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挡(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挡(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以为肖老八会这样就没了,在这个人身上,我看到了一点儿肖承乾的影子,那就是一旦相交,就可以交心,就可以托付,就可以坚持的本质。

        所以,我本能的对这个肖老八感到亲切,我不想他就这么没了。

        所以,我的心境才差点被破坏。

        我感觉到师父的手在这个时候轻轻的拍了我一下,我本能的就感觉到了师父的意思,那就是让我将步罡踏下去,骚安勿躁的意思。

        我的心神被强行的拖回,偏偏又是落下下一步的点,在这种心情激荡之间,这一步落下,存思的世界都差一点儿不稳,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在那一刻,我差点儿被激荡的力量压到趴下。

        可是,我不能趴下,步罡步罡,可以理解为暗合天地的‘步子’,人要立,才能行如果趴下了,步罡也就会完全的失败。

        只能硬生生的承受,这一步简直就堪比我之前在踏星位承受的压力,而且是在淬不及防的情况下,我强行的站住,口鼻渗出鲜血,我以为我的灵魂都会因此破碎,奇异的是,我听见‘咵嚓嚓’的声音,那一层莫名的薄膜就如同被重击了的玻璃,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碎纹,那样子就像是轻轻的一震,它就会完全的破碎。

        在薄膜之下,汹涌的到底是什么?我的内心忽然面对那些‘力量’(是力量吗?)有些不安,但相比于这个,潜意识里的我更关心肖老八的情况,所以在这一步落下之后,又下意识的朝着那边看去。

        此刻的时候不过一秒之间,一步落下而已,我怕看到的是一幕惨剧,看见的却是一道看不清楚的力量落在了肖老八的身上,快速的滋润修补着他的灵魂。

        我甚至没有思考,我为什么能看见这个?下一刻,我就已经看见那个巨大的怒目金刚已经到了神的跟前,那看起来已经破破烂烂的降魔杵,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那个神的脑袋狠狠的敲去。

        “该死。”神到底是不能忽略这个忽然到来的怒目金刚的,而肖老八又得到了莫名力量的‘滋润’,可能也不是他一把能掐碎他的灵魂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一把扔下了肖老八,颇有些狼狈的双手交替,一连两拳朝着怒目金刚挥去。

        ‘轰’‘轰’空气中响起了巨大的‘气爆’声,如同两阵旋风刮过,激荡起地上大量的积水,水滴从怒目金刚虚幻的身体中穿过,落地破碎瞬间之后,整个巨大的怒目金刚竟然变得更加虚幻,就如同空中淡淡的剪影,眼看就要散去。

        “老伙计,回来。”与此同时,一个雄壮的身影高高的跃起,在风中,下颌白色的胡须飘荡,一只充满了力量的腿,横空踢出,而目标则是神的脑袋。

        怒目金刚的虚影一下子消散在空气之中,接着慧大爷的背上又重新出现了那个栩栩如生的怒目金刚的纹身,只是比起之前,那纹身的颜色竟然也有些黯淡。

        “哼。”神朝着慧大爷怒目而视,身边的空气激荡,我竟然能看清楚,在瞬间神的力量气场不满在了他的身侧,慧大爷一脚提出,让神周围的防护如同水幕一般的激荡开去,摇摇晃晃,但到底也没有破碎,甚至连一丝裂纹都没有。

        ‘噗通’,慧大爷摔落在了地上,然后一个漂亮的挺身,又潇洒的重新站起好一个老当益壮的战斗武僧。

        “凭你,也想踢到我的脑袋?”神在什么时候也不会忘记了他的‘高贵’,忍不住呵斥了慧大爷一句,可惜慧大爷根本不吃他那一套,而是以极快的动作,一把扛起了肖老八,朝着不远处的吴立宇一行人比划了一下,大吼了一声:“接住!”

        肖老八的体格健壮,身形也不算下,但是在慧大爷的一抛之下,整个身体就如同一条抛物线一般的朝着吴立宇那边飘去,而吴立宇那边端坐在阵法中的一个高瘦男子猛地站了起来,双手挥动之间,一下子接住了肖老八。

        看起来很神奇,实际上这是对‘太极拳’的深刻运用,利用回旋的力量抵消一部分力量,也就是所谓的‘四两拨千斤’,说起来容易,实际上非常的难,我从小也打太极拳,但要说让我达到这种境界,根本就是扯淡。

        从一个简单的小事就看出,这个高瘦男子实际上是一个基础异常扎实的人,对于道家用来强身健体的太极都有如此深刻的境界和理解,那么其它的

        肖老八受伤的主要是灵魂,身体倒也无大碍,被那个男子接住以后,我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了。

        或许是慧大爷的那一脚威势到底也是惊人的,至少神应对的没有表面那么轻松,所以慧大爷快速的让肖老八脱离了战场,神竟然也没有阻止。

        可没有阻止不代表他不恼怒,下一刻,他就举起了一只手,说到:“我的猎物,是你能抢?”

        “瓷马二愣的,给额闭嘴。”慧大爷转身的瞬间,一个横拳,朝着神毫不留情的‘甩’去,那一拳之上,凝聚了慧大爷绝大的‘力量’,那力量自然不是指单纯的力量,而是灵魂力和慧大爷毕生的功力混杂。

        神不敢怠慢,从属性上来说,神还是接近巫道的施法者,让一个战斗武僧那么靠近,其实是‘忌讳’的,如果是纯粹的肉搏,慧大爷一个可以打他十个。

        所以在这一瞬间,神凝结了一个奇怪的手诀,一下子他周围的‘障壁’变得坚固无比。

        ‘噌’,慧大爷的拳头,神的障壁,在碰撞之间,竟让响起了让人牙酸的金属撞击之声,神的障壁纹丝不动,而慧大爷的手臂却鼓起了条条吓人的青筋,他在强行的突破却丝毫没有作用,在僵持了一秒之后,慧大爷的鼻端静静的流出了两道鲜血,然后‘蹭蹭蹭’的后退了好几步。

        在这个时候,我和师父已经连续的前行了两步,角度不停的转换之间,开阳位已经越来越近,一步之后,就是开阳位的星位了。

        在之前以为很遥远的摇光之位,如今看来也分外的近了只是,我们能坚持到那里吗?神的障壁!

        在这其中,我始终没有思考过我的双眼为什么会把这场战斗中的任何细节,包括力量的调动,都看得那么清楚的原因,在之前我并没有这个能力。

        不过,我毕竟是在存思的状态下,没有思考能力,也才忽略了这个细节。

        又是一步跨出,这一步比起刚才那心神不稳的一步,其实显得异常的‘轻松’,虽然我同样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但还不至于让我有那种走不下去的感觉。

        莫非是我和傻虎合魂的威力有如此大的效果,早就超越了11等于2的范畴,才会如此吗?

        我的手抓着师父的手臂,为这样的轻松而感到高兴,下一步的开阳之位,看来我们也可以踏下去,可是我却莫名的感觉到了师父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这颤抖是什么意思?我下意识的觉得是师父承受的有些困难。

        不过,联想到自己的情况,我又觉得应该不是这样,我都承受的如此轻松,为什么师父会承受的困难?

        我丝毫没有想到,在现实世界里,如果一块玻璃龟裂成那样,是不可能完全的挡住雨水的‘渗入’的,那么那一层韧性十足的薄膜,在布满了‘龟裂’的痕迹之时,是不是也有丝丝的力量渗出?

        我和师父这边的情况,我认为还好,但是相对于我们,慧大爷那边就陷入了一种惨烈的激斗!

        神的障壁未破,连连后退的慧大爷却不肯‘退缩’,他不给神一个喘息的机会,或者说他和肖老八一样是在为我们争取机会,所以他的身形还未站稳,就已经再次的冲了上去,而神在这短短的几秒,只是不停的连续变换着手诀

        我看得清楚,是神在变幻手诀,就连他一连做了17个手诀,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在手诀的变幻间,他身边的障壁不停的在起着变化,一道道玄奥的符文在固定那道障壁,而不是靠他的灵魂力和功力一直的维持,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为什么会看得见这个?这一次,我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可惜也只是能感觉,却不能去思考其中的原因而这个时候的慧大爷是真的已经疯了,在神变幻手诀的同时,他已经一步冲上了前去,双拳连连挥舞,一口气打出了七八拳!

        ‘澎’‘澎’‘澎’,接连的撞击声不断的传来,慧大爷的拳头当然不是小孩的‘玩耍’,在这样七八拳的打击之下,神的障壁也在不停的摇晃,不过他的障壁充满了一种奇特的韧性,摇晃之间,却始终不会破碎在最后一拳的时候,我看见慧大爷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那层障壁被慧大爷挤压在极致,离神的身体只有不到3厘米左右的距离,可这一点点距离就如同天堑一般,任凭慧大爷怎么努力,都不能再接近丝毫!

        “你以为我就真的任你这样?”神快速的完成了最后两个手诀,看向慧大爷的眼神冰冷。

        慧大爷对神这样的话语回答的却是一声同样不屑的冷笑他其实已经快到了极限,因为站着的双腿都在颤抖,可是我却‘看见’,慧大爷在逼迫自己,挤压着最后的,也是最澎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