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师父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师父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纷纷的雨幕中,谁也没料到会出现这么一幕变化。

        我惊呆了,更多的是紧张,随着大门的缓缓打开,仿佛是听见自己擂鼓一般的心跳,‘噗通噗通’响彻整个天地。

        我能感觉一直紧紧靠着我的,有些痴痴傻傻的凌青奶奶身体也在颤抖。

        她明明就神志不清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那一定是至亲之人,难道真是我的师父?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就根本没有办法去阻止了,我的灵觉在这个时候一点儿用都没有了,我什么都预感不出了,我忍不住在想,这玩意儿难道也跟算命一样,搁在自己最要紧的事儿上就不灵了?

        我脑中的念头乱七八糟,紧张到喉咙干渴的想吐的感觉。

        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平台,唯一对法坛之下门打开不在意的就是那些黑袍人了,就连刚才那个无比张狂的神也摆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法坛的门缓缓的打开。

        我以为是这样的,不过我想错了,还有另外一个人根本就不在意。

        那就是——林晓花。

        在这种我明明无比紧张的情况下,我竟然感觉她的双手抚上了我的脸,然后用力的掰着我的脸,望向了她。

        其实,在那一刻,我真的很火大,无奈这个女人的力量比我想象中的大,加上我为了画那个阵纹,用了心头血,耗费的心神又太多,一直处于一种勉强支撑的虚弱状态,更别说之前还使用了禁术

        所以,我根本无法抗拒她的力量,偏偏对于这个帮了我的女人,我不能骂又不能打。

        事实上,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异常奇特,她有一种让人,至少是让男人无法抗拒的魔力?至少我不太弄得清楚

        所以,在那一刻,我眼中映入的是一张娇嗔无比的脸,带着三分的埋怨,七分的羞涩,朝着我越靠越近,尽管我着急的想看向那边,可是就是摆脱不了她的力量,一时间脸憋的通红。

        而在那边,原本因为那扇大门被打开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神忽然就像爆炸了一般,竟然忘记了优雅施展他的术法,而是莫名其妙的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他的脚步声盖过了‘哗啦啦’的雨声,‘咚咚咚’的显得分外沉重。

        比他脚步声更沉重的是他的语气,他没有嘶喊,只是低沉又带着几分绝望的说到:“林晓花,你住手!陈承一,你真的会死”

        这一幕看似‘香艳’,实则闹剧的事情,显然除了当事人,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黑袍人不会有感觉,青袍人也不在意,凌青奶奶更没有任何的‘觉悟’,就连这纷纷的大雨摆出无视我们的态度,下得越发的大了。

        闪电和雷鸣依旧没有停止,只是频率变得越发的慢了,威势也小了很多。

        在纷扬的大雨下,天空中猛地又闪过一道闪电,片刻轰隆隆的雷声再次响彻整个平台。

        不过,它已经不再暴戾的破坏什么了。

        在这一瞬间,神离我们的距离不过十来米,凌青奶奶颤抖的越发厉害,就如同背景一般的黑袍人和青袍人,一样巍然不动,最后,是林晓花离我越来越近的脸,和明显已经打在我脸上的呼吸

        和刚才那一刻快速的亲吻了我一下不同,林晓花好像很享受这样慢慢靠近的感觉,以至于我在挣扎不了的情况下,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雷声划过,在模糊之间,我好像听见了一个声音。

        “凌青啊,这三娃儿这么不像话,你怎么不管一下?我的意思是,至少你朝着他的屁股狠狠的踢一脚才对啊。”

        明明雷声就不小,我为什么会听见这样一个声音?我难道是幻听吗?因为在雷声的掩盖下,那个声音是如此的模糊

        只是就算是幻听,在那一刻,我的眼眶一下子就热的我受不了,泪水一下子就模糊了我的眼帘,我明明是不介意大笑痛哭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就是不想哭出来。

        我努力的睁大着眼睛,用力的微微仰头,让冰冷的雨水打在我炙热的眼皮之上,好努力的缓解这种炙热带来的内心的疼痛。

        奇异的是凌青奶奶在这一刻忽然就停止了颤抖,而林晓花却是歪着头诧异的看着我,可能她不解我为什么就一下子热泪盈眶吧。

        接着,我感觉一只脚不太用力的,真的踢在了我的屁股上,我原本就有些虚弱,加上情绪激动没有注意,身子就忍不住的一个趔趄,而林晓花在这时偏偏没有良心的放开了捧着我脸的手

        在这种惯性的作用下,我不可抑制的朝着地上扑去,在地上冰冷的雨水扑到我脸上的时候,我眼中饱含已久的热泪终于忍不住混合着这地上的雨水,几乎是奔涌而出。

        “凌青,你还真的踢他?”这一次声音是如此的清晰,我的拳头一下子握紧,因为我想努力忍住从喉咙里窜出来的,想要放声大哭的冲动,变成了细碎的呻吟声。

        “不然呢?你有什么意见?”这一次声音清晰的是凌青奶奶。她,不是痴痴傻傻的吗?

        “当然没有,你只是踢的太轻了。”那个声音是如此的清晰,清晰到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以为自己又是在看什么神秘的光碟,才能如此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

        “呵,别掩饰了,你是心疼承一吧。”凌青奶奶的声音夹杂着一声叹息。

        心疼我吗?是心疼我吗?我的喉头哽咽的就像是忽然发炎了一样,沉痛的我根本没有办法开口,更可笑的是我现在甚至连转头的勇气都没有,我怕一转头原来就只是梦一场。

        而我模糊的视线也同时瞥见,那个属于神的身影停留在了离我五米远的地方,他为什么停留我不知道但我感觉到了他那种紧张的,蓄势待发的气场,这样如临大敌的神我从来没有感受过。

        即便是在刚才我刺激他到绝望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

        大雨的声音还在继续,可是电闪雷鸣在这个时候已经停止了,在我耳畔响起的,只不过是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敲打在我的耳膜,漫不经心的,却是有独特节奏的,那么熟悉的脚步声,就这样的靠近我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靠近,我的心跳的厉害,厉害到快要跳出我的咽喉了,可是,我还是僵硬到没有回头看的勇气不过,那脚步声在我身旁停了下来,我感受到了一种味儿,一种让我恍惚的味儿。

        竹林小筑的夜晚,那个我泡香汤,他在旁边抽着旱烟的味儿,那个早晨我在晨练,他在旁边端着一个茶杯的茶香味儿,那个我在抄道德经那种混杂在一起,熟悉的,深刻在灵魂里的味儿,此刻终于再次将我笼罩。

        我将头埋在双臂之间,终究是没有抬头的勇气,面对着冰冷的地板,咽呜的厉害!

        “就知道哭哭哭你说你这些年长进在哪儿?”一脚踢在了我的屁股上,准确,疼痛,却是熟悉的力量。

        “你在干嘛?老子在里面受苦,你在外面抱着大姑娘亲嘴儿?”又是一脚踢在了我的屁股上,我忍不住呲牙咧嘴,连哭也顾不上了。

        “问题是,这大姑娘长得不错,你咋不叫我一声?你一个人就占了,你知道啥叫尊师重道不?”还是一脚踢在了我屁股上,这下我是真的忍不住痛得痛呼了一声。

        “呵,还好意思叫?是多少年没挨抽了?我告诉过你,抗打击能力,抗打击能力,看你就荒废了!”不用想,仍旧是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

        “立淳,够了。”凌青奶奶的声音响起在我的身后。

        “额那小慧根儿咧?让额也踢两脚过过瘾咧。”又是一个我永生难忘的声音响彻在我的耳边。

        我X,我想骂人了,刚刚明明就没有要哭了,此时,怎么眼泪又掉了出来?

        “算了,老子懒得和你计较,给老子抄道德经去,一万遍。”呵,师父啊,还是道德经吗?

        “你到底要做什么?”这个时候,神的声音不自觉的插入了我们之间。

        “老子管徒弟,你一边儿玩去!”师父很自然的给骂了回去。

        我终于忍不住转头了,在大雨中,我再一次看见了那熟悉的脸,可是他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