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寻找的句号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寻找的句号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老李一脉以一敌百,用的可是我老吴一脉的秘术。”在漫天的‘战火’中,一个声音突兀的插了进来。

        其实这个声音我异常的耳熟,不是吴立宇又是谁?

        不过这种语气,倒是调侃的意味居多,并没有半分那种字面意思的忿忿不平。

        “哪里还有什么老吴一脉?你家老祖宗眼中有的只是自己,哪里还有你们这些徒子徒孙,外加是后辈的存在。如果是这样,何以说的上是老吴一脉?”师父有些懒洋洋的,而这种懒洋洋的却是掩饰了声音上的疲惫。

        此时,黑袍人已经被我和慧大爷杀的零零落落,原本有几百人的规模,现在剩下估计就不到一百多人了。

        这样我和慧大爷的压力也减轻了许多,所以我有空回头去看,发现果然是吴立宇穿着和我师父同样的灰袍,已经从那个法坛之下的黑色建筑中走了出来,在他身边还跟着五个看起来异常陌生的人,一女四男,我一个都不认识。

        这些都是肖承乾的长辈吗?我想应该是的。

        终于,失踪的上一辈,所有人都齐聚在了这里,我们的寻找之旅在这一刻也算有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尽管此刻我们还陷入了一场未知的战斗中

        “战局差不多已经定下来了,你才舍得出来,吴老儿,你有羞没羞?”那边慧大爷踢开了一个黑袍人,这样对吴立宇说到。

        原本被我师父说的哑口无言的吴立宇在此刻对着慧大爷的挑衅,却是毫不客气,他斜了一眼慧大爷,大声的说到:“难道是我不愿意出来吗?你说话好没意思来着,慧老头儿。”

        “额开个玩笑,你才好没意思来着。”慧大爷毫不客气的抢白了一句。

        可是我却微微笑了笑,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关系,他们的话看似‘针锋相对’,实际上饱含着一种随意的调侃,这是建立在信任之上才会有的东西,就像我和肖承乾的关系那般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担心,我在这个鬼打湾已经耽误了那么久,也不知道他们在外面过的怎么样了,肖承乾那小子应该很苦吧?扛着那么大的压力,保护着大家而我在这里又终于与长辈们汇合了,我忽然很迫不及待的想出去。

        但是,神呢?那个神去哪里了?我不认为那个神会轻易的放我们出去,而这鬼打湾一向不太平,根据我一路过来的经验,我肯定除了那个神,这里还有着很多可怕的存在。

        我想的有些多,却并不担心,毕竟师门长辈在的感觉,和自己孤独的奋斗完全是两回事儿,我有什么号担心的?

        这时,又有一个黑袍人冲向我,尽管已经是尸体满地,可是这些炼尸并不知道如何是害怕,他们永远是这样悍不畏死,让人烦躁。

        我习惯性的提起了拳头,准备迎上那个黑袍人,可是在那一瞬间,我却发现右臂的肌肉针扎一般的疼痛,忽然就有一种脱力的提不起来的感觉冷汗一下子布满了我的额头。

        这都多久了?我和慧大爷起码持续了这样的战斗十分钟,我的秘法已经到了极限吗?

        我来不及思考那么多,那个黑袍人的速度是极快的右臂有脱力的感觉,我又想抬起左臂,却发现全身的力量在这一刻如同潮水一般的流逝,瞬间就爆发了的虚弱,让我不要说做出任何动作,就连站着也吃力。

        我很想喊,可是发现那种蚂蚁钻进肌肉里在咬噬的酸痛感瞬间又淹没了我,我一下子就呆立在那里,摇摇欲坠,冷汗一下子就布满了整个背部,然后凝聚成汗珠,从我的背上滚落

        那个黑袍人距离我越来越近,眼看着我们就要冲撞在一起,这个时候,一个强健的身影一下子斜着从我身边窜出,然后一肘子撞开了那个黑袍人。

        在此刻,我再也支撑不住,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在地上,结果,一只大手拉住了我的胳膊。

        “三娃儿到极限了,过来接他。”慧大爷高声的嘶喊了一句,他倒是很了解我的情况,的确是到极限了啊。

        今日的连环诡计,一次又一次的施展秘术,大悲大喜的心情,加上试着接近自己的极限,我能撑到现在也的确算是极限了。

        说话间,慧大爷已经一把扛起了我,朝着那边安全的地带走去,我忍着全身那种异样的酸痛感,意识都有一些模糊

        慧大爷一边战斗着,一边快速的朝那边冲去,还不忘一边对我说到:“三娃儿,你小时候,额常常这样抱你,还记得?你考试不好的时候,那神经病姜老头儿要抽你,你找额救命,额就是这样扛着你跑的。”

        尽管此时我全身那个感觉异常的难受,甚至在不停的颤抖,可是慧大爷这样一说,我还是忍不住虚弱的笑了一声,那些回忆我又怎么可能忘记?最温暖的,关于在竹林小筑里的回忆

        “可是你现在长大了,又沉又重,没开启这秘术,额也不知道能不能扛的动了。”说话间,那边已经有个陌生的男人走向了我,看起来应该是肖承乾的长辈,非常的强壮,此刻他无声的从慧大爷手中接过了我,背着我朝着师父那边走去。

        真是安心啊,有人照顾着的感觉,我的内心温暖,就像是一轮暖阳照射在了心间,我此刻被难受的感觉淹没,说不出什么话来,可是我很想告诉慧大爷,就算有一天我长成了一个大胖子,我都相信,在生死危机的时候,你会毫不犹豫的背起我

        纵观整个战场此时已经不自觉的朝着我们这边偏移师父召来的众鬼之门,放出的各种鬼物,就已经彻底的压制了那些青袍人,抵过了第一轮的术法。

        而这些鬼物也是异常难对付的,这些青袍人是无论如何都自身难保,更别提还能弄出第二轮的术法了。

        至于这些黑袍人,我和慧大爷也已经消灭了大半,最让人担心的那些高级炼尸,不知道此刻为什么又偏偏再次静止不动了。

        总之,战局基本已定,各路传来的惨叫声,都是敌人的,这是一件让人很痛快的事情。

        我被那个沉默的,强壮的陌生男人放在了地上,陈师叔就赶紧的过来了,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瓶子,到出了一点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药膏,然后涂抹在手上,开始对着我的肌肉进行按摩。

        在一边按摩的同时,一边他又拿起金针,开始在我身上扎针。

        我的肌肉涌起一股火辣辣的感觉,暂时压过了那种让人难熬的酸痛,这也是一种舒服,让我不自觉的长吁了一口气。

        “既然慧老头儿说我没出力,剩下的事情就由我和师妹来解决吧。”在这个时候,吴立宇站了出来,在我被背回来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他看着我,嘴唇动了动是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样一句话。

        其实,我内心清楚,他应该是想问问肖承乾的消息?可是想着我们两脉的关系,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和肖承乾已经是生死兄弟那么亲密的关系了。

        可惜,现在我没有多大的力气去说话,只能软软的躺在地上,接受着陈师叔的照顾,事后才对他说吧。

        这个时候,师父走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开口想说点儿什么,但也是什么也没说,反而是一下蹲到了我的身边,伸出手来,有些犹豫,但到底把手放在我的头上,有些别扭的,快速的摸了一下我的头发。

        他老了,我大了,已经不适合这样去表达感情了,可是,我这虚弱的模样可能真的有点儿惨?让这老头儿心疼了?谁知道?

        这个时候,凌青奶奶走了过来,伸手为我擦去脸上的汗和雨,然后又温柔的帮着师父擦汗。

        师父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对吴立宇说到:“别光说不练,你去解决剩下的事情。”

        吴立宇倒也干脆,说了就一步跨上前,二货不说的开始施展术法,在那边,那个陌生的女人也开始踏动步罡

        这样的感觉真好,就算是在纷乱的战斗中,我也贪婪的享受着这样的温暖。

        在陈师叔的一番照顾下,我身上那难受的感觉在渐渐的消失,身上也不再不停的颤抖了,冷汗也稍许的没流那么多了,我开口问师父:“师父,局势已定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师父没有看我,而是死死的看着远方,说到:“谁说局势已定,正主儿还没出来,三娃儿,你快些恢复,等一下和师父一起斗法吧。这么多年了,我常常就想着和我这个大徒弟一起并肩施术一次,很多时候恍惚了,就觉得一回头就看见在我旁边那个欠抽的样子。”

        呵,欠抽的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