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九章 混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九章 混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我喊有什么用,这一次,这个男人出手的根本不是什么精神压迫,而是挥手之间,乌云就笼罩在这片竹林,闪电划过,一道惊人的雷电在乌云之中浮动,聚集成了雷球在滚动着

        我丝毫不怀疑这道雷电的威力,可以生生的劈死一个人!

        这一招我曾经见吴天使用过,挥手之间,引雷之术这个男人使用出来,比吴天的威力更加的让人震惊。

        在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心酸,一个个的长辈高人欺负小辈吗?师祖,你又在哪儿?曾经,你也是有如此风姿吧?师父曾经,你谈笑间,引天雷,潇洒不羁

        ‘轰’,一道粗大的雷电毫不留情的就落下了那个冷漠的神再次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而在我的眼中,凌青奶奶那一张惊恐的,害怕的,无助的脸无限的放大。

        是真要如此吗?我陈承一的结局我自己忽然就笑了,或许笑得有些凄凉。

        这样的引雷之术,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改变方向的,就是说针对的对象是谁,那就必然会劈在谁的身上。

        可是,世事无绝对,修者既然能引雷,自然也有强行改变雷电落点的本事,就比如用自身的灵魂之力,却强行的接引雷电。

        在那一刻,我毫不犹豫的就这样做了释放自己的灵魂之力,然后集中精神,在存思的世界里,朝着雷电包裹而去在力量和雷电相撞的那一刻,我感觉从灵魂里都是麻和痛的。

        可是我忍着那一刻这种折磨,一把推开了凌青奶奶,疯狂的嘶吼了一声:“过来!”

        “我X你妈!”我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神也会在这么一瞬间,惊慌变色了这种落雷之术,只能用自身为引,去强行改变它的落点,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做。

        我很开心,我恍惚的意识到好像我对他有几分重要,能这样打击到他,何尝不是一种痛快?

        更重要的是,凌青奶奶活下来了她转头,那一刻,我看见了她的泪眼如果再见到大家,帮我说声对不起吧。

        如果,是见到如雪,有好多话能转达吗?不,如果只是有几句话,很想告诉她我喜欢的你是寂静的,仿佛你不在这山河岁月里。你在远方听见我,可是我的声音却无法抵达你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就已足够。

        曾经我们一起看过的一首情诗,如今就是所有的心情。

        真好,师父他们有了下落,再也不用我这样一直挂怀了,他们,大家会来的吧?

        雷电落下的瞬间,我脑中的念头纷杂,只是很开心,这一次必死的局,我面对死亡,竟然就这样微笑。

        ‘轰’的一声,那粗大的雷电丝毫没有停留的落了下来,那一刻,几乎是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我只是感觉灵魂在瞬间就从身体里漂浮而出好像是有别的感觉,可是那巨大的压迫性的力量,一下子就让我全身麻木,然后陡然昏迷了过去。

        伴随着那个神不停的咒骂声,还有一声好像很迷糊的,凌青奶奶呼喊‘承一’的声音。

        —————————————————————分割线———————————————————————

        在一片无尽的雾气中,我醒来了我睁开双眼,静静的躺着,看着我所在的地方,心绪平静。

        在这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分割,没有界限在这里就是传说中,这个世界最初的最初——混沌吗?

        原来死亡了以后,是要来到这样混沌的世界吗?我慢慢的站起来,身死恩怨了,身死则消散一些今世的缘分,如今我该是平静的接受吧?

        我慢慢的走在这一片雾气之中,刚才还平静的心绪却忽然变得复杂起来,如果朝前走,到了路的尽头,就是我陈承一的下一辈子,重新的开始,那么我还想记得一些人呢。

        我要记得谁一张张脸庞不停的在脑海中浮现,我好像谁都不舍得忘记。

        所以,在雾气中行走着,我就忽然变得伤感了而这里是没有人的吗?任何的景物都没有吗?在伤感之中,我的心就慌乱起来。

        我情愿自己去的是地狱,也好过这种亘古无声的寂寞啊?至少牛头马面这个时候看起来也异常的亲切啊我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痴儿”就在我心绪难安字迹,我听见了一声仿佛是震动了这整个混沌世界的声音。

        痴儿?谁是痴儿?我吗?为什么这个声音听起来如此的熟悉!

        “痴儿”又是一声这样的呼喊!

        这一次,我听出来了,这声音分明就是就是我师祖的声音!

        可是,我已经死了啊,难道我师祖寻我寻到这个混沌世界来了吗?这个想法让我的心情难以平静,仿佛是注入了一针兴奋剂一般,让我开始寻着声音的来源,发狂的朝着那个地方奔跑而去。

        “停下来,朝上看”仿佛是感应到了我的一举一动,师祖的声音指引着我。

        我好像也不累,在如此的速度下奔跑也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师祖一说,我就停下了脚步,然后抬头朝着茫茫雾气的上方看去。

        上方还是一片沉沉的雾气,只是随着目光搜寻的距离越来越远,我好像看见在朦胧的雾气中,有一座孤峰矗立在雾气之中。

        那一座孤峰不高,却因为突兀的出现在这个混沌的世界里,孤独的立着,给人一种心理上高山仰止的感觉我呆呆的看着这孤峰,下意识的就朝着它慢慢的走去,因为我看见孤峰之上,仿佛是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混沌世界安静,师祖的声音不再指引着我,而是任由我朝着孤峰走去终于,走到了一定的距离,我停下了脚步。

        那座孤峰在我的眼里就是一整块巨大的岩石,我是无论如何也上不去的,不如就这样安静的站在孤峰之下就好,因为我已经看见师祖的身影。

        此刻的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汉服,背负着双手,衣襟飘飘,融于天地,说不出的潇洒和不羁就那样站在孤峰之巅,这么静静的看着我。

        他的身形有一些模糊,脸上的表情什么的,我看不清楚,却能感觉到他的疲惫与虚弱

        “师祖,我是死了吧。辜负你精心设局的一切,我不能完成了。”我低沉的开口,内心满是自责,陈承一总是任性啊,可是如果不救凌青奶奶,那也不是陈承一了。

        “既是痴儿,就跟随着心痴的方向走吧。若你不救,又何苦是陈承一,是我老李的徒孙,立淳儿的徒弟。”师祖的声音没有责怪,有的只是淡然,仿佛天地之间,我所做的这一件事情就是理所当然。

        我的心一下子也跟随着师祖的声音坦然了,是啊,就是这样,不自立,何以在人心中立?而这自立,是自我的塑造!

        “而且谁说你死了?我老李的徒孙就那么容易死?”师祖的声音再次传来,而我却震惊了?我没死?那样一道落雷,我都没有死?

        那我又在哪里?

        “我要传法,彼时,你将和立淳儿并肩战斗!”

        什么?仿佛是嫌我的震撼不够一般,师祖又说出了一句让我震撼不已的话,他要传法,之后,我将要和我师父并肩战斗?

        师祖从来不说谎,那意思就是,我快要见到师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