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九章 逃散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九章 逃散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不要手下留情。”林建国就像不放心一般,再次的对我强调了一句。

        亦或者,是那些灰眼人仇恨的目光让我心惊之余更加的心悸,所以我一个冲动,手中掐动的手诀控制着的力量异常干脆的完全释放,那条本已经看起来十分壮观的火龙,猛然的又发出了两声类似于风助火势的闷响,忽然就爆发般的一下子再次壮大了很多。

        原本冲在前面的灰眼人已经在逃跑,只有少数几个灰眼人被蔓延的火势伤到,吱哇乱叫着在挣扎,但如今火势忽然的蔓延,一下子几乎把所有的灰眼人都淹没了,卷入了大火之中。

        再加上是密林的原因,给了引火之术最得天独厚的条件,就算我收了术法,火势一样会顺势蔓延开去,至于怎么会熄灭,就不是我能够操心的事情了。

        在这样的火势中,那些灰眼人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加上被大火吞没的密林,我的心里一下充满了一种罪恶加上震惊的感觉,我从来没有想过术法在到了一定的程度上能有如此的威力,更没有想过在刻意的运用下会如此的残忍。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承一,你不必有罪恶感,因为在这里的存在,几乎都是把人当做食物,或者食物都有它应得的尊重,在这里是没有的,是你想象不到的残酷至于这里是你这一场区区的火势毁不去的,这里是天造存在的地方,你就安心吧。”仿佛是看出了我的所想,林建国忽然开口安慰到,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莫非以前也有到这里的修者,做过同样的事情?所以林建国才能猜测到这份心事?

        当然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细节,我相信的只是这个地方是天造的,不然怎么会术法的威力在这里提升了一倍有余的样子?

        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修者也施术完毕了,非常巧妙的是他运用的是呼风之术,在这里得天独厚的条件下,在他施术完毕的同时,一阵儿狂风就席卷着朝着我之前引出的火龙而去风助火势,让这一带沿岸的一片,全部被大火熊熊的包围了。

        果然是不能小看任何人,这个修者出手心思缜密,知道与我的引火之术配合,施术的威力也不低,阵阵的狂风到现在都没有停歇,看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

        看着如今的形势,我的心头微送,这样的情况足以吓跑这些奇怪的灰眼人了吧?

        另外几个修者的术法还在施展,其实我心底隐约有些期待一向自傲的纪清会施展什么样的术法,可是当我转头时,却看见的是林建国显得有些忧虑的神情。

        “怎么?”我忍不住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关于纪清会施展什么术法,也不关心了。

        “如果来得是他们的一个小部落,这种程度就足以阻止了,就算他们之中最厉害的大巫来了,也不足为虑。但如果来得是一个大型部落,那就”林建国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那就怎么样?”我追问了一句,在那边的密林里虽然是逆风,但在这时,也隐约传来了焦臭味儿,估计是已经烧死了几个灰眼人,我的心跳很厉害毕竟用术法这样,我是第一次。

        “那就分头跑吧,凭你们是敌不过的,跑入林子是生是死,就看命了!如果你真的是那个可以解决这一切的人,你总会活着的。”林建国声音低沉的说到。

        说话间,第二个修者的术法也完毕了,相对于引火之术,和呼风之术,这个修者可能能力有限,施展的术法也平淡无奇,他施展的是类似于请神术,是召唤力量,融合自身,不像是华夏特色浓重的术法,更像是东南亚那边的‘神打’。

        会在第一时间变得力大,抗打击能力也会强大,也就是说是一种近身防备的术法,当然和曾经的老回,还有慧根儿施展的术法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也不一定是他要施展这种平淡无奇的术法,细想起来,这个人可能更加的‘狡猾’,选择的是最有利于自身,明哲保身的术法?

        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他施展一个毫无帮助的术法,我自然会忍不住多想一下但在这时,一阵阵震天的奇异鼓声和一种说不出是什么乐器发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密林,伴随着的还有更加喧闹的灰眼人的嘶喊声。

        “果然是来了。”林建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进入鬼打湾以后,他就取下了斗笠,所以他这个表情,几乎施术完毕的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

        我第一时间就知道是林建国口中的那个大部落来了,而在之前林建国就给我打过招呼,如果遇见这种情况,最好就是分头跑路,我转头下意识的问林建国:“你要怎么办?”

        林建国摇头说到:“他们是这个地方最不讲规矩的怪物,但是也不至于敢动我!你们快点分头跑吧?别在这船上再挣扎了,知道这条船为什么是这样的血红吗?就是曾经的修者和这里的各种怪物搏斗的鲜血染红的只要遇见了,就一定是一场血战!但这一次遇见的是这种灰眼人,就真的没必要了,他们是最讨厌的垃圾。”

        从语气中,我发觉林建国对这种灰眼人几乎是深恶痛绝,可是我却来不及问原因了,在林建国说完分头跑以后,那两个施术完毕的修者已经匆忙的跳下船,在浅水中飞快的,跌跌撞撞的朝着岸边跑去了,另外一个刚才被那巨大水怪叼在口中的修者也是同样,翻身起来就跑,此时刚刚跳入水中,哪里还有之前那副被吓傻的样子?

        只有纪清不知道为什么,一脸坚持要施展他的术法,从天空中聚集的云层来看,他竟然是想要施展雷诀,可是关于雷诀,除非是大规模的聚集,否则对于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多大的帮助,又不是单打独斗。

        我下意识的想跑,可是看见纪清那张坚持的脸,又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在那边,又是一群灰眼人冲了出来,很自然的,他们被岸边蔓延的大火所包围,同样是飞蛾扑火一般的被大火所席卷,可是我发现了,这群人就像蚂蚁过河一般,根本无所谓‘牺牲’,一个一个所身体去扑火,为后来的灰眼人争取着一条通道而他们这样做,是的确有效果的,至少现在已经有少量的石制武器开始凌乱的抛向我们所在的这条船,砸得船身‘咚咚’作响。

        “果然是不讲规矩。”林建国有些恼怒,和他同样恼怒的是那条水怪,再次发出那种牛吼一般的嚎叫,震的我头晕,似乎是在警告那些灰眼人别太过分,不要惹到他们。

        “走,别在施展术法了。”我冲着纪清大声的喊到,尽管我也很烦自己这样,可是如果在这个时候不提醒他两句,见死不救的话,我的心怎么也过意不去。

        可是纪清根本就不理我,依旧坚持在原地不动,如果我去强行打断他施术,是会让他被反噬的,虽然他是存思状态,但凭借对周围的所感,完全可以做出最基本的判断,停止施术的。

        “你快走吧,你已经尽力了。”林建国很看重我,见我在那里犹豫,忍不住踢了我一脚,催我快走。

        “那个神如此重视修者,难道就任由修者被杀?”我没有办法,只能转头朝着船舷跑去,但这个问题我憋了好久,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在这个地方,总不是什么怪物都怕神的,懂吗?这种偶尔抢夺食物的小事,不足以让他们翻脸。”林建国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总是让人觉得有几许悲凉难过的意思,食物,我们只是食物。

        此刻我的双手已经攀附上了船舷,正准备跳下船去。

        可这时从密林里传出了一阵古里古怪的,类似于大巫行咒时,却又不完全类似的声音,不过那种暗含天道的节奏感却是比大巫行咒时更加的强烈。

        “糟了!承一,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别再朝着密林跑了,逃过以后再上岸。”林建国忽然对我大声的喊到。

        我原本就要跳下船了,一听见林建国的呼喊,强行的稳住了身子,但都差点掉下水去。

        于此同时,纪清的雷诀终于施术完毕,天空中乌云滚滚,原本在现实世界里应该是细雨的雨水到这里成了瓢泼大雨,一道闪电划过,第一道落雷就要成型!

        “不要!”林建国只来得及喊了这一句。

        而我正好从那边的船舷跑过来,准备从另外一边的船舷跑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