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一章 何谓因,何谓果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一章 何谓因,何谓果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显然,纪清忽然发出的猫叫,让我心都紧了一下。

        更糟糕的是,他显然已经不能在水中控制他的身体,开始蜷缩着,做出了一副类似于猫的样子。

        原本就在水中,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方便我带着他游出水中,这样下去,不要说逃出灰眼人的追踪,搞不好会两个人一起沉下去。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或许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根本就不应该救人,别人也可能不理解我这样的行为。

        但是我始终不能忘记师父曾经说过一句师祖的教诲,如果通俗点儿说,那就是一个人,自己首先要是自己,才能是别人眼中的自己,不要前路如何,背负着什么,有着怎么样万千巨大的理由,都不是自己可以违背自己的理由。

        这才是一种真潇洒,真性情,真正的随着本心自然而走。

        陈承一不是争霸天下的枭雄,陈承一也不需要是别人眼中的英雄,陈承一更不是小说中要不停变强,冷静理智从不吃亏的主角,陈承一,很多时候只是一个坚持着自我的普通人。

        答案就是如此。

        若今天,不救纪清,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就真的愧对师父告诉我的,在世间总是要坚持心底的一点儿真善,在这基础上,再谈自己的行为行事,是否是坦荡君子。

        所以,当纪清变成了这样,我兀自还有自己的一分坚持,也犹如爆发一般的,强行的用手臂挎着纪清的胸口,强制性的让他不能挣扎,然后拖着他不停的朝前游去,速度还快了几分。

        这就是一种坚持的力量吧。

        水花打在我的脸上,而对面的河岸也越来越近因为我发现了一个事实,那些灰眼人大部分都去追逐另外几个逃跑的修者,对于水中的我,虽然也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几次吼叫着想要下来,可是不知道在顾忌什么,始终不曾下水,只要游到对面的河岸,那就应该会安全了。

        同时,这个时候,纪清也变得安静了一些。

        难道,这就是天无绝人之路?

        但事情远远不会那么简单,就只是这样过了一分钟左右,在我离对面的河岸还有几十米距离的时候,原本已经安静的纪清忽然异常激动的挣扎起来,我以为是他又在发作了,刚才的症状只是让我想起曾经在黑岩苗寨的猫灵但没想到的是,他这一次的挣扎,根本不是抽搐一般的挣扎,而是那种很正常的人在挣扎。

        我很快就感受到了不同之处,忍不住转头吼了一句:“不想死就别动。”

        但不可避免的就同时注意到,原本翻着白眼的纪清眼神在忽然间已经变回了正常,甚至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清澈。

        在此时,我们的姿势是一个面朝着对岸在朝前游动,而另外一个则是被我挎着胸口,和我背对

        “陈承一,我是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纪清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口了。

        我根本没有力气和他对话,即便我不懂他在这个时候,忽然的说这句话是个什么样的意思?

        “陈承一,其实我自己比谁都更了解自己,我根本就不骄傲,我很自卑!因为,从小在我的周围,很多人都嘲笑我,不是要有高人收为弟子吗?原来是自己不要脸幻想的之类难听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纪清在这个时候变得极其清醒,连说话的逻辑都变得异常清楚,他竟然在这种危急的时候开始回忆起往事来。

        尽管现在的形式根本不是很好,但我却莫名其妙的听着他的话内心触动,也不知道曾几何时,我曾有那样一个念头,我师父种下的因,要我这个弟子来还。

        我不知道纪清是背负着这样的过往长大,也因为这样的过往,变得太过于自我保护,所以那样的自卑就变成了一种表面极其自傲的表现。

        每一个人都有执念,而执念是一种常常会与理智相违背的东西就如我陈承一的执念就是必须要找到师父,师父的执念是追寻师祖的脚步,即便希望渺茫,即便看着我们好像是在做傻事就像纪清,他的执念就是我,这个一直压在他头上的阴影,他情愿连命都不要的去证明。

        我很想说一句,我很理解他。

        可是我还没有说出来,纪清已经自顾自的说到:“可是,陈承一,不管我怎么自卑,骄傲是怎么伪装出来的。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愿意欠下的,就是你的人情!因为,你是我一直想要超越的一道阴影,我从小的记忆也伴随着你这个我从来没见过的人一起成长,你知道那么多年以来,有多么沉重吗?”

        什么意思?我不由得看了纪清一眼。

        可是,纪清忽然望着我非常坦荡的笑了,我和他交集不多,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笑容,更无从猜测他这样的笑容是否从前有过,我在那一刻甚至有一点儿发呆,弄不懂纪清为什么会这样笑,在这样雾气缠绕的河面之上,笑得就像一缕阳光忽然照向了他。

        “陈承一,人情我现在就还给你”说完这句话,纪清忽然就像爆发了一般,双手的力气变得异常的大,在猛地的一下子,就甩开了我挎住他胸口的手,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以前,又猛地转身推了我一把。

        原本就顺流,原本我就是在朝前,被这样一把推过去我不由自主的前行了好几米。

        接着,我听见一声巨大的破水声,在我的瞳孔中映出了这样一个画面,由于反作用力不由自主朝后划动而去的纪清,脸上还是那样坦荡的笑容,破碎的水花之中,一个巨大的头颅,比刚才的护船怪兽更加的巨大狰狞,就像是蛇与恐龙结合那样的头颅它此刻已经张开了巨大的嘴,在这样蓝得透彻的天光下,那口中的牙齿显得狰狞却又锋利无比

        纪清的整个身体和它比起来,显得如此的渺小,可在那一刻又在我的瞳孔中无限的放大

        他的笑容消失,他的双眼又开始翻白,他好像又有了抽搐的症状,可我还听见他对我说:“人情还给你,是爷们就别回头”

        不回头?不回头!我的脸上满是河水的水花,所以那热热的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在那一刻,就像所有的血液倒流,心脏猛然爆裂开来!我猛地的转头,开始发泄般拼命的游动,我哪里敢回头,我根本不能回头如果回头,那就是彻底的辜负,真正的辜负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这样,一边痛苦的大声嚎叫着哭泣,一边拼命的在水中游动?

        什么是因,什么是果,在这一刻我忽然变得迷茫无比,师父辜负的因,让我结下了救他的果,救他的果,又变成了另一个因,他还了我一个有活着机会的果那接下来还有什么因果纠缠可了?

        他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我从来没有为陌生人这样过,也没有想到过,一个念头之所起,变成了这样的结局,这是善报吗?或许,善报有时候也是苦涩,只能说,不能放弃自己所坚持的,就是所有的理由。

        身后变得安静,那个巨大的怪物和纪清怎么样了,我根本就不敢看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那个怪物的声音也变得全无。

        我已经靠近了河岸,我的身体怕在浅水层,我狼狈无比的湿着身体,四肢都不协调的在往岸上爬,一边爬一边痛哭,我不知道我此刻应该想些什么?或许是想他就真的不想欠我人情,会比较好过?

        这就是人,偶尔做出的事情不理智,不绝对,一点儿都没有让旁人理解的道理,可也才是人真正可爱的地方?那个纪清,那个坦荡的笑容。

        我爬上了密林之中,趴着抱着一颗眼前的树,任由自己的泪水混合着泥土,哭得无比大声。

        全然没有注意到,一个人从密林走出,站在离我十米远的地方,然后静静的看着我,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