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六章 真相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六章 真相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师父他们就在那个黑色大门之后吗?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进入半坐化的状态?那神又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建筑一个法坛?

        这些事情我想我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了,因为我根本不奢望在我不能做任何事情的情况下,我半坐化的师父会醒来,然后给我说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

        但我还是忍不住的想笑,这算是多年以来,终于有了一个结果吗?

        我相信师父他们不会有事的,就像两年前神也只能这样用法坛镇压住他们,而不能轻松的杀了他们。

        “凌青奶奶,我们过去吧。”我揽着凌青奶奶,那些炼尸依旧还在和青袍人搏斗。

        或者是已经斗出了真火,很多青袍人已经开始施术,各种纷乱中,那个神此刻已经盘坐在混乱平台的正中,他的手此刻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拍击着,我只能看到他在念着咒语,拍击,其实他具体的动作太快我看不清楚。

        只是察觉到他的表情越来越平静。

        “大哥哥,我们过去。”凌青奶奶依旧叫着我大哥哥,却异常的乖顺,我在她身边,她好像真的不那么害怕了,尽管她贴着我的身子还有些颤抖。

        那个在那天,清醒了瞬间的凌青奶奶就好像是一个遥远的梦境,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我们的脚步反倒是从容,我想看一眼小花的情况,刚才凌青奶奶说它会死,我也忍不住有一些担心,尽管只是一只虫子,但这艰难的岁月,毕竟是小花伴随着凌青奶奶一起度过的。

        小花显得有些虚弱,原本一对漂亮的透明翅膀,也有些耸拉着的样子我想凌青奶奶如果恢复的话,应该会有办法的。

        只是我看着小花的眼神也禁不住透出一丝怜悯,没想到,还有一只虫子会跟随着我一起死。

        神此时的气场已经逸散开来,我不认为我有半分希望能够和神斗下去了,任何精妙的计策都不行了说起来,林晓花是真的很聪明吧,她和我一起制定的这个计策,除了时间上的点掐不准以外,一切都掐准了,连同神的心理都掐算的一清二楚。

        从一开始我跑出那个院子,其实就没有打算逃脱,目的无非只有两个,第一个是引起神的注意,让神知道我逃跑了。第二,则是拖延神的时间。

        林晓花告诉我,神几乎是算无遗策的,只要是不牵连到自己的命运,基本上要‘坑’他,‘骗’他很难。

        就算神仙也不能掐算自己的命运,那样会引发命运的乱流,也就是说原本的主流变成支流,而一条微小的支流却会变成主流命运乱了,是一件恐怖的事情,不要说这个神,就算传说中真正封神的仙人也绝对不敢这样做。

        神的命运连接着林富瑞的命运,其实已经混乱,他连关于自己的吉凶都不敢去掐算。

        林晓花跟我说,所以神不敢精细的去掐算她的一切,因为她也是神生命中重要的人,他做不到。

        可是,林晓花毕竟不是神,神不敢把她掐算的太细致,可是大致总是有一些察觉的,就比如林晓花接近了我第一个目的引起神的注意,也就是通过这个方式告诉神,其实林晓花和我的‘阴谋’不过是她告诉了我怎么跑出院子,她帮助我逃跑。

        “直接告诉一个人,或者会让他怀疑。但是用一个虚假的事实让他看见,用自己的惊慌让他感受到,那就不一样了哦。你要知道,一个多疑的人往往就不爱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偏执的喜欢去分析自己所看到的。说起来,这个就要靠你的演技了。”林晓花是这样对我说的。

        是的,第一个目的就是掩饰林晓花和我整个计划中真实的目的。

        至于第二个目的就是这样跑出来,会拖延神的时间。

        在每一年神总会发作‘两个小时’。而那两个小时的神,可以说有一大半不是他本人,而是变成了林富瑞。

        “他会选择在这两个小时,来占据你的全部的,除了灵魂。”林晓花很自信的说到。

        “为什么会选择在最虚弱的时候来进行这件事情,你为什么会如此肯定?”当时的我自然是不相信这个说法。

        “因为你知道吗?神的本质是什么?好像我也不太能说清楚,你只要记得神的本质实际上是‘他’这个整体和林富瑞已经不能避免的把任何事情都纠缠连接在了一起,这种连接可不是连体婴儿一般那种连接,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可以说神是林富瑞,林富瑞却不一定是神。他很厌恶这种纠缠,他习惯对任何事情绝对的掌控,所以实际上也是他在掌控一切,不过这两个小时就是漏洞总之呢,是我不知道的原因,他们纠缠在一起的事情,总有两个小时的分离,这种分离,让神掌控不了一切,不过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你懂了吗?”林晓花尽量给我解释的详细了一些。

        话听起来虽然很玄妙,但是我也很快弄懂了其中的因由,说起来非常简单,那就是神想要摆脱这种纠缠,想要一个更好的‘发展’,他看中了是童子命命格的我,想要彻底的抛弃林富瑞。

        不过他们原本纠缠在一起,这种抛弃很难做到,只有这两个小时,他不能绝对掌控的分离里,他才能去完成这样一件事情。

        因为要占据我的命格,只能同林富瑞完全分离时,他才能够从本质上真正的摆脱林富瑞,不然只会让他和林富瑞纠缠的同时,同我这个人也呈那种奇怪的状态纠缠在一起。

        “我懂了,那拖延时间有什么用?两个小时对他来说是机会,对我来说也是!如果拖延过了那两个小时,我岂不是更没有机会?”我当然记得林晓花之前给我说过的人格论,神最虚弱的时候,是我唯一的机会。

        “自然不是拖延过两个小时,也拖延不了那么久的,因为就算你跑出了这个院子,你也逃不了多久,你知道吗?这里到处都是神的各种布置和眼线,他很快就会知道的。你需要的是把他施术的时间给拖延掉。”林晓花的神情显得是那么的狡黠。

        “什么意思?”我不解。

        “其实那两个小时,神不能完全掌控,却有很多种禁术可以去压制。你和他之间的事儿,在他看来那么重要,他一定会不遗余力的使用某一种禁术,能把林富瑞压制到极限的禁术。即便是付出代价”林晓花很认真的对我说到。

        “你知道那种禁术?”我扬眉。

        “或许,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更多。”林晓花不想就这个问题过多的纠缠,而是从一直坐着的树枝上跳下来,冲着我一笑,然后说到:“其它的禁术倒也罢了,其中有一种,我们做任何事情,恐怕都不会对他影响太深。反正呢,你只需要了解,这种禁术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且必须要在法坛那个他口中所谓的借力最大的地方施术才行,毕竟于他来说,那个代价也很大的我的意思很简单,不给他施这种禁术的时间。”

        “你的意思就是我尽量去拖延时间,让他找到我的时候,已经非常接近他发作的两个小时了,他来不及施展那一个绝对压制的禁术,就算成功了。”我其实觉得这个办法是绝对的可行。

        “那当然,到时候,我会想尽办法的去影响他,让林富瑞这个人格占据绝对的优势。那是为了防止他在发现了一切不对劲儿以后,立刻不顾一切的去施展禁术,你知道吗?如果林富瑞的人格完全占据优势,抗拒他的话,他至少有那么一小段时间完全就处于弱势地位,想要施术也很困难呢。而这时间,就是你完全自由的时间,想做什么都可以哦。”

        说这句话的时候,林晓花的手指划过我的脸,脖子,一直到胸口停留着打转充满了某一种不知名的诱惑,让我的心跳也情不自禁的加快,她确实能让任何的男人迷恋,说是神迷恋她,也是完全可能的。

        只是,我不清楚她为什么会这样?还是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如今想来,那一段时间,就是我可以自由描绘阵纹,神却完全无奈的十分钟如今,神终于开始施术了吧。

        还是不能去完全的逆转局势啊尽管在这其中,我自己以为把自己的害怕,无奈,惊慌已经演绎到了极致,还是不能。

        如果阵纹的共振来得慢一点儿,我是真的还可以做些别的,去扭转局势呢这一瞬间,我想的入神,停留在小花身上的目光不自觉的看向后方,却有些难以相信的看见,那些灰袍人在急剧的变得衰弱,有几个竟然莫名的长出了白发

        而也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子猛地撞入了我的怀中,让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是林晓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