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八章 入局(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八章 入局(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任何事情不付出代价,就想要到一个极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开72个穴位,那只是一个理论上假设存在的可能,实际上普通人体能承受洞开5穴就已经是身体底子极好的了,随意的洞开,到时候力量上冲,你付出的代价不止是生命,还有可能是灵魂被冲散的代价。

        而且,这个秘术无论是洞开多少穴位,第一个刺激的必须是后脑,洞开的穴位越多对后脑的刺激也就需要越大。

        从术法的深推来说,对后脑这样刺激,绝对也会影响到大脑,人的行为也会变得越来越不受控制,这也就是师祖要我和师父看着去使用这些秘术的原因

        浓雾中的竹林安静,那个胸口绣着一条小小紫色的黑衣人被我摔倒在地以后,斗笠滚到了一边。

        曾经,在渡船到圣村的时候,我见过那个划船的圣村使者一张隐藏在斗笠下的脸,那张脸就和人肉骷髅似的,但好歹能看出来是一个人。

        但看到这张斗笠下的脸时,我在如此刺激,情绪冲动的情况下,也忍不住楞了一下。

        说起来,这张脸虽然也是皮包骨头,但是比起那个圣村使者还好那么一点儿,让我愣住的是,这个黑衣人的脸色,是一种完全铁青的颜色,不夸张的说,是青色占了主导,颜色的改变让他看起来不怎么像个人,而且从脸一下,他的脖子处已经有细密的黑色绒毛长出来!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个炼尸的人术法逆天,竟然把普通的炼尸朝着僵尸的方向发展即便只是最低级的黑白双凶,即便根本还没有成功,标志性的尸牙都还没有,但

        在冲动暴虐的情绪控制下,我也没有办法深想,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一脚踢翻了这个黑衣人,让他背朝着我,接着我一下子单膝跪在了他的背上,不让他挣扎,然后伸手一下子抓住了他脊椎的某一个位置。

        对付炼尸,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如此,破坏它的神经,它也就完全的失去了活动能力,整个炼尸也就被破坏了。

        不然也可以选择破坏它的脑袋,不过头盖骨的坚硬,这个办法其实得不偿失必须完全打爆,那是需要非常巨大的力量,根本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轻易就能敲碎脑袋,甚至几颗子弹打进去也是没有用的,只要没破坏到它可以活动的神经都是没用的。

        我冷着脸,一用力,手就陷入了这个黑衣人冰冷的身体里,然后捏住了他的脊椎骨,‘咔嚓’一声毫不留情的拧断了它。

        那个黑衣人不动了,我之前并不能完全肯定这是炼尸,这下却是完全的肯定了。

        炼尸的身体里没有血液的存在,却也有说不清楚的黏黏腻腻的东西,我把手随意的在那个黑衣人的身上擦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

        这个术法不需要特别的解除,刺激的强弱也决定了术法持续的时间,这一次小小的试验一下,最多持续三分钟不到,也就差不多了。

        我再次奔跑在路上,没有去特别的在意这件事情,却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雾气慢慢的变淡了,举目望去,竟然可以看见另外一片大得惊人的平坦草坪就在不远的地方,在那个草坪之上,依旧是翠珠依依,三五丛的点缀着。

        更多的是大型的建筑物,一栋栋,一片片,全是华夏的古风建筑,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小型的宫殿,不过因为地型缓缓的落差,显得比平地上的宫殿更加的华美。

        但是比起真正的宫殿,就如紫禁城,它又少了几分庄严,多了几分华丽,还有刻意营造的仙气。

        我的目光好奇的打量着这一切,看见在宫殿之后,也就是地型的最高处,是一阶阶的阶梯,阶梯之上就是一个巨大的平台,再多了也就看不清楚了,可是我的心却在这个时候异常激动的‘咚咚咚’剧烈跳动起来。

        法坛一定就在那里,师父

        ‘噗通’一声,我的身子一软,在这么激动的时候,我竟然扑到在了地上,全身的肌肉就像被一只只蚂蚁小口啃噬一般,又酸又麻又痒又痛!而且根本使不上一丝的力气,连挣扎着站起来的可能都没有。

        如果没有力气都还好,但是肌肉传来的那种感觉简直是比酷刑还折磨的事情,它出现的一瞬间,我就忍不住咬紧了牙齿,但就这样也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出现了,这个秘术使用过后,强烈的副作用出现了,而且我只是小试了一下,幸运的不会留下永久的副作用!

        我原本全身没有力气,但是这感觉开始越来越强烈,在一个人完全无力的时候,都可以痛苦到在地上翻滚,手指深深的陷入了泥土里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啊?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额前的留海因为汗水也紧紧的贴在了额头上,身上的衣服几乎全被汗湿了,可是这痛苦还在持续着。

        一秒钟都是难以忍受的事情,何况我还看不到结束的曙光这一小片草地都被我滚得不成样子,旁边的竹子也被我因为翻滚而撞得东倒西歪。

        我没法去计算时间,每一秒都过得如此漫长,在后面稍微好了一些,我无意中看到手腕上的表,才发现快过去了三分钟也就是说,我的术法持续了多久的时间,可能接下来的痛苦就要持续多久的时间。

        和我预想的一样,终于在三分钟过去之后,这种来自每一块肌肉的感觉终于慢慢消失了。

        我大口大口的仰天倒在地上喘息,这才发现全身脱力的感觉更加的严重我连动一根手指头都费劲儿。

        这算是计划之外的事情吗?我忽然就笑了,人算永远不如天算啊不过我的心情真是没有一点儿沉重,一局棋不就是这样摆开棋局的吗?

        由于刚才那样的搏斗,我都没有太过的注意周围的细节。

        这个时候才发现,我已经翻滚到了那片草坪的边缘,我身处的地方还有着薄薄的雾气存在,身后则是一大片厚重的雾气看不到尽头,一种刺耳的鸣叫声回荡在其中,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意思?

        而事情如果开始糟糕,人就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也许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往往从坏事的开始,还会伴随着更坏的事情发生。

        “呵,你还真是能糟蹋东西。我对你厌恶又加深了一层。”一个平静却真的好像对我充满了讨厌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之上。

        我连抬一下眼皮,看一下是谁的力气都没有了,其实也没有看得必要,因为这个声音就是那个所谓的‘神’的。

        话音之后,才是一连串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看起来来的根本不是神一个人。

        至于糟蹋东西?我糟蹋了什么?是草坪,还是翠竹?我已经懒得去思考了,我也不想看见这个神。

        但是脚步好像很快,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走到了我周围一两米的地方停下了,这个神讨厌的地方就在于,我明明不想看见他,可是他偏偏喜欢绕到我的眼前。

        他自以为非常高高在上的出现在了我的正面,如此高大的身形,我的目光想避开他都不可能。

        此时,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吗?这白色的袍子,在这个地方,只有我一个人有资格穿。你说,你不是糟蹋东西,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