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六章 开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六章 开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林晓花可能有些好奇,我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反应,歪着脑袋看了我半天,没看出个什么名堂,也就放弃了。

        我们沉默的相对了一会儿。

        林晓花再一次从假山上飘然而下,说到:“计划就没有什么好补充的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可笑的。好在,那个神还不是最绝对的力量,我们就使用使用计谋吧,不用太过,简单的就是有效的,加一点儿运气”

        “我们就能成功吧。”我望着天上的月亮说到,最近是越来越爱看着月亮了,因为我莫名的开始想念外面的世界。

        “不对,是有一点点成功的可能。”林晓花再一次站在了和我隔湖相对的地方。

        “不带这么打击人的。”我不满的撇撇嘴。

        “对不起,我这人天生灰暗,明天见吧。”林晓花没有要过来的意思,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准备离开。

        “喂,你一心想坑那神,可是你信仰般追随的人又是谁?”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林晓花回头看着我,犹如和我初见时候那般的巧笑倩兮,然后开口轻声说了一句:“不就是我想坑那个人吗?”

        我一下子愕然,还真是那个神想死?这简直就好比一个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一边对人说我最不爱吃的人一样可笑。

        “怎么?不敢和我合作了?”月光下的林晓花笑得越发的灿烂,清丽的脸显得更加的风情万种。

        “没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心里犯着嘀咕,可是嘴上却说得大义凛然,其实根本也就没有退路了,何必再想那么多?

        “陈承一,看来你一直是像个傻X的,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机灵来着你说这话没有底气哦,明天到底要怎么样,看你吧。”林晓花走的很潇洒。

        莫名的,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我竟然有三分安心,抱着胸,倚着树,竟然在这样一个开局之前的夜晚,脸上真心的浮现出了一个笑容。

        ————————————————————分割线————————————————————

        和晚上八点的时候,夜会来一般,这里的早晨也是那么固定。

        在上午7点的时候,那蓝晃晃的天就会准时的出现,挤走属于这里的黑夜。

        而在7点的时候,那些穿着黑衣,戴着斗笠的人也会准时的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为我送上一份丰富的早饭。

        今天同样也是如此,早餐就有碧粳粥,一碟玲珑包子,三样儿精致的小菜,不知道加了什么调料的蒸蛋看一眼就觉得复杂,我也懒得去管有多少种花样了。

        只是惊叹这米是真正的碧粳米,做出来的粥那翠绿的颜色让人看了就舍不得吃。

        我也不明白在如此紧张的早晨,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去关心这种不着边际的细枝末节,难道我是在感慨神比较会生活和享受?或者,他已经开始把我当成他了?

        这样想着,我大口大口的吃完了桌上所有的食物,拍着很饱的肚子,想起一句朴实的老话,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吃完饭,照样是有一个黑衣人负责收碗,在这里如果不是一个被囚禁的身份,日子不要过得太舒服!

        不同的是,在收拾了碗筷以后,那些黑衣人一般都会默默的离去,在今天却是站在那里不动,而另外一个黑衣人拿出了一个盒子放在了我的面前,盒子上有一张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行字,字的力道十足,光是看那勾勒的笔画,就能感觉到迎面而来的一股霸气。

        “换上衣服,等待三个小时,我来接你上法坛。”

        这是神的留字吗?我看了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反应,默默的把纸条放在了一边,然后打开了那个盒子。

        在盒子里整整齐齐的叠着一套白色的汉服,至于式样就和神穿的那一件是一样的,之前我以为他穿着朴实,手摸上去才发现这绝对是顶级的丝绸,不知道怎么处理了一下,一眼又看不出来丝绸那种独有的光泽,倒是显得朴实了。

        我没有什么好抗拒的,这汉服是经过了简单的改良,穿上倒也不影响行动,所以我也就干脆的换上了。

        看了一看时间,不到八点的样子,神说三个小时以后就会接我上法坛,那么现在出去运动一下吧。

        我这样想着,走出了院子,和往日毫不理会我做什么不同,那些黑衣人在今天好像对我看得分外的紧,简直是亦步亦趋的跟着我。

        我在院子外面打了一套拳,他们就跟在后面半米不到的地方,偶尔被我挥拳,踢腿打到了身体也不在乎。

        和这些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那么久的时间相处,我太明白他们的做事风格,林晓花用木头来形容他们都是给了他们面子,或者,这些人本身就不正常,完全就是行尸走肉?

        从他们的身体上传来的触感是不正常的冰冷,这让我打从内心里感觉到不舒服。

        一套拳打得也不算尽兴,很快我就进了房间,擦了汗,洗个澡,解决了一下个人的问题,穿好衣服,再次的来到院子外面。

        同样的,那些黑衣人依旧是亦步亦趋的跟着,我只是站在屋前的走廊沉默着。

        “知道下围棋最是需要考验耐心的,但原因呢?”林晓花给我说起整个计划的时候,是如此开口的。

        “为什么?”我从小就喜欢和师父还有慧大爷下象棋,对于围棋算是兴趣缺缺,了解有限。

        “因为落子无悔,而有时一个子儿落的位置又往往能决定大局,所以举着棋子迟迟不落,是正常的,如果等待的那一方没有了耐心,说不定就输了。”

        “那你是要我有耐心吗?”

        “错,我是在告诉你,其实神是一个相当有耐心的人!你遇见了这样的对手,就下快棋,说不定能把他给蒙住,既然决定了,落子不妨就像下雨一样的快,他反而会惊疑不定这就叫措手不及吧?”

        决定了,就快点儿去做吗?我望着蓝蓝的天深吸了一口气,下一刻,我的脚步迈出了一步。

        我当然知道那是正确的一步,在这个小院中的那么多夜晚,那张图纸上的线路已经被我练得分外熟悉,我没有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的本事,但是我至少可以很快的走出去。

        就如同料想中的一般,随着我一脚踏出去,那些黑衣人也跟随着迈出了一步我脸上带着冷笑,很快的就跨出了第二步第三步,接着我在大院中飞快的行走了起来。

        和计划中的一样,那些黑衣人的动作非常的慢,他们应该是被严格的训练过院中阵法的走法的,可是就如同你给一个机器人输入了程序,它也不可能如人那般的灵动,所以只是走了三十几步,我和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计划一旦执行,那就是落子无悔。

        此刻我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莫名的就没有了,我只是全神贯注的在院中飞快的行走,我知道我错不起,当我绕过那个池塘,走过长廊,跨过亭台之后,我终于走到了大门的面前。

        而反观那些黑衣人才走到了池塘的一侧。

        我看了他们一眼,第一次双手扶到了大门之上,接着毫不犹豫的‘吱呀’一声推开了大门。

        ‘哗’的一声,一股浓烈的雾气扑面而来。

        “出门以后,是没有任何的阵法的,小子,你就放心的横冲直撞吧。”林晓花的嘱咐还在耳边。

        所以,我也就没有任何犹豫的,扑进了这茫茫的雾气当中,这是被神拘禁了那么久以后,我第一次走出了这个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