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二章 短兵相接(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二章 短兵相接(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九条阵纹,用精血来描绘,看着那个神越发苍白的脸色,我就算不知道这个阵纹意味着什么样的阵法要启动,也知道这个阵法的效果是一定逆天的,否则那个所谓的神怎么也会如此的吃力?

        法坛之上的气氛沉默,只有不停流动狂暴的力量在提醒着我,这里即将产生一场剧变。

        神全神贯注的描绘着阵纹,这个时候的他看来是‘虚弱’的,可惜我全然无法动弹,只能默默的看着。

        在法坛的下方,传来了明明很宏大却显得有些飘渺行咒之声,却莫名的充满了力量感。

        而这种力量却只是向上天祈求的某种力量,是非常简单的祈祷之言,只不过行咒的所有人都是修者,所以显得分外强悍。

        在这种既肃穆又诡异的情况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的心开始渐渐的从紧张,激动,兴奋,不安变得莫名的平静起来。

        神的脸庞越来越扭曲,我能看出来他在努力的压抑控制着什么,虽然描绘阵纹的手始终稳定无比,可也快到极限的样子。

        终于,他划过了最后一笔,法坛之上响起了他一声带着满足的叹息,仿佛已经是支撑到极限,他迫不及待的扔下手中的笔,一下子盘坐在了法坛之上,双手掐了一个奇怪的手诀,呼吸从异常急促的样子渐渐的变得悠长

        他是在稳定自己。

        这是一个其实我早已经知道的答案,不过,在这时,法坛之下响起了脚步声,上来了几个青袍人,他们搬动了我的身体,让我面朝着法坛的下方,神的一切情况背对着我,我也看不见了。

        在我面朝法坛下方以后,这几个青袍人就匆忙的下去了,而法坛下方的平台之上,呈现了一种热火朝天般的忙碌,祈祷的青袍人,描绘阵纹的青袍人,还有来回布置着各种法器,不懂要做什么的青袍人。

        其实,这种高高在上看着的感觉很好,而神是不是最终追求的就是感觉,而且想要它不朽?

        我没有具体的答案,只是当下方的红色阵纹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玄妙的流动,这种玄妙我说不出来,如果硬要形容,那就是每个人的命运皆是在这阵纹中流动

        而命运是什么?包含的东西也就太多,比如说一个人的寿命,气运,定数如果这些东西可以流动的话就算被制住了,这个想法出现在我脑中的时候,我的脸色也不由自主的变得震惊。

        那么一切不就可以解释了吗?那一双翻云覆雨的手,随意的操控着别人的命运,借寿,借运原来背后的依靠全部是来自于这个大阵!

        那个小镇如此,圣村如此,被祭献的人也是如此他要的原来真的只是人,只要人足够多,可以‘借’出来的,可以用来为自己所用的也就越多,这是无本生意,这也是真正的**裸的剥夺。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切,全身莫名的冰凉,我甚至无法想象,在一个不知道属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角落,竟然有这么一个逆天的大阵,可以让命运流动。

        目光所及之处,看不见再远,在这法坛之上,除了整个平台是清晰的,其余远方的一切都被朦胧的雾气笼罩。

        下方的阵纹完成度已经越来越高,而在我的身后响起了神癫狂的声音,如果是一个其他人在一起,一定会非常吃惊,可是局已经摆开,对于这样必然会出现的场景,我却是内心越发的平静。

        “我不管,我的日子到了,我要去见我的父亲。”

        “什么时候都行,唯独今天不行。你难道不知道吗?只要过了今天,就会成全你的梦想。”

        “我的梦想,你是说?不,在你身上,任何事情的实现都是用许多别人的东西来换的,你是让我背上一身的罪孽。”

        “你觉得你会有任何的资格背上罪孽?你今天给我安静!”

        这句话几乎是神嘶喊着吼出来的,接着我听见了一连窜手掌拍到身体上的声音,让我想起了竹林斗法时,神也是如此做的,他那泛着紫色光芒的脸庞如今的情况,只怕是

        我的身后安静了,那奇异的自言自语已经结束,换成了一连窜犹如野兽般的嘶吼声,仿佛充满了无尽的痛苦。

        此刻,下方的阵纹就快完成了,因为基本上整个阵法已经完全的成型了这时,我原本平静的心开始心跳加速,我开始盼望着一个身影的到来。

        可是,远方依旧是蒙蒙的雾气,那个我盼望的身影还根本没有出现。

        祈祷的声音越来越大,而在这时,随着描绘阵纹的最后一个青袍人忽然扔下笔,癫狂的大叫,整个阵纹终于完成了。

        在那一刻,我的神思一下子变得恍惚,我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抽离感,就像我还有这里的所有人的命运全部交融在了一起,然后开始混乱无序的流动,我清晰的感觉到了在这里只有一个能抽身事外的人,可以调度着这一切,那就是我身后的那个神。

        不过,他的喘息那么急促,也像是分外吃力的样子。

        “要完成,一定是要完成的,非得完成不了。”神的声音在颤抖,像是在自我鼓劲,也像是在自我安慰。

        这个大阵完成的这一刻,根本没有什么逆天的迹象发生,但事实上,在我心里才知道这一切是多么的逆天。

        我的身后响起了神的脚步声,看似凌乱,实则上却有一种奇特的规律,他的口中在哼着什么东西,根本不像道家的咒言,就是最初我听到那种像是道家与巫家结合的东西。

        在这种施展之下,我感觉那混乱的无序开始有了一种玄妙的变幻,就是那流动的命运不断的被抽离,然后消失在天际深远之处

        这是一种献祭!和那遥远的时代,帝王做最高层次的献祭,需要献祭活人的生命那样的献祭,实际上没有本质区别,只是献祭的更加彻底,把一个人的灵魂连同命格一同献祭了出去。

        我看着平台之上的青袍人,莫名的一个接着一个倒地,身体想要剧烈的颤抖,可是悄悄握紧的冰冷拳头,却不停的在阻止自己这样做。

        就要到了,时间就要到了,我必须要忍住。

        “够了吧?”神的声音也罕见的有些不确定,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然后在说完这句够了以后,他开始悄无声息。

        命运还在阵纹中流动,但在这时,我感觉到自己被定格在了某一处这种定格很难形容,就好像我和神的距离是很近的,但这只是物理距离,而此刻的定格,就像是我的命运开始要和他交融。

        神是悄声无息,但在此刻我也感觉到了他的混乱,是的,他的气场开始混乱,就像是好几个人在某一个身体中要剥离,冲出来,他已经对自己没有了主导权一般。

        “安静,安静!下去下去”神的声音几乎开始癫狂。

        然后,我感觉到一股力量如同奔涌的大海一般朝着我‘撞’来,要拼命的与我的命运交融,在同时,我的灵魂传来了挤压的感觉,这就是侵占吗?

        “林富瑞”

        “富瑞”

        终于,在这个时候,平台之下传来了两声呼唤的声音,这两个声音我都很熟悉,一个就是林晓花的声音,而另外一个则是林建国的声音。

        “阻止他们。”神开始疯狂的大喊。

        然后,那种玄妙的相融感觉,和灵魂的挤压感,变成了狂暴的,**裸的侵占那种急切的想要完成的侵占。

        而我,终于是发出了一声叹息,不是内心的叹息,而是从喉咙的深处发出的叹息,原本僵硬不能动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已经瞬间恢复了。

        是的,一切都不用在演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