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化繁为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化繁为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这一切怎么回事儿,确实不是我能思考的!

        我的世界开始重新的恢复,第一下感受的就是冰冷的雨滴,打落在了脸上的感觉,接着就是师父还在颤抖的手,他的情况十分的危急,随时都能从存思的世界里脱离。

        我的手用力的回握了师父的手臂,告诉了他我的平安,而他恐怕也感受到了我灵魂的恢复,也有几分诧异。

        至于随着开阳星的归位,其实大部分压力已经由我承受,师父的手平静的瞬间,他也终于踏出了这一步。

        开阳位终于踏过

        “踏动天地禹步之际,存思中,应该将存思的世界旋转”我的声音不大,估计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能听见,但却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相信师父在此刻已经清楚的听见,哪怕只是有潜意识,他如果听进去了,就应该会照做。

        真正感到惊奇的是我自己,应该我竟然开始给师父讲解起天地禹步的‘正确踏法’,这曾经是师祖都没有给我讲解过的东西?我的话语就感觉不是我自己说出来的,因为我自己在诉说的同时,自己也在领悟

        说出来其实并不玄奥,就如同吴立宇一脉,之前那个高瘦的男子用太极的方式化解肖老八被扔过来的巨大力量,从而接住了肖老八。

        我讲解的东西,也是一种利用道家太极本身的特性,化解巨大压力的一种办法,那就是最初始的——圆!

        灵魂力的圆润流动,可化解平常步罡所带来的压力,而存思世界与星辰的共同旋转,则可以化解星辰归位时产生的巨大破坏力!

        这才是天地禹步真正的踏法,将最基础的东西融入最高深的东西,就如同最简单的基本公式一个个的构成去解开最复杂的题目!而且是最实际,最简单的解法,甚至不用思量,稍懂之人,一听也就明白。

        原来还可以如此?师父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带着迷茫的惊奇只因为这简单的讲解就是对道术的至高理解,化繁为简总是要有强大的基础,就如对道家一切术法,包括基础中的基础,甚至道家思想的深刻理解。

        这根本不是我能达到的境界。

        可惜,此刻我没有办法给师父解释,就算可以解释,我自己也解释不了,我哪里来的这一份理解在经历了刚才的‘狂风暴雨’之后,我感觉自己除了灵觉强大无匹以外,最多的就是一份莫名的从容,好像看透了一切的术法一般。

        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再特别的感受,就比如灵魂力变得强大,功力变得深厚之类的

        毕竟只是最简单的方法去解开最复杂的事物,比起我师祖让我用秘术来承受天地禹步带来的压力还要简单实用,所以我对师父的讲解也不过短短的几句话。

        其中,在灵魂力的运用上,既然都可以把它化为根根细针,让它圆润的流动旋转起来,自然也是简单不过的事情至于存思世界旋转,则在于自己的思感,这个有一定的难度,可是我和师父要做到这一点,并不算太困难,难的只是跟上星球旋转的速度而已。

        其实,也不必跟上它的速度,能有一点点的旋转,都能化解极多的力量。

        在讲解完毕以后,我的灵魂力自然的开始圆润的流动起来,甚至在那一刻,我知道了,理论上灵魂力可以分割成‘无数’份,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分割自己的灵魂力,同时的旋转,可以无限的将压力最小化。

        做到这一点,自然要灵觉强大才可控制,没有强大的灵觉,不可能做到‘分心多用’。

        这一个又让我惊诧不已深刻的理解,我自然也是理所当然,下意识的开口说给了师父听,我甚至都怀疑在自己动起这个要讲解的念头时,我已经在开口讲解了,我根本就感觉自己分为了两个人,一个未知的我,站在令我仰望的高度。

        又是一步踏了下去,我的灵魂力在这一瞬间,分割成了七个等份,开始旋转,自然的化解着压力,从一开始的有些生涩,变成了异常的熟练。

        我真的是觉得好笑,从小就打太极,没想到它还可以如此运用,可能做梦也没有想过现实中的一种拳法蕴含的对道,对太极本身的理解,竟然可以作用于灵魂我们早就拿到了珍宝,却不自知,只因为固步自封,很多事情自己想复杂了罢了。

        也好在从小练习的基础,让我很快熟练了起来。

        至于师父,他比我更加的熟练许多,这一步踏下去,他比我还从容很多倍。

        我们终于看见了最接近于胜利的曙光,可是现实的情况却分外的糟糕吴立宇的小师妹倒下了,她的引火之术终究敌不过神信手拈来的风雨之术,接着,吴立宇一脉的又一个人倒下了,雷云还没有形成,便被神唤来的狂风吹散

        我必须要承认,这是我所见过的五行术法的最高对决,更要承认的是,神的能力高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太多他们用自己的全部,甚至生命来拖延神的步伐,为下一个人争取着施术的时间,可却轻易的被那个神化解,一步一行,几步之间便倒下一个。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和师父踏动天地禹步到了最后,给他的压力,神好像并没有兴趣花费太多的时间去杀那些倒下的人,他不是傻子,任何一秒钟的拖延,都可能改变整个战局,又或者,他根本不屑浪费时间在他看来,不值一提的蝼蚁身上

        此刻的神,看起是分外的潇洒,衣襟飘飘,行走之间,一个个敌人都无力的倒下,他的神情看似平淡,但其中的得意与骄傲却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很快,在我和师父利用莫名而来的办法再次踏动了三步步罡之后,他已经走到了吴立宇的身边,离我们很近了。

        面对自己师兄妹(应该是的吧,或者是亲人)的相继倒下,吴立宇显得异常平静,比起之前费力维持那道门的狼狈样子,吴立宇此刻进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就好像老僧入定,已经不是旁人可以揣摩猜测的境界了。

        仿佛是对吴立宇身后的那道大门有些许的忌讳,一直走得非常潇洒从容神终于停下了脚步。

        “让开。”他看了一眼还在踏动步罡我和师父,然后眼神落在了吴立宇的身上,说了这样两个字。

        最后一颗星辰,是摇光,可因为点亮最后一颗星辰要承受的压力绝大,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所以这最后一个星位的步罡,在到达星位之前,所需要的基础步罡是之前的一倍,也就是说,假如之前需要踏动六步,在这个星位上就需要踏动十二步基础步罡。

        尽管我和师父比起之前踏动步罡要轻松了许多,但是压力还是存在的,化解也需要时间何况方式和理论说起来简单,但是要瞬间做到切割旋转,这中间的技巧也是需要经年累月的练习的。

        我和师父只是入门罢了也只能把压力化解到我们可承受的范围之内,所以,我们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神是算准了这一点儿吗?如果吴立宇让开,我和师父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没有了!

        “你觉得我会让开吗?”面对神的要求,吴立宇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事情,非常直接的回答了一句。

        神没有多余的废话,在那一刻抬起了手,而吴立宇在同时也开始掐动了手诀随着吴立宇手诀的掐动,一股比之前都要‘粗壮’,显得是被压缩过的力量在门口处缓缓的成型。

        而神的身后,命运之河的波浪开始翻滚,无数的水花飘起,在河流的上空凝结,不停的凝结,不停的压缩。

        “去!”这一次,吴立宇的动作竟然比神快了那么几分,显然他是准备已久要这样做了

        “你以为,只有你能唤来本源力量吗?人是万物之灵,人身上的一点儿灵,包含着各种力量的一点儿灵,才是天道中高级的本源力量。”面对瞬间就到自己跟前的力量,神冰冷的开口说了那么一句。

        那一丝力量碰撞在神的跟前,丝毫不得寸进,反而是在消磨原来之前,神从命运之河抽取的水滴,化为了一道水幕,完全的遮挡在了神的身前。

        与此同时,我和师父终于来到了摇光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