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章 入局(三)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章 入局(三)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到了这里,所有人的脸色莫名的都变得肃穆,包括那个神。

        我在滑竿上,样子看起来十分虚弱,脸色也难看到极点,可事实上我根本无法言说内心的震撼。

        一切都只因为那阶梯之上巨大平台之上的天空在这个叫鬼打湾的空间里,外围是没有黑夜的,在神所在的地方,我能看见黑夜,而在这个巨大平台之上的天空,我看见了毕生难忘的景象。

        在一片沉寂的蓝色的包围之中,雾气缭绕之地,天际在平台的边缘开始交错那一边是层层叠叠的蓝,颜色渐渐的变深,在你目光不能捕捉的细微中,就变成了夜空的深蓝。

        对的,平台之上就是一片夜空,星辰闪烁,我在外面的世界从来没有看过如此大颗,大颗的星星,清晰明亮到流光溢彩,仿佛是在滚动而一股股属于未知的,宇宙的天地之地,也交错在其中,如同平缓却磅礴的河流在流动,轻轻一闭眼,就好像能被这样的力量包裹。

        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了初来鬼打湾之时的斗法,术法效果强力无比,施术也顺利无比的事情,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这下看见这片神秘的,力量滚动的夜空,我忽然就明白了原因。

        这里到底是哪儿?这个想法一直在我的脑中环绕不去,可惜这个问题是天地留下的,我想那个所谓的神也不能回答吧。

        所有的人脸色肃穆的,开始一步一步走上阶梯,我原本是沉浸在那片夜空之中,可是随着人沿着阶梯缓缓的上升,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为什么是想哭?我的内心没有答案,只因为那一刻的悲伤已经淹没了我所有的思维,我根本没有办法思考。

        此刻,脸上眼泪的滚落就像这天地间最自然的事情,当那些人抬着我最终站在了平台之上,我在不知觉间已经是泪流满面。

        站起来时,我终于明白了那样的哀伤从何而来,在这里我感受到了熟悉的熟悉的味儿,根本不存在,却一直在耳边不停呼唤的声音——三娃儿,承一承一,三娃儿我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在这里我天生就出众的灵觉也被无限放大了。

        我感受到了师父的存在!

        那一天,阳光下,师父回头的那一眼,我以为那就是永恒的离别其实我没信心,只是在寻找中不停的安慰自己。

        如今,我终于是靠近了你吗?

        我忽然就想弯下腰来,俯下身体,轻轻贴着这个平台,感受这法坛之下,师父所在!

        “你其实不必怕成这个样子的。”神此刻的语气有一些轻佻,轻佻的得意。

        如果他认为是怕,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我伸手一把抹干了脸上的泪水,可能此刻我的神情是努力的想不怕,实际上又像畏惧到了骨子里吧?

        这时,我才看见了这个平台之上,和鬼打湾之外,圣村那个平台一样,刻满了繁复的阵纹,不同的只是,两相比较起来,圣村那个平台就像一个才学会几招的小孩子,这个存在却像一个站在巅峰的武林高手。

        我之所以有这样强烈的对比,是因为,那些繁复的阵纹,我只是看了一眼,竟然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神知道我在观察这些阵纹,有些好笑的看着我晃了晃身体,眩晕的样子,他的眼中竟是得意,忽然开口对我说到:“你可知,这阵纹在昆仑也是最顶级的存在,我在这里,这个特殊的地方还原了它,你知道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吗?”

        他莫名的开始和我炫耀起来,这是应该他做的事情吗?或许我的眉头微皱,已经开始了吗?

        但终究是不动声色的平静了下来,而在平台之上有一座方形的法坛,四面不高的阶梯围绕,我看着它,就知道,这里应该就是师父他们最终的所在。

        神在此刻有些癫狂,他的目光没有看向任何人,而是看向了那座法坛,也不知道在喃喃自语一些什么,总之我只能清晰的听见一句,我终将自由,这个世界应该被颠覆

        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力量开始轻轻的翻起‘浪花’,就如同原本平缓磅礴的河流终于因为狂风暴雨,开始急速的上涨,爆发

        在这种变化的开始,神也忽然变得有些癫狂,走过来,一把扯过我,眼神狂热的对我说到:“你是真的不需要害怕,你终究和我一起走向辉煌的巅峰。”

        我们两个穿一样的白袍,此刻因为力量的忽然爆发,平台上狂风肆意吹起了我们的衣襟,和你一起走向辉煌的巅峰?还是终究你我之间必然毁灭一个?我的内心也开始激动,可是脸上却依然是那样的表情。

        平台之下,一群穿着青色衣袍的人缓缓而上,狂风也同样吹起了他们的衣襟。

        这些人身上的气息,我一下子就能辨别,是修者个个都不弱,但也强不到哪里去,至少比不上吴天身边的那些人,也不知道神留着他们是一个什么意思?

        “涨潮开始了。”神忽然就说出了这句话,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这平台之上滚动的天地之力,瞬间狂暴之气,仿佛就听见浪花拍案的声音,‘哗’的一声,即刻冲向一个巅峰。

        连呼吸都能感受到的天地之力,那么一个普通人在这里,只要能知道咒语,做出手诀,那么也可以使用术法,甚至不用存思!

        多么独特的空间,多么神奇的存在

        神在这刻兴奋到了极点,拉扯着我开始朝着法坛走去,而我很平静的扯开他的手,低声的说了一句:“我自己上去。”

        神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开始了然的大笑,然后说到:“臭道士,到最后也喜欢表现所谓的风骨,自以为悟道,却是活得束手束脚,你随意吧。”

        他根本不怕我在这一刻还能掀起什么浪花,我脸上那种脱力的苍白在他眼中应该是假装不来的。

        他兀自潇洒的一背手走到了前方,我在他的身后也是一步一步的跟着。

        他踏上阶梯,风吹白袍,意气风发的气场一开始被压抑,后来却狂放的布满了整个平台。

        我跟在他的身后,同样亦是风吹白袍,却仿佛能感受到这个法坛之下,最亲切的心跳在不停的跃动。

        时间在这一刻已经变得不重要,我们在各自的思绪中,终于走上了这个法坛。

        法坛之上,一片空旷,原本也就不大,总共不到20平米的空间,除了我和那个神,什么都没有。

        我早已知道了一些,如今站在这法坛之上,却更加真实的感受到了林晓花对我描述中的法坛。

        “在这里,一切都简单到极致,只有9条阵纹,却是最重要的阵纹哦。”林晓花说这话时的神态,我都记得,歪着脑袋,一副搞不懂的样子,就是单纯的对我说。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9条,你觉得我像一个懂很多的人吗?他说,这9条阵纹是任何人都描绘不来的,只有接引天地之力,自然形成,你懂了吗?”林晓花拖着下巴,眼睛不停的眨巴着。

        呵,这个女人我的脸上不自觉的乏起一丝微笑,目光再停留在那些阵纹之上,却再也找不到任何的情绪,因为来自天地的沧桑亘古之气已经彻底的淹没了我。

        在这个不大的法坛之上,我竟然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这法坛给我的感觉,竟然让我想起了那个界碑那个矗立在万鬼之湖的界碑!

        “这一刻,我终于是等到了。”神原本是背负着双手,看着夜空,此刻叹息了一声,回过头,看着我缓缓的说到。

        我脸色平静,仿佛是已经认命,心中却是在想,那么两条鱼儿都入了各自的局,短兵相接,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了吗?

        我也忍不住悠悠叹息了一声,从那种沧桑亘古的气息中挣脱,我知道,接下来的是厮杀,不对等力量的厮杀,可终究也逃不开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