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挡(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挡(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我小的时候,心里永远有两座大山,只有它们的存在,就算天塌下来了,我觉得我依然能在山谷间快乐的成长。

        这两座大山,一座是我师父,一座是慧大爷。

        其实在肖老八刚才生死一线间,慧大爷及时赶到的时候,我就莫名的心安,因为他是大山啊,在我心里他是不会倒下的,嗯,最多吃一个鸡蛋就能恢复。

        所以,我一直坚信着,即便是这个号称自己是神的男人,面对慧大爷时,也不会如他表现的那么轻松,而到最后,慧大爷能成功的为我们拖住时间,让我和师父从容的踏完这天地禹步,他会没事儿的。

        是的,就如我判断的那样,神并不轻松,即便他身体的周围有着他加固的障壁,但依旧是他的灵魂力在维系,所以他此刻抬起一只手臂,伸出一根手指的动作是那么的缓慢

        只不过,这一抬的动静和刚才气势惊人的拳头比起来,常人看来可能显得平静了很多,但我看起来,内心却在微微的颤动,因为他这一台,一直盘旋在上空的命运之河,开始变得不那么平静,就如静静流淌的河面之上,吹来了一阵大风,河水中流动的水流开始‘狂躁’起来。

        慧大爷就在离神半米不到的距离,此刻的他,全身的肌肉都在有规律和节奏的律动,我能清晰的看见,那是他在极限的压榨自己的灵魂力,甚至——生命力,然后汇集在他的双拳之上。

        相比于神的慢动作,慧大爷的动作始终要快了那么几分,在神还未完全抬起手臂的时候,他全部的力量就已经汇集在了双拳之上。

        半米不到的距离,只需要跨出一步就可以了,慧大爷没有再急躁,而是从容的跨出了一步。

        在那一刻,原本由于秘术而变得高大威猛的慧大爷,气势回落了,又变成了平常时候他的样子,一个看起来稀疏平常的光头老和尚,可是他握紧的拳头却是让人不敢正视的‘厚重’。

        “三拳而已。”慧大爷站在了神的面前,然后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神的面部肌肉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又表现出了那份高傲与淡定。

        这个时候的慧大爷让我想起了一个人,那个曾经在万鬼之湖的摆渡人,他曾经在万鬼之湖打出了让人惊艳窒息的十拳,他是慧大爷的师父,他纠缠在一段和一个叫宁智风的人的恩怨里他唯一比慧大爷不幸的地方在于,慧大爷的伙伴是我师父,而他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慧大爷这件事呢,不过,等他见到慧根儿以后,慧根儿会告诉他吧?

        在我和师父踏动到开阳位的时候,慧大爷的一拳挥出了,没有惊人的气势,没有那种夸张的后摆造型,就是普通的抬臂,挥拳却在拳头和神的障壁接触之时,猛烈的吹起了一阵如同龙卷风的旋风,呼啦啦的刮过这片亘古寂静的星空,吹落了我和师父身上的血珠儿吹起一种叫做情谊和担当的东西,飘散在空中。

        含着自己生命力的一拳哪有那么简单,明知道,自己就算能阻止一下神的脚步,都是了不得的事情了,却还是如此执着想要去伤害那个神,哪怕一丝丝,为的不就是我和师父到时候能够轻松一些,一丝丝伤害,不就代表着一丝丝希望吗?

        ‘哗啦啦’,狂风过后,清脆的破碎声响彻在这片平台,一拳之后,神的障壁开始破碎了,就如那一层藏在我灵魂深处的薄膜,布满了龟裂的痕迹。

        “哈哈哈”慧大爷笑得如此爽快,他是不会给神机会的,几乎是眨眼之间,手臂抬起,第二拳就这样轻轻淡淡的挥出了。

        这个时候,神的手臂抬到了胸口的位置。

        这一次,静默了半秒,就如同我和师父踏到了开阳的星位,抬起了左脚,却迟迟落不下去。

        压力巨大的压力,这一次不是自上而下,而是在我们的周围任何一个空隙都充满了这种压力,逃无可逃,避无可避,根本没有任何的死角只要我们一行动,这压力就会朝着我们行动的方向挤压,这个时候,我感觉我的脚下就像踩着一个不停在跃动的巨大怪物,我就要被它掀飞。

        而我如果顺利的被它掀飞,在意识的判断里,那反倒是最好的结果,如果我强行踏下,反作用的压力就会破碎我的灵魂。

        可是,我和师父必须踏下去,不管是我还是他,如果有一个人成功的踏动了这一步,那么另外一个人的压力也会减少许多,毕竟两人共踏,是一个人承受两人共同的压力,如果踏下去了,压力就会减少一份。

        但是要怎么踏下去?这一次,还是要师父为我挡着吗?

        显然,师父是有这个心思的,我感觉的到他正在为之努力,我身上是干涸的血块,在身上黏着很不舒服,就像穿了一层薄薄的盔甲束缚着自己,很想把它打破,可是如今却在背上的某一块感到了一点鲜血的湿润和黏腻

        不是我,是师父终于,他也出现了和我之前一样的‘狼狈’,全身被压力压到‘破碎’,而缓缓流出了鲜血。

        于此同时,一阵狂暴的风,从四面八方吹起,一下子就迷离了我的双眼接着,在这种呼号当中,我听到了一片儿碎片落地的声音,仿佛是一曲音乐的开始,当第一个音符跃出的时候,代表着这曲乐曲就要进行下去。

        第二片,第三片在呼号的狂风当中,这清脆的碎片落地声越来越清晰,就真的如同一窜儿美妙的风铃演奏的乐曲一般。

        在迷离中,我完全是看不清楚周围的景物的,甚至因为角度的问题,我根本不知道慧大爷那里发生了什么,可是在这一刻,我的意识里非常想强烈的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我的脑中就真的浮现出了神和慧大爷的对持。

        神的屏障破了,是真的被慧大爷完完全全的轰破了此刻,正在一片一片的碎裂,然后开始大面积的倒塌。

        我以为神的表情会有些惶恐,却看见他修长的手指已经指到了慧大爷的胸口处看起来平淡无奇,却又触目惊心,难道是因为他脸上浮现出的那种掌控一切的表情?

        我不知道却看见慧大爷此刻再一次的全身浴血和师父真的就是这样的伙伴吗?当我师父全身浴血的同时,他又变成了这样?甚至比我师父更加的狼狈只因为拳头有时候也可以看做是枪械,威力越大的枪械,后坐力就会越大,慧大爷这一拳的威力十足,他的身体也承受了相对的作用力,所以血管爆裂了。

        不止是毛细血管,从他身上血流的速度来看,有些大血管也破裂了鲜血滑过他的肌肉线条,这番惨烈,却也掩饰不住他豪爽痛快的大笑,接着,另外一只手臂毫无预兆的一下子朝着神甩了过去!

        第三拳和前两拳的平淡相比,这一拳就像武打片儿里的标准动作,又快又狠,力量感十足。

        狂风已过天地再次恢复了清明,我期待这一拳会有再次惊艳的效果,因为这一拳带动的慧大爷身后的怒目金刚也一下子消失,在他一拳挥出时,一个金刚的虚影出现在他的手臂处,双目愤怒的就如同要喷出火焰。

        我想起了摆渡人的最后一拳,缠绕着一条真正的华夏之龙果然,他是他的弟子,所以也打出了这样让人窒息的拳。

        可是,面对这样攻击,神的表情清清淡淡,他的口中只吐出了两个字:“剥夺!”

        是要剥夺什么?我来不及反应,就看见慧大爷这一拳根本不可能收得住的拳,一下子停留在了半空之中,如果是之前的我,一定不会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在这一刻,我却清楚的看见了。

        神的手指就如同一个黑洞,凝聚在慧大爷拳头上的所有东西,不管是灵魂力也好,功力也好,生命力也罢,开始被神那一根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手指抽离,而且是快得惊人的抽离。

        与此同时,在上空咆哮的命运之河开始倒卷而下,带着恐怖的命运嘶吼之声,一下子落在了神的身后几乎和神连为一体,仿佛那条河就是他的‘神光’。

        而慧大爷被抽走的力量,就这样通过神的一根手指,传到了那条命运之河当中。

        在那一刻,慧大爷的面容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也一下子憔悴了不知道多少倍,他抬眼,像是看向远方的虚空,声音疲惫的说到:“如果再快一点儿的话我就成功了。”

        “怎么可能?”神的声音冰冷无情。

        慧大爷不可抑制的像肖老八一样,朝前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