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章 灰眼人的残酷以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章 灰眼人的残酷以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林建国的这句不要让我稍许回了一下头,正好看见的是林建国伸出手,朝着纪清跑过去的一幕。

        可是怎么还来得及?纪清的第一道落雷已经落下,狠狠的劈在了一个正朝着这边不知道扔什么东西的灰眼人身上,那个灰眼人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毫无疑问的就倒地不起

        “算了,你死定了,已经没救了。”林建国这时收回了手,目光中对纪清多少流露出一丝同情。

        可是,纪清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疯狂的大叫了一声,天空中的电闪雷鸣更加的厉害,一道道闪电撕破了乌云,然后一道接一道的落雷一次次的劈在那些冲在最前方的灰眼人身上。

        “还不快走?”林建国转身望着我,目光变得有些凌厉,显然我三番五次的犹豫让他非常的恼火。

        那一边那个所谓的大巫行咒已经完毕,很突兀的从密林中就传出了一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吼声,按照我的眼力也只看见了一道灰影飞速的从密林中窜出,然后一下子消失不见。

        我可不认为那道灰影是什么好打发的东西,我也来不及给已经有些恼火的林建国解释什么,而是毫无预兆的转身,然后快速的跑向了纪清。

        “啊”我还没有跑到纪清的身前,纪清忽然疯狂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全身开始颤抖了起来,嘴角也开始抽搐,吐出了一些白沫我看得出来他想努力的再控制落雷,但是颤抖的全身,连手指也跟着不受控制,如何还能保持掐诀的状态?

        天空中的落雷少了这一层控制,开始胡乱的落下。

        如果不是纪清倔强的想要保持雷诀,天空中的雷云应该散去自然他也会遭受到反噬。

        “陈承一,你做什么?”林建国对我的怒火已经上升到了一定的程度,以至于所谓的护船兽,那只水怪也转头冰冷的看着我。

        我一把就拖过纪清,然后一个耳光强行的把他从某种沟通力量的境界中唤醒,之后就一脚朝着他强行的踢了过去,把他朝着那边的船舷踢了很远。

        我见识到了纪清这个人的倔强,不得已只能有这样的办法,至于为什么用那么粗暴的方式,是因为陈承一也不是圣人,总得发泄一下。

        ‘澎’,纪清狠狠的摔落在甲板上,由于强行中断术法的反噬,‘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可是这根本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情况是,他全身已经抽搐到扭曲,十根指头已经呈一种怪异的姿势张着,就像十根怪异的树枝,身体也同样是扭曲而颤抖,嘴角混着鲜血不停吐着白沫,双眼已经开始翻白

        任谁看这也是一个将死之人,在这种环境下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没有回头,而是冲过去拖着纪清的衣领,对身后恼怒之极的林建国说到:“我知道这样的陈承一让人讨厌啊,妇人之仁,看不清楚大局!但如果是没有妇人之仁的陈承一,那也就是不是陈承一了。而且,不管是不是有我主观的原因,我曾经破灭了这个小子的一个希望,抢走了他梦寐以求的一个师父。”

        说话间,我已经把纪清拖到了船舷的边缘,毫不犹豫的扔了下去,然后我站在船舷边缘,依旧是没有回头的对林建国说了一句:“对不起,让你看到了希望。可是,我承担这些的同时,我不能失了本心,我要仍然是我。”

        说完,我也跟着跳进了这条看似平静,雾气笼罩的河水中,而开始下沉的纪清在这个时候正好浮上来,我再次拉住了他,然后有些吃力顺流而下,并且尽量朝着河的对岸划去。

        “陈承一,河里非常的危险,避开了这些灰眼人以后,就尽快上岸,至少在岸上你还有争斗的余地!这个小子恐怕是活不成了,大巫的诅咒已经降临在了他的身上实在不行,记得放弃。”林建国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的耳中是‘哗啦啦’的水声,而带着一个全身不停在扭曲颤抖的人,我也根本没有余力回应他的话。

        “陈承一,我是一个罪人。尽管不是我自己想的,尽管我是为了镇子的‘毒’不再蔓延下去,可是我还是带着一批批无辜的生命到了这里。陈承一,把我从罪恶中解救出来吧,把我从漫长的生命中解救出来,你知道吗?我”林建国的声音忽然停住了。

        我怕他出事,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却看见他痛苦的抱住头,然后又放下双手,忽然发泄一般的对我大喊到:“我已经受不了我自己满身的尸臭味了,我根本就不是一个该活着的人。村子里的人也是,根本就是一具具的尸体。”

        失神之下,我转过了头,一口冰冷的河水灌进了我的口中,我忍不住呛了一口水,可是脑中的思维却停不下来,原来是这样吗?享用别人的寿元,其实自身早已身死我想起了刘师傅的女儿,想起了我曾经见过的,她腐坏的身体都是一样啊!所谓的神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没有任何的事情不付出代价,要么没有遗憾的死去,要么腐朽的活着一生的意义根本不在于时间。

        我挥动着双臂努力的在水中划动着,就算借助水流的力量,我的速度也不可能太快,刚刚划出了离船身不到十米的距离,我就再一次的听见那个大巫的行咒声停止。

        我怕是纪清又会遭殃,忍不住看了一眼他,却看见已经跑在那边,避开了火势,想窜入密林的那个给自身加诸了术法的修者,抱着脑袋痛苦的倒下了。

        他仰天长嚎了一声,然后出现了和纪清同样的症状,早已经开始追逐的灰眼人立刻包围了过去那个修者也意识到了危险,强忍着,状若疯狂的和最开始冲过来的灰眼人搏斗起来。

        我知道他身上加诸了类似于神打的力量,应该说近身的搏斗占尽了优势,可是这种灰眼人看似个子矮小,却凶狠异常,力量也不是我能估算的。

        这样的一个修者,就算有那所谓的诅咒干扰,竟然也只是勉强制住了一个灰眼人,就被那些冲在前面的灰眼人包围了!

        ‘呜吼吼’灰眼人发出兴奋的,怪异的,应该算是欢呼的声音,对着那个修者一拥而上,接着我听见了这一生听过的最惨烈的惨嚎声。

        因为那个修者被围绕着,一时间我看不清楚,但是过了不到五秒,我就看见一个灰眼人窜出来,兴奋的举着一截血淋淋的肠子,在蹦着大吼大叫,然后一边把那一截肠子塞进口中

        “唔!”尽管泡在冰冷的河水中,我也忍不住一声干呕,更残酷的是,我终于看见了,那个修者并没有死去,他被开膛破肚了,还活着,那些灰眼人好像懂行,根本不去碰那个修者最致命的地方。

        而且,一些灰眼人对那个完全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的修者一拥而上,趴在他的身上就开始啃噬。

        那一幅幅骷髅架子就是这样形成的吗?

        “咳咳”我开始大口的呛水,怪不得林建国对于这些灰眼人深恶痛绝,他们比动物还要残忍,动物捕食,都是尽量的咬住咽喉等要害,致命以后再吞吃,没有那一种动物有喜欢专门吃活物的习惯,听着猎物的惨嚎声在享受怪不得林建国说,他们连对食物的尊重都没有!

        于此同时,那个所谓灰眼人的大巫咒语还在响彻,更糟糕的情况是,这一次行咒的不止一个大巫,而是三个声音同时响起。

        我的冷汗密布了额头我怕我也会是中了诅咒的其中一个,我第一次觉得那么的恐惧害怕,忍不住使出全身的力气划水,因为我看见其中一个灰眼人已经在对着水中的我咆哮,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第一时间追上来。

        尽管如此,我抓住纪清的那只手却是更紧了紧,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如果我此刻放下纪清,是一件更会让我恐惧和害怕的事情吧。

        我的脑中已经麻木,但一直在发抖的纪清此刻有了一丝微弱的反应,他那扭曲的手,轻轻的碰了一下我抓住他的手臂。

        我一开始并没有在意,我只想逃出这些可怕的灰眼人的包围,但在我的耳边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陈陈承承一,和和你斗法,是是在斗法!你看看不起我,我我就就这样和你你比,我我的我的师父是我我的。”

        我的心一紧,原来他刚才如此的坚持,竟然是要和我斗法?换这样的方式在我争斗?他的师父?这个人怎么

        我不知道是该说他傻,还是怎么,扪心自问,我是真的有看不起他吧?或许是,我忽然眼眶有些发热

        纪清忽然一下子剧烈的挣扎起来,大口大口的开始吐出白沫,然后口中诡异的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声音,但听起来非常接近于猫叫——瞄的一声,但是凄厉无比!

        情况非常的糟糕,糟糕到我全然没有注意,在水中一道黑影已经默默的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