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曙光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曙光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慧大爷朝着自己倒下来,神的脸上出现对肖老八一般厌恶的神情,可能还有更多的是一种愤怒。

        毕竟慧大爷打碎了他的障壁,这可能挑衅了他的‘高贵’,所以他对慧大爷有那么一丝愤怒,这一次所以他不玩什么花样,直接伸手握拳,身后那条命运之河的波涛汹涌,神一握拳,一小股来自命运之河的能量就汇集在了他的拳上,他毫不犹豫的朝着慧大爷打去。

        他的拳头上面是驳杂的灵魂力,并不精纯,但是数量极多,被神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压缩在了一起,这一拳下去,我相信慧大爷不死,灵魂也会碎裂的不成样子。

        这个时候,不是踏步罡的问题了,是我和师父几乎是同时连呼吸都停滞了,如果慧大爷在这一瞬间出事儿,我和师父会立刻因为情绪的波动剧烈,从存思状态中强行脱离,术法强行中断,而天地禹步这种顶级大术,带来的反噬是惊人的。

        先不说我和师父是否有性命之危,就说神吧,这一次针对他的行动就会彻底的失败。

        不是我们不相信吴立宇一脉的能力,而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承担了最后击败神的重任,如果这样失败,他们也很难再一次施展什么逆天大术了,因为神已经用上了他厉害的大术,来不及了!

        所以,在这种压力之下,我和师父的呼吸才会同时停住,就算知道千种万种后果,我们都没有办法不牵挂慧大爷。

        不同的只是,我的眼睛发生了我自己也知道的异变,我看到的或许比师父多一些,那就是我看见慧大爷倒下的瞬间,他的右拳还闪烁,萦绕着一层力量,凝聚之极!

        所以在神挥拳打向慧大爷的同时,慧大爷忽然稳住了一下扑到过去的身体,然后在和神几乎是错身而过的瞬间,一拳猛地朝着神的腰间砸去至于神打向他的那一拳,被他完全的忽视了

        “额说三拳就三拳?瓷马二愣的咧。”那一瞬间,我听到了慧大爷如此说。

        果然这才是慧大爷的风格啊可是我的心就像提到了喉咙口,师父反倒在这个时候平静了,就算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但我就是知道他平静了。

        至于为什么平静,下一刻就有了答案!

        慧大爷的近身一拳,威力几何?我不知道,但这个神如此的‘爱惜’自己,以至于我常常有错觉他‘爱惜’自己到了‘爱慕’自己的地步,否则在那个时候,也不会坐在那个高位上一看我,就是很久的时间,毕竟我的身体是他想要占据的。

        所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忍受一只蝼蚁伤害自己一丝一毫呢?即便慧大爷在他眼中是一只强大一些的蝼蚁!

        他可没有慧大爷这样的光棍,在慧大爷出拳的同时,他根本来不及提取那命运之河的力量了,只能在仓促间收回了自己的拳头,有些狼狈的,也是硬生生的摊开手掌,去下意识的抓住了慧大爷的拳头。

        很普通的动作,就算普通人打架也会用到的动作,也没有所谓激烈的碰撞,却在这个时候,让神一下子惊叫出声了,那声音惨烈到如同受到了最大的伤害。

        平常人可能不解,但是我却看得分明,那根本就是慧大爷最后一拳的力量击碎了神随意调动的那股力量,然后剩余的力量直接伤害到了神。

        而且慧大爷的拳头本身就是充满了力量了,这是纯粹的**力量,在这样的撞击之下,神的手腕可能受伤了,瞬间的压力甚至挤破了神手掌上的表皮,鲜血一丝丝的从他的表皮里渗出,这才是慧大爷纯粹的**力量

        伴随着神的尖叫声,接下来那是那些相互碰撞破碎的力量四散溢出,原本天地之间陡然变色,又是一阵狂风要吹起在这个平台,却莫名的被吸入了神身后那条河流力量的狂风顺着河流的轨迹,吹上了天空中悬挂着的命运之河,翻滚起几**浪,然后就盘旋着消失在了河流之中。

        “哈哈哈”慧大爷的声音仿佛已经到了破碎了地步,其实这是把自己压榨到近乎破碎的地步,才会出现的声音。

        ‘轰’,慧大爷轰然倒地,我的心也跟随着慧大爷一起倒下,此刻,还能有什么转机?师父何以会那么平静?

        虽然神受了轻伤,可是神毕竟挡住了慧大爷的一拳啊那

        这个时候,我感觉师父只想用力的踏下这一步,根本就不作他想了,可偏偏这一步仿佛就是师父力量的临界点一般,他总是万般努力的踏不下去,我甚至感觉到了他的急躁。

        那可能师父的希望在陈师叔身上吧,我下意识的就闪过了这个念头,在想起陈师叔的同时,我的脑中又出现了清晰的视角,那就是陈师叔盘坐在地上的身影。

        可此刻的陈师叔垂着头,微微的风吹过,扬起了他的白发,白发?!陈师叔保养的极好,一头头发,原本是黑色的多,白色的少,此刻怎么变成了全白的颜色?

        而我分明就清晰的感觉到,他此刻根本连自我意识也没有了,陷入了一种也是压榨过度,而昏睡过去的状态,甚至连躺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师叔这个状态?怎么可能是希望所在?

        ‘滴答’‘滴答’,水滴落不,应该神的鲜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此刻在我的耳中分外的清晰,我一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边心神不稳到了极限,我找不到希望所在,可是我没法放弃慧大爷!

        难道师父已经看穿了生死,认为只要达成了目的,他死,或者慧大爷死也不在乎了吗?若然如此,他刚才怎么可能呼吸停滞?若然如此,为什么他会如此的担心我?

        可惜,我根本没办法和师父交流,即便他清醒的状态,我也不能,存思中,我的状态和梦游差不多,所有的情绪都是本能,所有的‘思考’都是潜意识!

        不过,现实不会因为我的着急而改变,神陷入了呆滞,只是看着自己软绵绵的,抬不起来的手,看着自己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

        他身后的命运之河此刻自主的分离出一股股代表着生命的生命力涌向了神受伤的手腕,他却是像气疯了一般,就像是一个街头小混混一般,完全是癫狂的一脚朝着慧大爷踹去。

        激动之下根本没有用任何的力量,就是那么纯粹的踹去,就是极端的情绪发泄!

        “你竟然敢伤我?你竟然敢伤到我?”神几乎是癫狂的大喊着,一脚踹到了慧大爷的背上,但是与此同时,天空莫名的在神的上空那一片儿范围变成了赤红的颜色但神在激动之下,根本毫无察觉,他又是一脚踹向了慧大爷,大喊到:“瓷马二愣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管什么意思?你能用来形容我?形容我这么高贵的人?!”

        这时,一直托着下巴,仿佛事不关已的林晓花发出了一声嗤笑的声音,也不知道她在笑谁,难道是在笑神听不懂瓷马二愣的意思吗?

        可是,我却没有她那份闲适的心情神在慧大爷身上踢了三脚,就如同踢在了我的心上如果可以!这三脚,我要我还没来得及想下去,我身旁的师父忽然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吼叫,放在我身后的手也因为用力过度,而蜷缩了起来。

        他在强踏开阳之位!

        可是,我为什么感觉这是我师父的极限了呢?剩下的路还要怎么走?

        而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火红的天空在这一刻仿佛消融了然后一朵炙热的烈火,从天空中飘落,接着,就是一朵跟着一朵就这样飘落在神的周围!

        “五行力量,你不能吸收的,我说的没错吧。”一个女声响起。

        而我,在这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直觉告诉我,如果这开阳之位,不是我强踏下去,师父可能会因这一步受到重伤。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我自己也不太明白。

        那就,强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