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六章 瞬间清醒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六章 瞬间清醒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密林的边缘,是一座不高的山脉,相比于层层叠叠的密林,这里的风景更好。

        一个斜斜的缓坡上面绿草萋萋,翠竹摇曳,偶尔点缀着三五野花,倒让我恍惚像回到了四川的家乡,看起来和竹林小筑有三分的相似。

        可是就算如此,我并没有任何这里是美景的感觉,甚至心中连一点儿触动都没有,只因为刚才经过密林的时候,我感觉到好多让我胆战心惊的气息,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的事物来招惹我。

        如今这个缓坡看似平静,给我的危险感觉却比那个密林更甚,我坚信这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一直拉着我衣角的凌青奶奶不停的在发抖,眼神流露出让人看了也跟着心惊的畏惧。

        我们站在密林的边缘,凌青奶奶拉着我的衣角,怎么也不肯前行了。

        我轻轻的拉着凌青奶奶的手臂,尽量温和的说到:“不然你就在这里等着我?”

        她畏惧的摇头,强烈的表示不愿意,而眼中的怯意更甚

        那该怎么办?我的眉头皱起,如今已经走到这里了,我们根本就没有退路,如果不按照那个所谓‘神’的旨意去办,我恐怕就算退回密林,我们也会遭到围攻,再说我一直直觉在这里,就应该是最终找到师父他们的关键。

        所以我不可能在这里停下脚步。

        与此同时,那个‘神’不知道又用什么办法再次沟通了我,没有更多的语言,只是不停的催促着我前进,让我走上那个缓坡。

        凌青奶奶虽然神智不清,心性和智商都倒退到了只有六七岁小女孩的样子,可到底她还是凌青奶奶,就像有的小孩子六七岁的时候也学会了察言观色,有几分懂事那般,她察觉到了我的为难,不禁撇撇嘴,非常委屈的对我说到:“大哥哥,我和你一起去吧。”

        又是大哥哥,我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拉住了凌青奶奶那双已经变得苍老粗糙的手,很温和却异常真诚的说到:“放心吧,无论有什么情况我都会保护你的。”

        “可是,可是这里面,好像有个很凶的人,很凶很凶”凌青奶奶任由我拉着朝着缓坡走去,嘴上却带着颤音这样说到。

        我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因为我知道凌青奶奶畏惧,可是仔细一琢磨,我却深感不对劲儿,我从遇见凌青奶奶开始,就觉得她像一张白纸,完全没有有逻辑的记忆,有的只是零散的片段,就比如会冒出师父封正时说的话,我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任何有逻辑的记忆。

        如今这句简单的话,却是分明的记忆,在告诉我,这里有一个很凶的人。

        诧异之下,我转头看了凌青奶奶一样,也感觉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她牵住我的手,已经变松,变成根本没有自主动作,而是机械的任由我牵着那种。

        而且她的眼神也变了,之前是那种清澈的小女孩般的天真无知,如今变得涣散,就像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那样。

        “凌青奶奶?”她这副样子看得我有些担心,还有莫名的心惊,忍不住叫了她一句。

        对话之间,我们已经爬过了三分之一的缓坡,走进了山腰一直蔓延到山顶的竹林丛中,可是除了竹林‘沙沙’作响的声音,凌青奶奶根本不回应我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这样走,走着走着又忽然说到:“那就是一个很凶的人,他打我,我打不赢他,我所有的蛊都死在了他手里,除了小花”

        “他怎么打你了?”听闻她的话,我心里一紧,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喜欢折磨人,他折磨很多人,在他眼里我是没用的,所以被他赶了出来,自生自灭。有人救了我,是有人救了我”凌青奶奶的神色变得非常的痛苦,她的另外一只手,下意识的抚住了自己的额头。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即便心里是很想知道一些什么的,可是还是不由得的用双手轻轻的揉着凌青奶奶的太阳穴,不停的轻声安慰到:“凌青奶奶,你别想了,什么都不想要,我们在这里休息,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这一次凌青奶奶并不接受我的好意,她木然了一会儿,然后一把推开我,靠着一丛竹子,非常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说到:“不,不要在这里休息,这里不能停留,他随时都会出现,那个很凶的人随时都会出现。”

        “那个人是谁?”我的怒意已起,我丝毫没有察觉到一直耽误到现在,那个神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

        “那个人是谁?”凌青奶奶陡然的抬起头,看着我,眼神更加的涣散,可是下一刻,她抱着脑袋,越加的痛苦,望着我的眼神忽然多了几分清明:“可问题的关键是,谁救了我?是谁救了我?”

        我怎么可能知道是谁救了凌青奶奶?在我看来,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而是此刻她说话的语气根本不像之前那种小女孩的语气了,而是变得非常正常,虽然没有当年凌青奶奶那份睿智淡定,可是

        “凌青奶奶。”我忍不住喊了一句,几步朝她走去,我觉得她现在的状态非常的危险,我必须不能让她这么想下去了。

        在那一刻,我不能避免的想起了肖承乾的大表哥,他的情况可以说是‘失魂落魄’的典型,一开始我认为凌青奶奶也是,只是情况比他轻得多。

        如今我有一种觉悟,那就是凌青奶奶的魂魄是完整的,她变成这幅模样的原因,是因为被伤了神因为我不是医字脉,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察觉,我应该开天眼看看的。

        这样想着,我的内心变得火热,如果真是我判断的这种情况的话,凌青奶奶是有得救的,只要承心哥在此

        可是,当我走近凌青奶奶的时候,她忽然一下子神情变了,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开始望着我,原本她的双手是捂住脑袋的,这个时候也因为发呆,动作一下子停住了。

        她看我的眼神从不可思议变得震惊,又从震惊变成了一种激动和亲切,这种眼神看得我‘心惊肉跳’,一种我根本不敢相信的可能浮现在我脑海,难道凌青奶奶她认出我来了?

        由于这样的想法,让我呼吸都差点儿停滞,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非常紧张的看着凌青奶奶,我生怕这是我的错觉。

        反观凌青奶奶,缓缓的放下了抱住头的双手,然后两行泪水从脸上滚落,她站直了身体,任由脸上的泪水滚落,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我,在离我半米远的地方停住,一只手忍不住颤抖着伸出,摸在了我的脸颊之上。

        “承一,是你吗?”终于,凌青奶奶开口了,她的眉头紧皱着,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显然在激动之余,她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可这一句话于我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我的眼眶一下子红了,任由凌青奶奶的手放在我的脸上,喉头哽咽了好几次,才说到:“奶奶你想起来了吗?是我啊,我是承一啊,陈承一!我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我们都在找你们?”

        凌青奶奶的呼吸变得急促,显然这样的状态给了她极大的负担,放在我脸上的手也在颤抖,泪水还在一直的流,可是她忽然把我朝着竹林的边缘用力的推去,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对我大喊到:“快点走,快点离开!你怎么到这样的地方来了?快走啊你们全部都回去!怎么是那么不听话的一群孩子?”

        我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凌青奶奶推得接连后退,身子不稳,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我不理解凌青奶奶的情绪为何会忽然那么激动,但是我根本不可能离开,我大声的说到:“凌青奶奶,有很多事,我必须到这里来,我们必须要找到你们。”

        凌青奶奶此刻已经非常的虚弱,她难受的朝着我走来,无力的拉着我的手,有些语序散乱的说到:“你走啊快一点儿不要找不要找!你师父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你,你知道这个就够了快走”

        师父,无时无刻在想念我?

        我整个人听见这句话,犹如悲伤在爆发在全身的每一个地方,我怎么可能走?我一下子站起来,还要说什么?可是在一抬头,却呆住了,望着前方有点儿难以相信。

        而凌青奶奶看见我的眼神,一回头,忽然抱着头,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