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章 并肩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章 并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痛打落水狗?!我先是一愣,之后忍不住和师父一起大笑了几声。

        其实我内心还有些担心,如果师父接受了神的要求,我要怎么去说服他?他是没有见过小镇那些可怜的老人,还有那些被无辜残害洗脑的孩子如果我们错过这次机会,以后要搬到这个神那就困难了。

        可是师父就是师父,他永远是我内心的一根标杆,在那一刻,我都在自责,是不是和这老头儿分开太久了,以至于忘记了他的坚持。

        “是啊,痛打落水狗”一声带着一种独有颓废的声音从大门那边传来,我一转头,看见的就是一个愁眉苦脸的老头儿,那不是我的立朴师叔又是谁?他这种显得有些滑稽的愁苦长相,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特色。

        外加那懒洋洋的,显得有些颓废的口音在立朴师叔身后站着的,是我的立仁师叔。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我简直无法言说我内心的喜悦,就像是曾经失落的,如今又全部抓在了手里。

        可是,眼前的形势,是根本不容我开心的,师父这句痛打落水狗是彻底的得罪了那个神,他冷笑了一声,说到:“姜立淳,莫以为我真的怕了你,这里到底是我的地盘,你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说完,那个神竟然一挥手,不管不顾的扭头就走,而那些穿着青袍和黑袍的人慢慢的朝着我们围拢,这种压力根本无法言说。

        “师兄,我要画阵,以变阵,你保护我。”立朴师叔说话非常干脆,这散落一地的法器,画阵的工具不知道有多少。

        师父点头,看着立仁师叔说到:“保护凌青,她现在已经没有多少自保能力了。”

        立仁师叔笑笑说到:“你们先撑住,吴立宇那一帮子人也应该快醒来了。”

        “呸,他们那帮家伙,还是只能仰望我老李一脉”师父的话中有七分玩笑的意思,却是有三分骄傲是真实的。

        几位师叔同时大笑,慧大爷在旁边拢着手,竟然用京腔儿说了一句:“得瑟,对,吹牛得了吧。”

        师父也不真和慧大爷计较,大喊了一句:“承一儿,我知你得传三项秘法,你和那老和尚一起挡着,我施法去。凌青,立仁,立朴来我身后。老和尚,开路吧。”

        面对众人围过来的压力,师父全然无惧,一句话安排了所有人该做什么,然后就朝着那个破碎的法坛冲过去。

        在这一瞬间,一个人冲到了师父的前面,大喊了一声,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拳就朝着其中一个身穿黑袍的炼尸砸去。

        那不是正常的挥拳,而就是硬生生的砸去,我听见了一种非常强悍的破碎的声音,接着就看见那个身穿黑袍的炼尸,从一个直立的人,几乎瞬间变成了直角90度,一下子坐了下去。

        那不是正常的坐下,看样子应该是脊骨生生的被砸碎,而人再也站立不稳,才用那种看起来如此诡异的姿势坐下了。

        然后那个身影停在了我的前方,转身,一把先扯了过了凌青奶奶,吼了一声:“过来!老姜,你跟上,承一儿,把立仁和立朴带过来。”

        说话间,他狂喊了一声,整个人就如同发疯的公牛一般,猛的冲向了重重人潮的包围,就像压路机一般,所过之处,不管是黑袍人或者是青袍人,纷纷都被撞开了去,离得近的,全部都被撞倒在地,或者撞飞了开去这种包围生生的被他撞开了一条口子!

        战斗武僧——慧大爷。

        我又看见了那熟悉的,被扯开随意扎在腰间的衣服,纠结的筋肉,熟悉的,栩栩如生的彩绘怒目金刚的纹身,那个曾经在黑岩苗寨让我震撼的身影,在这一刻再次的重现。

        我不知道上一辈的长辈遇见了什么,这些年来,我们在成长,他们好像也还是在成长,慧大爷这爆发一击的威力,绝对比以前我印象中的还要厉害,莫非,这些年我以为我们小一辈已经接近了上一辈的能力,但在如今还是要仰视?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问师父,他是怎么知道,我得传三项秘法的?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在思绪纷纷的情况下,我已经开始运气准备再一次的洞开后脑秘穴,来一场真正痛快的大战。

        却不想这个时候,原本应该跟上慧大爷的师父一把拉住了我,跟随着慧大爷的身影朝前跑去,他说到:“立仁,立朴,你们先跟上,别傻站着。”

        我不明白师父是什么意思,也只能跟着他跑。

        在跑动间,师父把一个瓶子塞到了我的手里,低声说到:“这一战,事关重要。我将拼尽全力,你也要拼尽全力,不过,我看你虚弱,你还是吞下这药丸吧,因为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不对的话,你凭借着还有余力,就一直朝北跑吧,刚才那看起来有几分心眼的小姑娘应该会帮你。”

        我也没问师父这瓶子里是什么,只是低头打开了瓶塞,倒出了里面的东西。

        是那种熟悉的药丸,曾经师父给我留了一些,我也真还剩下了一些,可惜随身的背包根本不在身上,我哪里又会有这种东西。

        我想也没想的,就放了一颗在嘴里,然后吞了下去,然后开始再次默默的运气,说到:“师父,有生之年,能够重聚,我就没有想过再分外,另外”

        我忽然就得意的笑了,就像是小时候考了好成绩,就下意识的想在师父面前炫耀,这一次也是一样的心情,我几乎是大喊了一句:“另外,师父,你知道吗?我现在的名头也不弱,知道什么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吗?那是我!所以你一定不要小瞧了我。”

        师父一听,一下子转过头来,用一种温暖温和但是却充满了欣慰的眼神看着我,然后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说到:“天下的事儿,岂能尽如人意。师父都为你骄傲,那就一起——战吧。”

        “不会再分开。”我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句,然后猛然停住了脚步。

        药丸入腹以后,那熟悉的爆炸性的力量就开始从丹田发热,然后一下子传遍四肢百骸,我在跑动中运气,此时已经默念起口诀,那股冲向后脑的气息开始再一次的蛰伏不动,随时准备冲击了。

        师父停住了脚步,站在了我的身边,连同立仁,立朴师叔也一起停下了。

        这个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为我护法,在那一瞬间我内心的感动也说不出口,但气息比上次还要顺利的冲撞到了后脑莫非是熟能生巧?

        体会着内在爆发的力量,就像是烈酒入腹后,那一刻身体传来的火热,让人振奋而兴奋。

        可是,这样还不够,传说中的穴位我是打不开那么多,但是单单洞开后脑,应付这情况应该不够,我睁着的双眼,是慧大爷那伟岸的身影。

        他此刻就如同一个战神,已经拉着凌青奶奶跑到了安全的位置,然后站在凌青奶奶的身前,虎吼着,几乎是以一当百的面对着所有的敌人,没人能充满他的防线。

        和这样的男人并肩作战,怎么可能只是洞开后脑这个最基础的秘穴?

        我也狂吼了一声,体内奔腾不已的气息朝着下一个,在脊椎位置的穴位冲去开就像撞碎了一堵墙,我闷哼了一声,但是内心那种冲撞而开的爽快却也无法形容。

        再开又是一堵墙的破碎,我感觉到力量在汹涌,身体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还来我感觉自己在自己的体内,就像一个发疯奔跑的人,不停的在突破,对于任何的障碍都是横冲直撞的爽快。

        “啊”我仰天长嚎了一声,我觉得那汹涌的力量,像是天地都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急需要发泄,狠狠的发泄。

        此刻的师父正一脚踢开一个冲来的黑袍人,然后大声对我说到:“三娃儿,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