觉

        而偏偏就在这时,我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强大的声音,我的声音,在告诉我,太极,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