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三章 没有夜的密林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三章 没有夜的密林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姜立淳?姜立淳”我师父的名字显然让凌青奶奶起了不一样的反应,她原本有些不省人事,天真到让人无奈的脸上,忽然出现了思索的神情。

        难道我师父的名字,能够刺激一下凌青奶奶?

        我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这么多年了,我是第一次如此真实的能见到他们中的一个,如果说凌青奶奶都在这里,我师父应该就会在附近?或者,也在一个什么地方看着我,就像凌青奶奶这样出现?

        这样想着,我都变得很激动,而最直接的反应就是眼睛酸涩,凌青奶奶变成了这个样子?那我师父会变成什么样子?难不成也是10岁的样子?如果是这样,那么应该是我要回报他了,做为弟子,也是儿子,我必须要照顾他就像小时候在竹林小筑的岁月。

        那挥之不去的,温暖的一幕幕,会不会那个时候,就变成已经长大的我,和已经老了,却忽然变小的师父?

        “啊脑袋好疼,我想不起姜立淳是谁?我不想,我不要想,你是坏蛋,你让我头疼。”在我期待的目光下,凌青奶奶的神色却变得越来越痛苦,到最后竟然抱着脑袋发出了这样的喊声。

        她这样的心理年纪,不说十岁,可能只有六七岁的样子,什么都不会伪装。

        我看见了凌青奶奶眼中流露的痛苦,一下子说不出来的心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我的师娘,师父如果是我的父亲,她也算是我另外一个母亲,这样的她我怎么能不心疼?

        强行的忍着鼻子发酸,喉头发痛的感觉,我轻轻的抱住了凌青奶奶,就跟哄小孩儿一样的拍着她的背,轻声说到:“好好好咱们不想,不想就是了。”

        在我的安抚下,凌青奶奶稍许平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到:“大哥哥,你带我玩吧?那么大的林子,我只敢在这一带玩,找东西吃。其它的地方有好多东西好可怕啊,只有这个地方的大怪物怕小花,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一个人有的时候好害怕啊。”

        大哥哥?什么时候,我就成为了凌青奶奶的大哥哥?如果如雪和如月此刻在这里,看着这样的凌青奶奶,说不定会喊她们姐姐,她们又是什么样的感受?这个念头一冒出脑海,我就忍不住用头使劲蹭了蹭自己的衣袖,然后只能用和凌青奶奶能够接受的方式,牵住她的手说到:“好的,我不会丢下你的,我们一起吧。”

        “你要和我拉钩吗?”凌青奶奶望着我,眼神中全是天真,她的手被我握在手中,明显就是已经苍老了的手,脸上黑乎乎的看不清楚,可是岁月的痕迹扔在,但这眼神

        “嗯,拉钩。”我的鼻音很重,我是真的克制不了。

        拉完钩,一转头,我又在自己的肩膀上使劲蹭了蹭自己的眼睛。

        她一定是还会记得我的吧?否则怎么还不能忘记那亲切感?多少年以前,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家乡的镇子上,她那么优雅的出现,那么漂亮,带着如月,如今的她是再也回不去了吗?

        我有太多的情绪需要消化,只能拉着凌青奶奶静静的坐着,时间在这样的情形下,一下子流逝的异常模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想起抬起手来看了一下表。

        我的手表是防水的,此刻的时间显示,已经快接近夜晚8点钟,可是在这个奇异的世界里,好像天光永远是蓝得透彻,根本没有半点儿像要天黑的迹象。

        而和天光同样坚持的,是那些灰眼人,他们还在对岸嘶吼着,叫着好像不把我吃掉,不甘心一般,我根本就无法想象另外几个修者是什么命运。

        河水依旧平静,就是这份平静让我相信,纪清是不是还有一点儿希望?自我安慰也罢,自我麻痹也好,我是真的不希望他死。

        至少,我们师徒都应该给他一个抱歉,尽管不是我们主观,可是我们造成了他从小岁月的阴影,并一直活在这个阴影之下。

        这个人性格怪异,可是我必须得承认,他是一个真正的爷们。

        我的思绪凌乱,和凌青奶奶重逢的情绪,在此刻终于稍许平静了一些,可以理智的去思考一些事情了,而凌青奶奶或者是累了,靠在我的肩头,竟然非常无辜的睡着了,或许是一个人呆得久了,她在睡觉的时候,紧紧的抓着我的衣领,非常用力。

        我想让她睡得舒服一点儿,去掰她的手,竟然发现轻易的一下根本就掰不动。

        不过,我这个动作倒是惊醒了她,她有些睡眼迷蒙的醒来,不解的看了我一下,我怕她难过,正待安抚她,却不想她伸了一个懒腰,忽然笑着对我说到:“大哥哥,你饿不饿?小花肯定找到吃的了。”

        小花找到吃的了?我说有什么不对劲儿,原来是那只像蜜蜂的虫子不知不觉的不见了啊。

        凌青奶奶也不给解释什么,蹦蹦跳跳的站起来,然后也开始在这片密林里东找找,西找找林子里有很多落叶,层层叠叠的堆积,有的地方长满了灌木丛,还有一些地方怪石嶙峋可是凌青奶奶的脚步却非常的快,我一个年轻的大男人都必须全神贯注的跟着,才不至于跟丢了。

        但是就算这样,我也摔了好几次,被灌木丛挂破了衣裳,才狼狈的跟上想到这里,我有些难过,从这样的熟悉程度来说,凌青奶奶应该是在这里生活了多久?才能达到这个程度?一直就一个人吗?师父他们到底在哪儿?为什么不管她?

        可是和我不同的是,凌青奶奶却显得非常高兴,时不时的就弄来一朵蘑菇,或者一颗小果子,嘴上嘟囔着:“这个蘑菇没毒呢,可以吃。这个果子甜呢”之类的话。

        就算她倒退成了这般小女孩的心性,可是做为多年的蛊女,一身本事简直成为了她的本能,辨毒什么的,简直对于她来说,是小儿科,也就是凭借着这个,还有小花,应该是本命蛊?才在这里活下来吧。

        其实说起小花,我模模糊糊的有些印象,之前在饿鬼墓,我和饿鬼王搏斗时不是在昏迷之前看见过一个五色斑斓的虫子飞来吗?是不是这只小花?忽然间对这只虫子也充满了亲切感。

        能够这样找到长辈,是真的好。

        很快,凌青奶奶就找到了一小堆蘑菇啊,锅子啊,野菜啊什么的东西,无比信任的交给我,让我用衣服兜着我直觉差不多的时候,她忽然在原地蹦跶了起来,再一次双手直拍,然后高兴的喊着:“小花找到肉吃了,小花找到肉吃了。”

        说完这句话,她就像一只兔子似的,忽然就朝着一个方向跑去,我赶紧的跟上。

        总之在林子里七万八绕的,大概跑了十分钟左右,我几乎已经忘记了来时的路,她才在一个地方停下来,然后手上挥舞着一条看起来乌漆漆的,体型也不小,怕是有两米左右长度的蛇兴高采烈的对我招手。

        我赶紧跑了过去,凌青奶奶指着那条蛇对我说:“小花叮过的头不可以吃,只能吃身子,吃了肉可以很久很久都不冷的。”

        我看着她,正准备接过蛇帮她打理,她对自己找了一块看起来锋利的石头,一下子弄断了蛇头,把那半截蛇身子递给了我。

        “吃吧,吃吧”她很大方的样子,一边说一边吞咽着口水。

        我看着血淋淋的蛇身,不是恶心的感觉,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再次在心底爆炸,说我多愁善感也好,情绪敏感也罢,我只是无法接受为什么凌青奶奶要这么苦的生活在这里,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

        一时间,我再次酸涩的说不出话来,可是她却误解了我的意思,拿起血淋淋的蛇身就要吃,也顾不得脏或者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那蛇抢了过来她没有生气,只是奇怪的望着我,说到:“你又要吃了?”

        我忍着心里的悲伤,很勉强的堆起一个笑容,对她说到:“我可以把这个变得很好吃的,真的!以后天天做给你吃,好不好?”

        “好啊,好啊”凌青奶奶好像对我有着无限的信任,再次高兴的欢呼起来,而小花就停在她的肩头,仿佛这只虫子也在跟着一起伤心。

        在这个时候,密林里缓缓的起了雾,伴随着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咽呜声,这里没有黑夜,但在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好像黑夜在一瞬间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