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七章 雨中的震撼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七章 雨中的震撼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明白林晓花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她的目的其实不过是破坏神的这次计划,如今阵纹已毁,神已经不能这样做了,何况他已经发誓要杀掉我,更不可能去实现这个计划了。

        可以说,林晓花是完全的成功了。

        她应该是幸运的吧,她可能制定这个计划也不是完全的有把握,幸运就幸运在,师祖传我三项秘术,其中一项就是‘转伤’。

        这是彻底的‘转伤’,和医字脉的转伤有一点儿相似,却并不是完全的相同,因为医字脉的转伤限制的条件太多,而且也不关乎本人,就是说这种转伤不需要医字脉的人付出太多的代价。

        而我这种转伤的本质却是找一个‘替身娃娃’那种效果,就是说如果承受者愿意,我所承受的一切,瞬间都可以转移到他的身上。

        这个术法可以说不但偏激到了极致,甚至有一些灰暗卑鄙的意味,至于代价,没别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事前献祭自己的寿命,那么这个替身之术,瞬间就可以发挥作用。

        所以,我在提前一天晚上,就已经献祭了5年的寿命如果没用上那替身之术,我的寿命会还回来三年这也是这术法的偏激之术。

        原本应该是多少?十年,还是十五年?我也是幸运的吧,因为所承受伤害的是炼尸,灵魂不完整的炼尸,如果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话,代价自然会更大。

        师祖救像为我准备好了底牌一样的,消解了我的担心,也消解了林晓花最大的担心。

        因为她也没料想到,可以如此‘轻松’的去破坏那个阵纹。

        但如今,她扑过来又是什么意思?她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我有些搞不懂这个女人她却用双臂紧紧的搂着我,一点儿都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我惊诧于灰袍人这诡异的情况,但直觉又与神有关系,抬眼看去,果然神那一边,脸上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红润他睁着眼睛,冷冷的看着这边的情况,眼底是冰冷的,愤怒的火焰。

        我感觉到一股明显的能量在流动,就是朝着神涌动而去。

        其实,神一定是在施展林晓花口中那种‘禁术’吧?原来,还要这么多人命的代价可惜,此刻的我也已经什么都不能做了。

        我轻轻推开林晓花这个我搞不懂的女人,然后叹息了一声,说到:“我要去那边。”

        我指的是法坛那边。

        此刻,天空中的电闪雷鸣已经渐渐的缓和下来,乌云却变得更加的厚重,看起来这个一层不变的地方都好像要下雨了。

        烟尘翻滚中,法坛已经被彻底的劈坏,变成了残垣断壁,碎石到处都是,却露出了里面一个奇怪的黑色建筑物的一角,上面有着精致繁复的法纹,其中那道黑色的大门紧锁着,如果打开就是我这些年的追寻。

        想到这个,我的心跳就忍不住的加快,至于林晓花说和我一起去,然后紧紧的挽着我的手臂,靠着我,我都不怎么在意了。

        就这样,我们三个走在这个纷乱的平台上,没有人在意我们,也没有人来打扰我们逐渐减弱的电闪雷鸣之中,那厚重的乌云仿佛是再也承受不住沉重的重量,终于散落成雨,哗啦啦的落在了这个平台之上。

        “呵”看见落雨了,林晓花一下子变得非常快乐的样子,立刻放开了我的手臂,冲入了雨中。

        她张开双臂,笑得异常的快乐,整个人止不住的在雨中一边转着圈,一边蹦跳着前进,神态娇憨,像极了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儿。

        我的嘴角也忍不住泛起一丝微笑,仿佛能感受到她的快乐,既然已经连死都不怕了,我为什么会让自己连笑和快乐的权力都没有?

        我们一步一步的接近法坛,这种时候已经没有跑的必要了,实际上,我也只是想让自己走的从容一些,死的从容一些这个时候,我能开心的笑,连凌青奶奶也被林晓花的快乐感染,身子不再发抖,也跟着笑出了声儿。

        我没在意神那冰冷的眼神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我,在雨中高兴够了的林晓花甚至甩掉了鞋子,快乐的在雨中走着她不在乎这散落在地上的雨水中还混合着平台上打斗留下的血迹她跑向我,勾着我的脖子快乐的喊着:“陈承一,我终于发现你了不起的地方了,我来到这里以后,就没有看见过雨。”

        “是吗?”我随意的回答了一句,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个法坛,我们已经离它很近了。

        “是啊,陈承一。”林晓花又冲入了雨中,任由渐渐下落成大雨的雨水淋湿了她的头发,可是却伴随着神的一声冷哼。

        只是简单的一声冷哼,却如同最冰冷的毒蛇一下子抬起了头,在那一刻我的身体忍不住的有些僵硬,可是我的脚步却依然非常的从容。

        在漫天的大雨中,我终于离法坛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平台上那纷乱的打斗已经停止了那些穿着黑袍的炼尸忽然的就聚集在了一起,呈包围的姿势向我们围拢。

        其中那些就在法坛之前打斗的,干脆的就拦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

        这样的突变,让原本在雨中快乐的像个精灵一样的林晓花忽然停住了脚步,下一刻,她转身回望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阴郁,她走向我,挽住了我的手臂,轻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原来,我知道的也不够多。”

        我没有在意这句话,只是同样轻声的说到;“我知道你对神有很大的影响力,我没有什么别的要求,无所谓死。只有两点要你帮忙,第一,希望我能够死在里面。”我指了指那道黑色的大门。

        然后接着说到:“保住她的命,她是我师娘,也是我半个母亲。”

        林晓花咬着下唇没有说话,她此刻转头,目光落在了一个不远的地方,在那边神已经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又是那样居高临下的样子,正看着我们。

        “陈承一,此刻杀了你,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不是吗?”神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哗哗’下落的大雨当中,分外的清晰。

        他没有立刻动手,对于我来说已经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我估计他没有立刻动手的原因是因为林晓花,想着我自己最后的两个愿望,我忍不住轻轻拍了拍林晓花,如果她可以帮我做到,就不需要我最后的时候选择鱼死网破的拼命了,因为凌青奶奶是我的顾忌。

        我怕凌青奶奶到时候在混乱中被误伤。

        之前,我是这么打算的,但是也是真心放不下凌青奶奶,毕竟小花已经虚弱成了那个样子。

        朝着我们围拢的不止那些黑袍人,那些青袍人也朝着我们围拢过来我此刻也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个神。

        他眼中的愤怒越发的冰冷,可是这种愤怒不止针对我,还有林晓花。

        对于我的暗示,林晓花就像是直接无视一般,她只是轻笑着看着那个神,而那个神好像也觉得大局已定,很忽然的抬头,然后深呼吸了一次,对着林晓花喊到;“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过来。”

        “我不。”林晓花回答的简单直接。

        “呵”那个神怒极反笑,然后声音冰冷的说到;“那也好,那我就先杀了他吧,你知道的,我有很多种办法可以立刻杀了他。”

        我全身紧绷,如果一定是要这样死的话,那我也不介意拼命了,我悄悄放开了揽住凌青奶奶的手,随时准备趁乱把她推远。

        “哦?那我不介意这样。”说话间,林晓花忽然的反身抱住了我,抱的很紧,看样子又一次的要吻上来。

        这个女人到底在做什么啊?

        “那好,你也一起死吧。”那个神很忽然的愤怒了,那爆发开的气场,让滚滚而落的雨水也像是猛然停滞了一样。

        林晓花转头,似乎是轻蔑的看了神一眼,依旧是毫不犹豫。

        我仿佛听见了神咬牙的声音,我的眼中,林晓花闭着双眼的脸越靠越近。

        与此同时,一声沉闷的‘吱呀’声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我的心跳忽然加快,忍不住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