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五章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五章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一夜,凌青奶奶在我为她铺的柴床上,睡得很是安稳,或许是温热的水抚慰了她在这片地方流浪,疲惫了很久的心,她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连小花也跟随着她的鼾声有节奏的煽动着翅膀,好像一起睡着了一般。

        我一直坐在火堆前,守护着她,却无甚睡意。

        这样的日子我多想陪她多过几天,可是时间在不停的追赶着我,灰眼人,密布的怪物,伙伴们的希望,为我死去的纪清,长辈们的脸,不停的在我眼中交错,一直到我迷迷糊糊为止。

        在这样的迷糊中,我好像一直在听着一个声音。

        “陈承一,你不该来了吗?”

        “陈承一,朝南走!”

        “陈承一,不用害怕,你朝南走,带着那个老太婆朝南走!”

        是谁?我在这样迷迷糊糊的情况当中,都不自觉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那个声音冰冷,无情,高高在上,偏偏洞彻了我所有的心事,知道了我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是有那么厉害吗?

        可是我就是没办法醒来,在一片迷蒙中,我仿佛看见了一个看不清楚的,穿着白色衣服的身影,背着双手,背对着我,我怎么也看不清楚那个身影,连是高是矮都看不清楚,只是觉得就是这么一个背影都高高在上。

        我心底始终有一份清明,知道这个可能就是那个所谓的神,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属于梦魇的一种,可是我就是无法挣脱,我没想到我和师父学艺以来,竟然也会碰上这样的情况,在梦中被人强行的控制。

        这和飞机上那一次,那个古怪的人入梦于我不同,毕竟是那么近的距离,他凭借着雄厚的精神力很容易影响我,甚至催眠我这么远的距离,洞悉一切,并且影响我,而且还挣脱不了,我简直无法想象。

        但那个身影好像很奇怪,很突兀的‘咦’了一声。

        接着,也不知道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忽然出现,一直直达我的内心,就像一个强力的发动机忽然‘嗡鸣’了一声,产生了强大的力量,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那一刻,我才发现冷汗已经沾湿了我的全身,衣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让我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凌青奶奶微微的鼾声,却莫名的让我安心,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我下意识的去摸了一支香烟,被水泡过的香烟味道其实很怪异,不过我也不在意了。

        这个梦魇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但是却在无意中为我指明了一点儿方向。

        好像那个神是真的很在意我要不要去找他这件事情啊?而且,凭借他的本事,为什么要我们自动送上门?这里这么多的‘抢食者’,他一定不愿意他费尽心机送来的‘祭品’就真的被一些不守规矩的给抢到,那他为什么不亲自来‘护送’一下?

        另外,他也没有说谎什么的,他说很安全,那一路朝南就很安全。不是我相信他,而是我真的感觉到了他对我的那份重视!

        是不是因为,所有的修者都被灰眼人给拦截了?所以才会如此在意我?

        我想不明白,却在香烟快要燃烧到尽头的时候,看了一眼凌青奶奶,在心里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

        ——————————————————分割线——————————————————

        当时间指向上午10点的时候,凌青奶奶终于满意的伸了一个懒腰,睡得非常好的样子,看来不叫她,任由她睡倒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我整夜恐怕只是睡了一个囫囵觉,但也觉得精神状态还不算糟糕,我想我是不适应这里没有白天黑夜的分明,所以才睡不好吧。

        尽管很难开口,我还是艰难的给凌青奶奶表达了我的意思,那就是我想带着她过河,然后一直朝南走去。

        我没有告诉她,我要去找所谓的神,因为说了她也不理解只是我在表达完了我的意思以后,我看见她猛地退缩了一步,然后眼神中流露出巨大的恐惧和痛苦。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这份神情看得我很是难受,天知道受了怎么样的痛苦,才会表现的如此畏惧?那么我的师父呢?其他的长辈呢?就比如说慧大爷他们?

        “不然,你就不去了?在这里,就听我的,哪里也不要去,我为你准备很多烤肉?”我试探性的问到,我承认在这份难过面前,我是一个很没有原则的人,我不想硬拉着凌青奶奶去面对她的这份儿恐惧。

        尽管这样的重逢,让我根本就不想长辈们再离开我半步。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她一直拉着我的衣角,摇头不要我离去,并且开始很痛苦的克制自己的恐惧,表示一定要跟着我走。

        我叹息了一声,世间真的就是一个轮回,在当年,我们也是多想拉住长辈们的衣角,表示无论多么恐惧,也想跟着。不同的是,我们没有这个机会,而如今体会了这种痛苦之后,才知道,如果她要跟着,就一定带着她吧。

        既然如此决定了,我就弄断了一颗小树,坚持的让凌青奶奶趴在小树上,然后我下水,推着她开始慢慢的过河。

        河里有多么恐怖的怪物,我是知道的昨天纪清快要被吞噬掉那一幕,我是怎么样也难以忘怀,在水中,我不得不承认,我整个人都绷紧了所有的神经的,而且还不停的四处张望,就怕出现像昨天同样的情况,有个巨大的水怪,无声无息的跟着我,我都不知道。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平静的河面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就连大水蛇那种应该算是低级的存在,就没有出现过一直到我带着凌青奶奶爬上岸,我都有些恍惚,这一切是真的吗?

        这边的密林和那边的密林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的灌木丛生,同样的铺满了落叶,怪石嶙峋。

        就是因为太过相同,这里又没有太阳,其实很容易迷路,而凌青奶奶到了这片林子,就好像失去了她在那片林子的灵性,开始变得畏缩不前,很多时候,我都只能背着她走。

        其实,我曾经在东北老林子呆过那么久,当时也多少学会了一点儿辨路的办法,可是在这片奇异的空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所以,入了林子一个小时,我都几乎没有走多少路,因为生怕就迷失在了这片诡异的密林当中。

        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鬼打湾啊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不会发生?所以,当一个莫名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若有似无的响起,指引我方向时,我的心脏已经完全的麻木了。

        我下意识的就跟随着那个声音前行,我知道又是那个神,他在迫不及待的指引我去见他。

        而我竟然还能非常神奇的面对他的不满,就比如我在路上看到了尸骨,从一些特征和穿着上来看,我十分肯定那就是和我同行修者的尸骨如果见到了不掩埋,那确实也太冷血,所以我会停留下来,让他们不至于暴尸荒野。

        尽管只是一副骷髅架子了,但我也只是尽人事。

        每当这种时候,我总能听见一声冷哼的声音,那声音好像是故意的,每次都会刺得我脑袋生疼我一共遇见了2具尸骨,就在第二次的时候,我也倔强的选择了对抗,尽管我觉得只是鸡蛋碰石头一般的对抗。

        可出奇的是,那个所谓的神根本没有步步紧逼,反倒是由着我了。

        这样在莫名的指引下,我们从上午10点出发,一直在这片密林中步行了7个小时,当时间指向下午5点的时候。

        我好像看见了密林的边缘,这就是要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