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块石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块石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火,漫天的熊熊烈火终究是吞没了我眼前的一大片平台,席卷着包围了那些黑袍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焦臭的味道,那些炼尸竟然也能发出似乎野兽一般的惨嚎慧大爷站在火光的边缘,就如同一尊真正的战神,守着出口,防止着那些被火光吞噬的黑袍人冲过来

        吴立宇收术,脸上有着淡淡的得意,看了我师父一眼,说到:“我老吴一脉的引火之术可是好?”

        师父哼了一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到:“哪有老吴一脉?你又昏头了。”

        “你”吴立宇为之气结,在那边,那个被他唤作小师妹的女人还在施展暴风之术,风助火势,火光越发的浓烈,很多黑袍人渐渐的没有了声息,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我必须得承认,吴立宇和他小师妹配合的这一招,其实有着极大的威势,就算巅峰时期的我也绝对差了好几分的功力。

        “你也别生气,咱们其实不该分作老李一脉,老吴一脉的,严格的说起来,咱们都是昆仑之子。只不过,我们这一脉的老祖还有人性,你们那一脉的没有所以”师父也没说了,只是望着那火光蔓延之处,有点呆愣的样子。

        倒是吴立宇发出了一声叹息。

        昆仑之子?我们都应该算作昆仑之子吗?这个说法倒是有些新鲜,我好像又在哪里听过不过,我也没深想,在陈师叔的帮助下,静静的恢复着。

        我还记得师父说过,要我和他一起斗法,因为这里的正主儿还出来至于正主儿,除了那个神,还会有谁?

        雨又一次渐渐的小了,在纷扬的小雨当中,已经再没有半个黑袍人在活动了,这些炼尸终究还是被大火吞没了。

        至于青袍人那边,又怎么敌得过师父召唤出来的各种高级鬼物,纷纷逃散,没有逃散的,自然被鬼物吞噬了灵魂这个术法说起来也很残酷,这一次我发现师父根本就没有留手。

        陈师叔还在为我按摩着,只是在中途给我喂下过一些药粉,这药粉有着异常熟悉的一种味道,因为在之前,承心哥也配置过这样的药粉,不过主材料却是——参精!

        这样熟悉的味道?陈师叔也弄到了这逆天的东西?

        药粉混合着唾沫被我吞入了腹中,经过特别调制的药粉一滑入腹中,就扬起一种暖洋洋的能量,弥漫在我的体内,我还来不及问什么,却已是听见师父忽然用一种很沧桑的语气对我说话了。

        “三娃儿,可是觉得师父这一次没有留手?出手就是那么多人命?”

        “师父总是有原因的吧。因为你曾经对我说过,万事留一线,就是最大的仁慈,这个我不敢忘。”我沉默了半天,才这样回答了师父一句,多年以来,这一直是我做事的准则,又怎么敢忘?

        “是啊,万事总得留一线,是留给别人,也是留给自己有时,却是留给大义的!你懂了吗?有时,你在这边处理了干净,就是给众生留了一线。我发现人一辈子要把握好这一线怎么留,却是天大的难事。”师父的声音有些感慨。

        “什么意思?”我却不懂这留一线为什么会引发师父那么大的感慨。

        “这世界上没有完美,如果一个总是想做到不负如来不负卿,那才是最大的残忍。因为一颗心不定,既负了如来,也负了卿,最终还会负了自己。承一啊我只是后悔自己当年走得太绝,教会了你留一线的仁慈,却没有教会你有时候果断也是一种仁慈。可能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没明悟这一点儿吧。”师父说话间,不自觉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却呆住了,在师父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有了如此的感慨?可是,这感觉又那么熟悉就如同小时候,师父总是会借助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事情来给我讲道一般,让我更深刻的去体会。

        “明白了,师父。”我这样回答了师父一句,心中却是在反复的回味一句话,师父说的果断应该是在告诉我一种人生的选择,如果说人生到了一个选择的关口,清楚了那一线是要留给谁?剩下的就应该是果断,而不是拖泥带水的想求一个完美。

        选择关键,果断亦是关键!

        他其实是在说我吧?从小就这样黏黏糊糊,拖泥带水的性格或者,事到如今,他也还不放心我?

        想着,我的心就乱了可能是对某些东西失而复得,反而没有什么安全感,才会这样胡思乱想吧?

        ‘呼’狂风出来,原本天空中已经变成细雨的雨幕,忽然又变大了,这一次直接就是倾盆大雨,铺天盖地的覆盖了整个平台。

        在这个时候,师父站了起来,陈师叔也停止了给我按摩的动作,轻轻的把我扶了起来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以师父为首,聚集了起来,站在了师父的身后。

        这大雨来得莫名其妙,一时间淋的人眼睛都睁不开,我的力量在陈师叔短暂的调理下,已经恢复了一些,至少站着还不需要谁扶着了,想着,我站直了身体,一把抹去了脸上的雨水。

        却发现天空中的雨幕在朝着一个方向集中,然后变成了直接练成一片的水幕,铺天盖地的朝着刚才吴立宇引来的大火浇去。

        在这样的水幕之下,大火很快就熄灭了,青烟还在袅袅的升腾,地上一片伏尸战后的狼藉与凄凉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身穿白袍的高大身影,沿阶梯而上,慢慢出现在了我们的眼里

        那个身穿白袍的人自然就是那个所谓的神,我相信这一场莫名其妙的大雨也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他动用了术法。

        他走在最前方,身后是一排身穿着不同黑袍的炼尸,那些高级炼尸原来,他们在一片混乱中消失,是被那个所谓的神给召唤去了。

        而我,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走在神旁边的,是林晓花

        之前,我师父出现以后,我就顾不上注意她了,此刻,她怎么又会出现在了神的身旁?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样的混乱?我发现我有些搞不清楚了。

        在大火熄灭以后,这倾盆的大雨就彻底的停下了,连细雨也没有了,整个天空又变了,变成了那永恒璀璨的星空。

        神在走上平台以后,站定了身上的白袍一尘不染,难道他刚才失踪,就是为了重新换上一件白袍?

        不过,我看见他的手上拿着一块比搬砖大一些的石头,那块石头的样子异常的不规则,不过看上一眼,却让我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你们走不出这里的。因为,做为这里的主人,我已经彻底的恢复了,或者,我还需要再恢复一些力量,来给你们证明一些什么?”神的声音根本就不大,隔着五十米的距离,却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入了我们的耳朵里。

        说话间,那些穿着不同黑袍的炼尸忽然又从阶梯上上来了一批,不同的只是,他们每一个手上都拉着一根绳子,绳子上绑着好几个青袍人,就像拉着一窜儿糖葫芦似的。

        我只能想到这样的形容词。

        “为我所用,或者被我所杀。就是你们必须要做出选择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浪费我太多的时间。”说话间,这个人一抖自己的白袍,把手中那块怪异的石头,摆放在了身前,然后盘坐在那块石头之前,竟然开始闭目,行咒

        ‘轰’,这里的天地能量在被抽取了以后,竟然又开始重新的聚集,流动接着,我又感觉到了命运之河的流动,这

        “关键,就是要抢那块石头,上一次没有成功,这一次,就不能不成功了。”师父忽然也开口说话了。

        原来,一切的关键,竟然是一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