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就在我惊疑不定的时候,答案很快就出现在了眼前,那是一个实际上‘不存在’的家伙。

        说是不存在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来的家伙它没有真实的身体,所谓的大地震颤,也只是它的灵魂力太过强大,给人造成的心理错觉。

        不是鬼王,更不是鬼帝那般的存在,来者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怪物的魂魄。

        我仔细的盯着那个怪物,总觉得它就像人们描述的黄河里曾经有过的那种怪物,但是我根本没亲眼见过,我也说不上来。

        那个怪物的魂魄就这样伴随着大地的震颤,飘到了平台之上,它和神之间也没有任何的交流,只是目光贪婪的盯着那些倒了一地的青袍人尸体。

        仿佛是有约定的默契一般,它化作了一阵狂风,当风停以后,不多不少,刚好二十具尸体化作了彻底的干尸也就是说,残留的灵魂残片,灵魂力,生命力全部被这只怪物所吸走了。

        这一幕描述起来其实非常的简单,但事实上却是异常恐怖的。

        小时候,常常会听到这样的传说,鬼吃人什么的后来当了道士以后,才知道这根本就是荒谬,鬼是一种飘渺虚无的存在,怎么会吃人呢?

        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的眼界已经很高了,就如看透了世事,明白了一切可是后来经历了许多,又知道了其实鬼吃人这个说法是真的存在,但是那种‘吃人’的鬼物,都是比较高层次的鬼物,可以吞噬人的灵魂,任何古老的传说都不是空穴来风的。

        可在今天,我又算是长见识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还能这样吞噬一具没有完全死透的尸体残留的点点生命力的存在。

        这种发现,让我觉得从内心感到恐怖,这鬼打湾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甚至忍不住重新思量了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师父至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是脸色阴沉的就像快要下雨可是这一切远远不是结束,随着鼓声的不断敲动,这个平台之上又来了三五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家伙的存在。

        有活生生的怪物,一身湿漉漉的,就像刚从水中爬起来的,长相比那只护船兽还要奇形怪状。

        也有像最开始出现那个怪物的魂魄那样,纯粹的灵体,其中一只甚至是人类的灵体,不过从身上缠绕的丝丝黑气来看,分明就是造下了无数杀孽的厉鬼!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想起了郁翠子。

        对的,这个厉鬼是不亚于郁翠子的存在或者说,差那么一些,因为毕竟没有昆仑残魂那样的强度。

        但无论如何,这些家伙的聚集已经让人喘不过气,我甚至下意识的开始衡量自己的能力,能不能敌过其中的一只家伙?如果是这样,师父他们又要怎么做?

        就算是这样,那要人命的鼓声也没有停止渐渐的,我听见了喧腾的声音,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让我从心底感觉到发冷,因为他们曾经让我看见过这世界上最残酷的一幕,如果我猜得没错,来者应该是——灰眼人。

        就像不好的预感往往会成真,在那鼓声终于停止的一刻,平台上果然站满了密密麻麻的灰眼人,大概有几百个的样子。

        矮小,凶残,冰冷,嗜血他们站在那里,就像是所有极端词语的集合体,看着就让人喘息不过来,而在这几百个灰眼人当中,有十几个被那种简易的树枝做的抬床抬起来,看起来好像高高在上的存在。

        从他们身上,我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灵魂波动,这些就应该那些灰眼人中地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大巫吧。

        我没想到仅仅召唤来了几百个灰眼人,大巫存在的概率有那么高,可见神召唤来的,一定是最强悍的灰眼人部落。

        我的手心渗出了冷汗,紧紧的盯着这些家伙,不同的是,这些家伙根本不在乎我们,它们更感兴趣的是那些青袍人的尸体,一个个如狼似虎的都在瓜分那些尸体。

        我再次看见了灰眼人上演的残酷,就连被那些灵体吸干了的干尸也不放过,生吞活剥的吞噬,最最贪婪残忍的吃相我的胃在不停的收紧,我很想吐,我甚至弯下了腰,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胃。

        在我这么难受的时候,平台上却传来了一声‘嗤笑’的声音,这声音显得是那么嚣张,在一群如狼似虎的怪物当中,在那么紧张的对持当中,能够若无其事的笑,不是嚣张又是什么?

        笑声自然是林晓花发出的,在灰眼人制造的一片血腥和残酷当中,她是那么的若无其事,她的食指放在口中,她若无其事的咬着指甲,就是这样望着我轻笑了一声。

        我不懂她在笑什么,可是却看见她的口型,无声的对我吐出了三个字:“胆小鬼。”

        可是我却来不及和她计较,因为下一刻,一直盘坐在我身边闭目养神的慧大爷,忽然张开了双眼,他身上的衣服残破,可是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却是那么的威风凛凛。

        “额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肖老八,你要和额同战吗?”慧大爷这一刻的声音低沉,就如同在胸腔中敲响的低沉鼓声那样。

        “嗯。”那个叫做肖老八的人也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句。

        而那个肖老八就是刚才从炼尸堆中,把我背出来的那个壮实的男人,难道他也是一个擅长肉搏的人?我也不太知道。

        “承一,秘术我已经传给过他们,不过我那里不是完整的版本,你再抓紧时间讲解一次关键点吧。”师父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不过语气却甚是认真,感觉师门的不传之秘就这样传了出去,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但是这个我还真的不在乎,师父就是父亲,他一言,我就一行。

        让我真正错愕的不过是,在那片神秘的空间,师祖传与我的秘术,师父又怎么会知道一个不完全的版本呢?

        尽管心中疑惑,但师父不愿意解释,我也就没有多问,而是走向前去,小声的开始讲解这个秘术传术其实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毕竟各种的东西靠的是个人的基础与理解。

        更何况站在我面前的是两个长辈,他们之前也修习了不完整的秘术!

        所以在问答之间,也不过五分钟的时间!

        但是在这五分钟,这个平台上的所有青袍人全部都死去了,而尸体也被瓜分了个干干净净满地的狼藉,残破的尸骨,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把这里生生的变成了人间炼狱。

        那些家伙还在贪婪的‘吞吃’着,可是已经吃过的家伙,目光已经冰冷残酷的盯上了我们。

        “老陈,那点儿药来。”在我讲解完毕以后,慧大爷忽然伸手朝着陈师叔说了一句。

        陈师叔苦笑着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倒出了两颗鲜红的药丸,这药丸我认得,是那种效果最为强烈,后遗症也最为厉害的药丸,以前师父不是说仅存了三颗?为什么陈师叔这里还会有?就如我不解,参精陈师叔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东西吃多了不好。”陈师叔把药丸递出去的时候,忍不住啰嗦了一句。

        慧大爷很干脆的结果,扔给了那个肖老八一颗,说到:“我还能不知道?可是,老陈,走到了我们这一步,还会在乎这些?什么都早已经不在乎了,在乎的只不过是痛快,和一些舍不下的牵挂。”

        一本正经的时候,慧大爷就会说标准的普通话,可是这话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听来,竟然有着莫名的心酸。

        但是慧大爷不给我心酸的机会,就像扔糖豆似的,把药丸扔进了嘴里。

        ‘轰隆’一声,莫名的平地响雷,在我身后,传来了王师叔几近癫狂的笑声。

        “天劫之阵,哈哈哈天劫之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