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力量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力量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神周围漫天的赤红是什么?在那一刻我有了答案,原来就是吴立宇的小师妹动用的引火之术。

        只不过她功力深厚,加上在这个特殊的地方施展,引火之术已经彻底的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种更高级的术法,才有了如此的效果。

        神的命运之河原来不能吸收五行之力,而在我决定强踏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个道理,那就是这条所谓‘逆天’的河流,能吸收的只是最飘渺虚无的,却也是更高一层的东西,或是关于灵魂的一切,或是关于气运命的一切

        “你以为这个可以奈何于我吗?”一朵火花静静飘落于神身前不到三米的地方,落地之后轰然炸开,朝着神蔓延而去,好看的很,威势威力都惊人的很,可是神根本就不在意。

        还是那修长洁白的双手,已经握于胸前,在三秒不到,手诀就已经变化了五个之多命运之河中,一股股莫名的力量不停的朝着神的身上涌动,他镇定自若。

        天空中的乌云再次聚集,原本吹动在这里的微风也变成了阵阵大风,打着旋阻止着自天而来的火光下降

        如若是之前,我恐怕也只是能看见神的双手动了动吧?我的脑中莫名的冒出这个念头然后一直承受着压力,僵持不懂的左脚再也不顾后果的狠狠踏下。

        ‘轰’,这一脚强踏下去之后,我的大脑如同遭遇了重重的一拳,双耳都开始同时嗡鸣了起来,那声音就像十几个响锣同时敲响在我耳边,震耳欲聋,让人昏沉的同时,还余音不绝。

        我下意识的就想捂住耳朵,可是我绝对不能这样做我的脚步还未落下,我咬着牙,承受着这种不适,脚步强行的下落。

        包裹我和师父的压力就如同最可恶的反作用力,我用强,它亦强,把我的灵魂挤迫的厉害,在这种时候,我原本变得莫名‘厉害’的双眼也不变得一黑在难受的嗡鸣和黑暗的世界中,我就如同被剥夺了五感。

        师父放在我背上的手,手指动了动,那是他在阻止我强踏,他或许不能对我的感受完全的感同身受,可任谁也知道,五感的消失,那绝对是灵魂受伤的表现,而我们此刻同踏天地禹步,感受本就有一份莫名的相连,我的灵魂受伤他是绝对知道的。

        自小到大,对于师父的话,我都是听的,即便是小时候皮,长大了刻意的叛逆,但骨子里也是在意,最终会听的。

        可是,此刻对于师父的阻止,我却强硬的置之不理了,我的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只有踏出这超越我极限的一步,我才能在这个看似困难的战局中赢得一丝机会。

        我的脚步还在缓缓的下落,在那一边我感受到了师父的焦急,他也开始强行的踏下这一步,是想追赶在我之前,分担我的压力。

        我的牙齿发酸,或者已经渗出了丝丝的血丝,在那一刻,我看见了薄膜的龟裂已经蔓延到了极致落下!落下去我在心底狂吼,终于,整个人拼力到了极限,左脚终于踩到了大地。

        一颗巨大的星球在我脚步落地的一瞬,一下子在我存思的世界中亮起,它飞快的旋转,每一转都带起巨大的力量而每一分力量都在搅动我存思的绝对幽静世界,我这原本亮起五颗星辰的存思世界竟然开始支离破碎

        我已经看不见外面世界的情况,却在此刻分外分明的感受到了自己内在世界的情况,破碎彻底的破碎我的存思世界一下子七零八落,然后我仿佛看见了自己的灵魂,被一股巨大的压力入侵,一寸寸的开始被碾压,压力过境之处,灵魂竟然开始寸寸的碎裂,而且是一小片一小片的碎裂。

        灵魂是根本的东西,它的碎裂,代表的不仅是陈承一的彻底消失,更是陈承一的背后,经历轮回的生生世世消失。

        在那一刻,我彻底感受到了死亡的冰冷,脑子里只剩下一个下意识的念头——莫非,强踏天地禹步是我错了?我就这样丢失了性命?

        师父放在我背上的大手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我想我如果就这样死在他的面前,偏偏他无法阻止,恐怕于他的生命中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师父一定很难过吧?我的下意识的难过起来,可是没办法的哪里只有他,还有我自己我也只能看着自己的灵魂片片的破碎,以惊人的速度蔓延

        四肢,躯干,心口那压力就如同一个最仔细的人挥舞着一把重锤,丝毫不放过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渐渐的朝着灵台逼近我的意识开始模糊,那是彻底的模糊,因为灵魂的破碎,可是我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看着!

        此刻,什么外面的世界,以至于什么薄膜,我统统感受不到了我只知道当这股压力逼近灵台,我的存思世界会彻底的破碎,到时候溢散的另外五道星力,将联合着这股压力,彻底碾碎我藏于灵台的灵魂核心,然后这些被碾成碎片的灵魂都将统统飘出我的身体,消失于空中,接着我就将彻底的消失,而我现实世界中的身体在那一刻就会轰然的倒地。

        甚至于傻虎也畏惧的呻吟,我内心的内疚无法形容,终究还是连累了它,让它输了这一场赌博

        这个过程其实不痛苦,因为太快了,快到我无法形容这到底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还是不到一秒的时间。

        脖子,口鼻力量还在继续的蔓延,我耳中的嗡鸣之声越来越大,真的已经无力回天了因为在这一刻,我竟然听见了连续破碎的声音,‘哗啦’‘哗啦’‘哗啦’就像承受了最大的压力的玻璃,终于开始纷纷的碎裂开来这是什么声音,是在‘讽刺’我灵魂破碎的声音吗?

        我下意识的这样想,却在瞬间眼前一个模糊,好像隐约中看到了最是朦胧的雾气,层层的白云,在这些雾气白云之间,好像是有建筑的存在,却又好像不存在可是,有一种感受却最是分明,那就是在我看见的这些莫名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最是威压神圣的道场独有的气氛。

        什么东西?我竟然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还能有这样的疑问?可是下一刻,一股莫名的力量冲天而起,就像是一直被关押在笼子里的猛兽,终于发现了自由出口的所在,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

        天地禹步,北斗之步?需要如此困难才能完成?我开始讽刺着自己,可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

        这个踏法根本就不对踏步罡,又怎能忘记忘记什么?踏法为什么不对?我自己也开始莫名其妙!

        然后我的记忆被快速的翻动,曾经存在于后脑触目惊心的红色胎记,孱弱的小时候,百鬼缠身,遇师,饿鬼墓一声充满了童稚却又显得分外老沉的叹息之声莫名的响彻在我耳边。

        这就是我要承受的种种劫难吗?这是一个反问句,却又是一个肯定句的语气,我干嘛对自己说这种话?我更加的迷茫了。

        而有时候人的念头或许是比光更快的东西,在那一瞬间,这些莫名的念头还没消失的时候,那股冲天而起的力量却在快速的‘反击’,只是一瞬间,就用一种莫名的方式驱赶了挤迫在我体内的压力,所过之处我的灵魂竟然开始愈合,那感觉就像原本就该愈合而且更加的凝视。

        存思的世界和一个人的灵觉有关,灵觉越是强大,存思的世界也就是越是‘凝实’,这就是师父敢和我同踏天地禹步的根本原因,也是师祖附身于我,敢在我那么‘弱小’的情况下,就踏天地禹步的根本原因。

        我一直以为我的灵觉很强大,至少我颠沛流离的生活没有遇见一个比我强大的人,但在这一刻,我感觉我的灵觉真的不强大,这对比是来自于此刻的自己,因为在这一瞬间,我的灵觉莫名其妙的强大了至少两倍,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我的存思世界同灵魂一样,开始快速的‘愈合’,原本漆黑的世界也重新开始凝视开阳星还在持续的旋转,但在这时,它旋转搅动的力量,却是完全的在我承受的范围以内!

        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轰’,这个巨大的开阳星终于被我的存思世界所束缚,在这一刻旋转着朝着存思世界的天空快速的飘动而去而我竟然在踏步罡的时候,自己目瞪口呆,莫名其妙起来!

        到底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