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九章 入局(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九章 入局(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气力终究是在缓缓的恢复,不过面对这个似笑非笑,说话奇怪的神,我始终不知道说什么?

        抬眼,望着天空,依旧是一片蓝蓝的天,是被逮到了吗?我的心情莫名的轻松,甚至忍不住想笑眼角的余光瞟见了一个穿着黑袍的女子身影,她此刻眼珠子斜看着,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一张嘴,吐了一个唾沫泡泡,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林晓花,比起这个女人,我的演技是不是算太差了?

        我的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却看见神用一种莫名的眼光看了林晓花一眼,忽然一挥手,说到:“把他弄回去,换一身儿衣服。至于你回去,今天结束之前,都不要出现在我眼前了。”

        此刻的光线下,林晓花口中的唾沫泡泡正好破碎,她的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夹杂着慌乱的哀伤,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要走。

        那个神的脸上出现恼怒的表情,忽然前行一步,拉住了林晓花的手腕,低声说到:“不要以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待到我更自由的时候,你惹到我,我一样不会让你好过,你最好相信这句话。”

        “干嘛不杀了我?”林晓花笑得分外妩媚。

        我看见神的侧脸,一下子就愤怒到了极点,甚至可以看见因为牙齿咬得太紧,腮帮子高高的鼓起,他一把扔开了林晓花的手,然后对着身边两个穿着紫色袍子,戴着斗笠的人说到:“看住她,一步都不要她离开你们的视线。”

        那两个紫色袍子的人也不说话,只是按照神的吩咐快速的走到林晓花的身后。

        我的心一下子有些冰凉,而林晓花则第一次流露出了那种很在意的愤怒,最终还是忿忿的转身离开了,两个穿着紫袍的人就当真如神吩咐的那样,亦步亦趋的跟在了林晓花的身后。

        我和神同时注目着林晓花的离开,当她的身影随着几丛翠竹的遮掩,转身消失不见的时候,我们才同时收回了目光。

        我注意到神面对林晓花的神情总是有些复杂的,不像他面对其他人时,无论怎么样的不屑掩饰情绪,实际上都带着一份平静。

        好像林晓花这么一段儿插曲,让神缺乏了某种想要‘戏弄’我的心思,他用一种非常厌弃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就一挥手,几个黑衣人就赶紧的过来,扶起我,朝着之前小屋的方向走去。

        我发现这几个黑衣人身上穿的衣服都和之前我看见的不同,他们的黑衣上都盘踞着紫色的暗纹,仔细看来是一条蛇

        这些是更高级的练尸?或者,是别的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也猜不透到底是什么,这些人逮住我身体的手,并没有其他黑衣人那种冰冷的感觉,但也或者是因为他们戴了手套。

        不过,这些应该就是这个神身旁的核心人物了,我不能观察的不仔细,因为林晓花这几夜和我的会面,很多信息给的很笼统,我却害怕细节决定成败。

        我终究被带回了那个神秘的院子,然后莫名的在几双眼睛的监视下,再次的洗澡更衣,当然换上的又是那一套神才可以穿的白袍。

        在这过程中,神再次的来到了我的房间,依旧是坐在那房间里突兀的,高高在上的那个位置上,手指敲击着座椅的把手,一双眼睛看着我,毫不掩饰对我的愤怒和讨厌。

        “你耽误了我整整半个时辰。”忽然的,神就开口说话了。

        那个时候,我正在穿着裤子,我几乎已经习惯了神这样的注视,不过他说这样的话?我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淡漠

        他‘霍’的一声站了起来,仿佛是为我这样的淡漠而愤怒,但他很快又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然后有些烦躁的在屋中来回走了几步,然后才说到:“任何事情总会付出代价的,我的半个时辰,岂是你可以耽误得起的?你是托了林晓花的福吧?可是,你终究还是我手里的鱼,你的命运也改变不了。”

        此刻,我已经穿好这套白袍,依旧不接神的任何话,只是脸上流露出了适当的沉重,动作也越发的无力不过,也同时觉得这个神真的很不同,不要说和真正的神仙比,就算和普通的高人比,他也显得异常的神经质,好像是多重人格分裂了那样。

        “呵你果然还是知道害怕的?为你改变不了的悲惨命运吗?因为这半个时辰,我保证你会更加的惨。看你样子,是使用了某种秘术吧?我倒是很有兴趣,不过你不用说给我听,我都会知道的。”那个神根本不管我是否回答他的话,只顾着自己自言自语。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有一份紧张,才会这样不安的自言自语着什么?

        可是我已经懒得听他啰嗦了,依旧是平静的说到:“不是已经耽误了你半个时辰吗?难道你还想要耽误更久?”

        这句话本是普通平常,却忽然像刺激到了那个神一样,他忽然冲到我的面前,一下子逮住了我的衣领,用几乎能把我耳朵震聋的声音对着我咆哮到:“说,你为什么如此平静?你是不是有什么我没猜到的底牌?”

        我抬头迎上他的目光,看起来像一个疯子,然后说到:“你不是无所不能的神吗?掐指一算,不就能算到我有什么底牌了吗?”

        在我看来,这句话才是能激怒神的话,可没想到我说完这句话以后,那个神忽然就平静了,松开了抓住我衣襟的手,然后还伸手帮我抚平了衣襟上的皱痕,这才说到:“如此有底气,那我知道了,你的底牌不过就是林晓花那个女人,我知道她就不会老实的。”

        “什么?你为什么会知道?你不是”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身子因为发软,连站也站不住,‘蹭蹭蹭’的倒退了几步,一下子跌坐在了身后的床上。

        看我的反应,神忽然就笑了,说到:“你以为林晓花能来救你?能破坏我?谁也不能阻止我的!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林晓花是不可能出现的了,相比与你,我恐怕要重要的多。”

        说完这句话,神显得异常的神清气爽,一背手朝着屋外走去,声音却清晰的传入了屋中:“你说的对,时间已经不能耽误了,走吧。”

        接着,那几个穿着紫色暗纹的黑袍人就毫不留情的抓住了我,拉扯着我朝着屋外走去。

        我的身体越发的发软,也只能任由着他们拉扯着,一步步走向未知的命运连整个神情都变得呆滞。

        ——————————————————分割线—————————————————————

        再次穿过了布满浓雾的竹林,穿过了那一片巨大的草坪,我被这些人拉扯着走进了那一片类似于宫殿的建筑。

        或许是嫌我这样太过耽误时间,在进入那片建筑的时候,就看见几个穿着灰袍的人抬着一个类似于‘滑竿’的东西等着我,接着我就被那几个穿着紫色暗纹的黑袍人给扔了上去,然后被这些灰袍人给抬着走。

        我们开始穿梭在这层层叠叠的华丽建筑中,我脸上的神情一直都很灰暗,被神揭开了最大的底牌,不是吗?

        但我还是忍不住去观察,发现这些抬着‘滑竿’带着我走的灰袍人,竟然是真真实实的人,有意志有生命的人,怪不得他们没有带上那斗笠只是他们的神情太过奇怪,是一种被压抑了许久的麻木的平静。

        而这些建筑很多是开放式的,我发现根本不是我想象的,这里全部都是神一个人住的,几乎是每一个大型的建筑里都有人,同样也有身穿灰炮的人来回的忙碌伺候着,我偶尔就看见了一个身上穿着淡青色袍子的身影,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我。

        无论如何,这一番景象,总是会让人察觉到今天是会有大事发生?

        大事不就是我吗?

        我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却又忍不住去想这里好像习惯用衣服的颜色来划分人的等级什么的,而这里的一切比我想象的还要

        那些灰袍人的脚程极快,我还没有具体去想清楚这里的一切,我已经被他们抬到了那个巨大平台的阶梯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