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承一,可愿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承一,可愿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什么是天劫之阵?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来自平地落雷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我转头一看,看见这些闷雷一道接着一道的轰击在王师叔已经画到几乎成型的阵法之上,在毁灭阵法的同时,一道道玄奥的看似没有规则的纹路也渐渐的在阵法当中成型。

        我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是下意识的担心王师叔的阵法会不会由此被毁?

        但是反观王师叔此刻不但不担心,反而笑得如癫似狂,嘴角挂着鲜血也来不及擦一下,却只身游动在雷电之间,符笔不停的挥动,一道道阵纹竟然沿着雷电留下的痕迹,不停的在成型。

        那一刻,我感觉王师叔疯了,但同时也感觉到这个阵法好像活了过来。

        “承一,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传说,在这个世间,广义的修者(不单指人,也有动物,植物),一旦取得了一定的成就,都会遭遇雷劫。这是劫,也是炼,应劫以后,自身也会经过雷电的淬炼,消除重重因果冤孽,还得一个水晶剔透身。得到天道承认的东西,最终也会经历天道的考验,天劫之阵背后的含义也就是说这个阵法已经暗合天道,在经历天劫的考验不用为你王师叔担心,这几乎是他一生所追求的巅峰,而不疯魔不成活,有时,要达到极限,人总是要疯魔的。”师父的话语淡淡的萦绕在我耳边,他仿佛是看出了我对王师叔的担心,在给我解释这一切。

        已经是达到这种境界,一个阵法都要应劫了吗?我忽然发现,我越发的看不懂上一辈的师父他们了,我以为我自己走的很快,可是他们到底又走到了何种地步?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在那边忽然传来了慧大爷一声震天动地的狂吼我转头一看,发现慧大爷全身的肌肉在不停的颤抖,身上呈现一种不正常的红色,伴随着这种颜色的,还有那不同寻常的炙热温度。

        这是肉眼可见的温度,因为慧大爷的身上竟然升腾起了道道的蒸汽,这时在刚刚下过雨还有一丝冰冷的空气,碰撞到慧大爷炙热的肌肤所造成的情况。

        秘术是我传的,自然是能看懂其中的关键,慧大爷如此不正常的情况,让我吃惊之余,忍不住喊出了一句:“十三门。”

        开穴就是开门,慧大爷竟然洞开了十三门?这根本就是我无法想象的极限

        同样在慧大爷身边的肖老八,情况也是同样的惊人,他好像比较沉默,也没有发出什么震天动地的吼声,可是他全身不停的颤抖,身上也是道道蒸汽蒸腾,十一门!

        这个貌不惊人的肖老八也洞开到了十一门。

        “痛快啊金刚现。”慧大爷狂喊了一声,然后双手连连掐动,随着手诀的掐动,那一尊熟悉的怒目金刚再次出现在慧大爷的身后。

        和刚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怒目金刚有如实质,我就算没有洞开天眼,也能把这怒目金刚看得一清二楚,更加惊人的是,慧大爷全身通红,这个怒目金刚也是全身通红,而且手上还拿了一个降魔杵。

        它一出现就威势惊人,可是慧大爷好像并不满足于此,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诀又在不停的变幻,那个原本只是凝聚在他背后的怒目金刚好像开始自己活动了,渐渐的,那个怒目金刚就凝聚成了实质一般,在慧大爷手诀的连连掐动当中,竟然开始自由的活动起来。

        “去!”慧大爷大喊了一声。

        怒目金刚随着这声去,竟然朝着那一开始出现的那个怪兽残魂狂奔而去而慧大爷就紧随其后。

        我有一种呼吸不过来的窒息感,感觉刚才还对持的气氛,一下子就被慧大爷拉到了混战的临界点,所以紧张的窒息。

        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因为我发现我一直没有怎么注意到的肖老八,身后竟然也出现了八个大力山神的虚影,同样的扑向了那一边集结的各种怪物,肖老八也跟随着慧大爷的脚步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在这个时候,那些怪物已经瓜分完了青袍人的尸体,在慧大爷和肖老八冲过去的时候,它们几乎也是同时抬头,冰冷而贪婪的目光望了一眼我们,接着咆哮声震天动地,它们也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灰眼人,而灰眼人中的大巫,又开始了那古里古怪的行咒之声。

        ‘澎’,是那个怪物的残魂和怒目金刚相遇了,直接就是**裸的相撞,毫不客气,也毫不相让两股绝大的灵魂力量撞击,引来的是天地震动,尽管只是另外一个层面的力量碰撞,但是因为过去强大,终于引发了天地的共振。

        这一声共振就是大战的序幕终于被拉开了

        慧大爷和灰眼人相遇了,肖老八和灰眼人相遇了最直接的血腥对战拉开了。

        对待残忍的,也不必仁慈,救无可救,那就杀,把残酷的杀演绎到仁慈的极致,不就是慧大爷做为战斗武僧以来一直的追求吗?

        我的胸口也开始沸腾,好像刚才雨中大战那种淋漓尽致的痛快又重新溢满了我的胸腔但在这时,师父却拉住了我微微颤抖的手臂,对我说到:“信任他们,等一下,就是你和我共同施术的时刻你我师徒,将共踏天地禹步,接下来,你还记得你师祖所传第三项秘术吗?”

        说完这话,师父微笑的看着我,我却是有些惊奇的望着师父,说到:“你是说,我们要共同完成第三项秘术?”

        那一项秘术我只是得传法,实际上连推演都不敢,总是觉得理论上能够行通,实际上根本没有办法完成,师父如今竟然这样对我说?

        师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在这个时候,以吴立宇为首的一脉已经站了出来,对我师父说到:“那么我们也应该出手了。”

        “嗯,是该出手了。”师父淡淡的应了一句,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还在那边如癫似狂的王师叔,也不知道是何意思。

        “承一,替身之术,由我来施展吧。你讲解其中的关键。”一直沉默的陈师叔也开口了。

        毕竟有转伤之术的基础,替身之术由陈师叔来施展是再合适不过,可是这项秘术是需要献祭寿元的啊,我有些犹豫的看着陈师叔。

        他的脸上却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了三个只有半个手巴掌大小的娃娃,放在了地上,对我说到:“别问这是什么,但一个可抵十年寿数,你尽管放心。”

        “放心就好。”师父在旁边也附和了一句。

        什么娃娃,一个竟然可抵十年的寿元?我简直无法想象有这样的存在?老一辈的人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他们的话我是没有道理去怀疑的,当下也不再迟疑,尽数的把替身之术的关键讲解给了陈师叔。

        打斗的声音越加的震耳欲聋,在我的前方,狂风肆意中,吴立宇一脉齐齐的施法,竟然引来了这里天地的不稳,有一种这里随时会裂开的错觉。

        而慧大爷和肖老八已经全身浴血,在他们的身前倒下了不知道有多少的灰眼人但是此刻,慧大爷已经和其中那一头像是来自水中的怪物缠斗在了一起,感觉就像是远古世纪的两只巨型恐龙在不停的碰撞,整个平台竟然起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纹。

        至于在他旁边掩护的,则是肖老八,慧大爷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了他,他们配合的是那样默契,一定是有着长期的战斗配合,才能有如此的默契。

        这真的是人力可以做到的范畴吗?在传法的时候,我都有了这样的错觉我甚至感觉站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我熟悉的师父他们了,他们已经走到了一种我不能理解的境界,有一种生命之火燃烧到最旺盛,已然升华成了另外一种存在的感觉。

        我传法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因为只需要讲解出其中几个关键点就可以了,陈师叔对于替身之术的理解在我讲解了之后,竟然比我还要融会贯通,我感觉师祖这三个秘法根本就不是为我所准备的,而是为了这一场战斗的每一个人所准备的。

        ‘轰’,一声巨大的雷声响彻在我们的身后,刚刚传法完毕的我,都被这雷声吓了一跳,转头看去,王师叔呆立在阵法之中,脸上还保持着癫狂的笑容,嘴角还挂着鲜血,忽然的就轰然倒地了。

        “王师叔。”我忍不住喊了一声,却又听见身前响起了一声沉闷的轰鸣之声,眼光转去,却看见一道看起来朴实无华,却有眼熟的大门出现在吴立宇几人身后。

        我的眼睛都快不够用了,又担心着王师叔,在这一场大战的开始,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心乱。

        却在这个时候,一只温暖的手掌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承一,可愿与为师共踏这天地禹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