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八章 跌宕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八章 跌宕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风,四面八方的朝着我挤压而来,此刻竹林里的翠竹随着狂风乱舞,不时的有噼里啪啦竹子被折断的声音传来。

        就像古老的时候,人们最早使用的‘爆竹’,燃烧竹林发出的声音来庆祝节庆一样。

        从翠竹承受不起的狂暴来看,这风逝就是如此的凶猛,而我就是风暴的中心,承受着这股凶狠的力量。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术法吗?术法还未成型,就有了如此的威力我根本就不能等待,这股疯狂的力量,就像把我赤身放入了深水之中,承受着巨大的水压,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被挤压到极限,只要再一下,就会碎成肉沫,从口中喷出来。

        所以,顶着巨大的压力,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忽然开口喊到:“林富瑞。”

        是的,林富瑞就是林建国大儿子的名字,在我的交谈中,他无意中给我提起过,我当时也没太上心,可是不妨碍我能记住这个名字,我没想到这么一个简单的细节,如今成了我最大的依仗。

        我刻意用了一点儿吼功的技巧,很简单的那一种,带着对人灵魂镇压之威的吼功,我不指望能镇压如此强大的灵魂,但是这样的好处是,这个声音直指灵魂!所以就算我的声音被狂风吹得断断续续,就像一段破碎的片段但不妨碍这喊魂的效果。

        当我的话音刚落,那个站在我面前的男人神色就发生了莫大的变化,带着一点愤怒,一点震惊,或者有一丝畏惧,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由于他施术暂停了那么一下,挤压我的狂风威力稍微小了一些,连竹林的‘狂暴’也稍微平缓了一下。

        就是现在!

        我在轻松了一下之后,我知道我赌对了,我不能给眼前这个男人任何一点点喘息的机会,我猛地一整衣衫,脚下步罡踏开,标准的拦魂,喊魂之步,然后面容一肃,大喊到:“林富瑞,林富瑞何在?何在?九天玄女,接魄童子林富瑞,魂兮何在”

        我喊魂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但是和普通的喊魂不同,普通的喊魂是从旷野中把人失掉的魂魄给喊回来,而我这是从生人身上生生的把魂魄喊出来,一般也用来对付上身的情况,自然就是经过了改编的,甚至是属于老李一脉独有的喊魂法。

        “啊”眼前的这个男人忽然生生的中断了术法,同样遭到了术法的反噬。

        可是他没用像平常道士那样,受反噬必吐一口喉头热血,而是忽然抱着头,仰天长啸了起来。

        我不知道是我眼神出了问题,还是说他带动了周围的气场,让我看见了什么,总之在我眼中的他,身体好像在不停的扭曲变形,就像是有好几个东西要从他的身体里冲出来一样,而他在强行的压制。

        而我的面容不悲不喜,随身并没有带来法器,所以,我干脆以手掌互击,打出了喊魂应该用特制的筷子与水碗相击的节奏,然后凛然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声比一声更加的冰冷无情,一声比一声更加的声声凌厉,急迫:“林富瑞,林富瑞”

        “啊,啊”那个高傲的男人竟然抱着头,被我在灵魂爆炸的状态下喊魂之后,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我的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就是他,高高在上的神么?你早就是该跪下了,为了被你害过的万千圣灵,那个凄凉的镇子,那个变态的存在,你是早就该跪下了

        看来这个根本在别的道士眼中没有什么威力的喊魂术,是击中了这个神所谓的‘要害’,和我之前在船上猜测的一些想法相同。

        所以,在这种‘打击’之下,那个神的任何术法都没有办法进行了,施加在凌青奶奶身上的术法也同时解除了。可是,却不知道凌青奶奶从前受到了多大的阴影,在压力解除了以后,竟然还是一幅畏惧之极的样子,赶紧的锁紧了一丛乱竹中,卷缩着身体,躲着瑟瑟发抖。

        看到凌青奶奶没有再承受伤害了,我的心稍稍松了一下,可是看到凌青奶奶这个样子,我的心又被搅的生疼到底是承受了怎么样的折磨?我师父他们又怎么样?慧大爷,师父

        不过也能想象吧?一开始的冲突,那个神就表现的分外冷漠,暴力他能怎么样对待别人?

        这样想着,我心中那股一直压抑着的无名火就像忽然爆炸开了一样,脚下的步罡也开始起了变化,我开始封锁四周,如果喊魂真的能够成功,我决定用独特的步罡之法锁魂

        可是我到底是‘天真’的,毕竟我面对是连吴天都要与之合作,甚至说不定要稍微弱势一点儿的神,他怎么会如此脆弱的就被我轻松的击败?

        “啊”在我改踏步罡的时候,这个男人忽然发出了受到喊魂术以后最大的一声的呼号,然后在我有些惊诧的目光下,他猛地一拳击打在地上,借此爆发的力量,一下子站了起来。

        ‘啪啪啪’,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我甚至听到了他全身骨节作响的声音这种声音听起来比战场上刀剑的声音更加的有震撼力,也更让人心惊。

        “呜呜大哥哥,走大哥哥,我害怕,也带我走”凌青奶奶咽呜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那是一种畏惧到极限的声音。

        我的力量如今还充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却一点一点的凉了下去可是我不愿意放弃,我用双眼直视他的双眼,这样的喊魂更加具有压迫力,就是压迫着一个人的灵魂,然后再强行拉扯出来的意思。

        可是就一眼,我的整个人就忍不住‘蹭蹭蹭’倒退了好几步,之前踏动的步罡全乱了,喉头发甜,被我好不容易给咽下了那口血。

        这就是差距,就是碰撞的威力我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人脸色泛紫,而眼前这个男人就是。

        特别是他的双眼,从刚才的看似平和无害,变成了一种带着高高在上的冷漠凌厉,那种收不住的力量从眼神流转中律动,就像是实质性的光芒。

        那是什么力量?灵魂力?精神力?我根本猜不透,比吴天的更加带有侵略性和压迫性而我知道,当一个人的气运糟糕之极时,或者说死气缠身,已经到了一定程度时,那些气息就会外溢连普通人都会看出来不正常。

        可是,这紫色?是灵魂力外溢的表现吗?

        那一刻,灵魂爆炸的力量还在,可是我的身体却好像被重锤碾过,极其的无力喊魂根本没办法继续下去,只是这么一眼,我感觉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铜墙铁壁,试问我怎么从铜墙铁壁里把他的魂魄拉扯出来?

        但我不能放弃,我放弃不起自己,因为背负着希望,更放弃不起凌青奶奶的性命,所以,我下意识的就朝着凌青奶奶那边跑去。

        那个男人站起来以后,根本没有看我,而是手抬起来,用极快的,我这种状态下肉眼都捕捉不到的动作,开始在身上的三十六处位置,用怪异的手势连拍带点我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陈承一,你倒是比我预料要聪明厉害一些,和你的师父一样难缠啊。”神冰冷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和我的师父一样难缠?我的脚步跌撞了一下,看起来,我师父也曾经和他一战?

        “不付出一点儿代价,想让你服帖,看来是不行啊如果不是你不错的话,你这样冒犯我,你可以死一万次了。不过”说话间,神忽然闭了嘴,眼神一动,竟然是看向了凌青奶奶。

        他的手缓缓的再次抬起来我的心猛地一下沉,然后几乎是不要命的一跃,朝着凌青奶奶扑了过去。

        大喊了一声:“你不要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