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七章 鬼打湾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七章 鬼打湾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和林建国的谈话到这里就基本上结束了,因为能解释的,林建国都对我解释了。

        其实,我想问问所谓的神是什么模样?我到了鬼打湾又该去哪里找他?可在这时,整个大船忽然开始震荡,林建国一下子站起来,脸色有些难看的说到:“不能再说下去了,时间差不多了。”

        说话间,林建国就已经站了起来,急匆匆的朝外走去,我很纳闷,但也只有跟上他的步伐。

        “时间耽误的太长,里面的存在已经在提醒我了。”林建国不忘给我解释一句,因为甲板上太滑腻,走得急,他好几次差点儿摔倒,都是我及时拉住了他。

        “你是说那个神?”我追问了一句。

        “呵,除了他,还能有谁?”林建国淡淡的回应了我一句,这个时候双手已经抓住了绳梯,开始往下爬。

        “神在鬼打湾的什么地方?”我这时也抓住了绳梯,开始往下爬,看林建国的样子,时间紧迫,我也不敢耽误,但是我还是抓紧时间问我想问的问题。

        “你不问,在下船之前我也会告诉你的。”林建国显得非常着急。

        “那神是什么样子的存在?”我再追问了一句。

        林建国抓住绳梯的手忽然抖了一下,然后才说到:“我儿子什么样子,他就是什么样子。”

        我一下子就沉默了,因为这个问题显然触动了林建国的伤心事,即便我不是故意的。

        ‘咚’‘咚’两声沉闷的响声,我和林建国又跳回了这条船上,船上那些修者的脸色一个个都很难看,刚才他们吵吵嚷嚷了很久,并没有得到林建国的任何回应,也是知道吵吵嚷嚷没用。

        而进入鬼打湾的时的诡异经历,让这些人又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那么大的动静,傻子才会相信水下是平安无事的。

        “该走了。”林建国叹息了一声,然后打了一声呼哨,这条血船就开始再次划行起来。

        林建国站在甲板上对我说到:“不用好奇,这船里划船的人也和那条大船是一样的。”

        我点点头,注意到在小船划动的开始,大船也同时开始划动林建国是要告诉我,这些划船的都应该是类似于活尸那种存在。

        “你要给我们说清楚,到底是要带我们去哪儿?不然我们不会下船的,我们会一直跟着你。”我和林建国简单的对话,显然引起了纪清的注意,他一步上前,开始再一次找林建国交谈起来。

        和刚才的态度比起来,这一次的语气虽然也不太好,到底是不敢这么嚣张了,话中也多了几分理智的感觉,应该是他们几个人共同商量出来的结果。

        “你是想得到什么而来的,可是这世界上哪有这样就轻易让你得到的好事儿?下船与不下船其实都一样,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吧。”林建国这次没有不理会纪清,而是简短的说了一句。

        “你是说,我想要得到我渴望的,我就一定要承受危险的代价,是这意思吗?哦,哦,我懂了!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呢?”纪清自己好像把林建国的话悟出了另外一种意思,豁然就开朗的样子。

        “但是,你也不能只帮他啊,你好歹也得帮帮我们啊,我的天赋其实不比他差的...你的主人说不定就比较满意我的。”在他自以为是的领悟之后,他的态度变得积极了很多,开始按照自己想象的那样和林建国攀附起关系来。

        林建国好像被纪清打败了,除了回应了一声叹息,就不再言语。

        其实,那感觉就像不怕水清澈鱼被逮住,就怕鱼自己蠢,根本就不知道躲避...

        我看得有些着急,如果不提醒纪清和这几个修者几句,我觉得我良心过意不去,想了一下,我说到:“纪清,他的意思好像并不是告诉你,要经过什么考验和磨难,才能得到所谓的传承。他是在告诉你,这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儿,这....”

        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纪清就粗暴的一挥手打断了我,说到:“陈承一,你不用用言语来迷惑我,你有那么好的传承,还冒险来这里做什么?可见你这个人有多贪心?你是想故意这样说,让我放弃吧?我告诉你,山不转水转,这一次的机会是我的!我根本就不必你差。”

        我一下子无言了,下意识的就问到:“你至于那么讨厌我?”

        “如果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现,改变了你的命运,你觉得你会讨厌他吗?”纪清反问了我一句。

        我一愣,下意识的说到:“那就是命运啊,是命里有或者没的,是你的总是你的啊。”

        “哼,虚伪。”纪清一甩袖子,一副我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看来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不会听我说什么了。

        而他强硬的态度自然影响了那些修者,于是那些修者以为我们之间是有恩怨的,而纪清多半说的是真的....所以,也就一个个老神在在的安心下来。

        我没有办法,只能说了一句:“总之,你们自己小心,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传承,有的只是无尽的危险。”

        可是,根本就没有人理会我。

        船在这时,已经航行进了那片迷雾,整个船身就像被一个巨大的怪物完全的吞噬掉了。

        在迷雾之内,能见度并不好,但是我隐约能看见和迷雾之外没有什么不同,两岸隐隐约约的还是那种原始密林一般的存在,雾气笼罩的水面依旧是安静的,天色却显得更蓝,蓝得让人有一些不适应,这种天空根本就只该存在于动画片儿里啊。

        和外面的安静不同的是,这里充斥着各种声音,隐隐的水流声,就像有什么大型的动物在水下游过,密林里的怪声,让你根本没有办法判断那是什么?

        让人不得不紧张的来面对这一切。

        “知道我为什么对你抱着一丝希望吗?”林建国忽然再次开口了。

        “为什么?”我不明白林建国该告诉我的,已经告诉我了,为什么又忽然提起这个。

        “其实刚才在外面隐藏着一个可怕的存在,所以那里才会寂静无声。这个鬼打湾根本不是完全封闭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这里面的存在就可以出去。就是因为那个存在在外面霸了入口处,所以...”林建国低声的说到。

        “外面有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林建国一提起这个,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灵觉告诉我外面这个存在应该非常的厉害,才会让我起了如此的反应。

        “你最好还是不要看见,不要多打听。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存在非常的隐秘,一般人根本就察觉不到,可是在当时,我在观察你,你却异常敏感的察觉到了它的存在,我当时看了你一眼,是非常赞赏的看你一眼的。”林建国淡淡的说起。

        “只不过是感觉敏锐一些而已。”纪清又不服气的插嘴了一句。

        可是林建国根本不理他,而是自顾自的对我说到:“其它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好像神对这样的人非常的忌讳,至于为什么忌讳我却是不知道的。”

        “唔。”我点了点头,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而在这时,船忽然晃荡了一下,停靠在了一块儿靠近岸边的礁石处,然后林建国对我们说到:“到了,你们可以下船了。”

        在这里就到了吗?看这个地方,除了迷雾多一些以外,其它的根本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下船之后,你们只管朝着南面的山坡走,而在那里,有一片木屋,就是你们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地。”林建国简单的吩咐了我们一句。

        而修者们面面相觑,显然对于如此简单的交代并不满意,但林建国不理会,只是叫住我对我说到:“在这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要记得,黄河上的传说很多,黄河中见过奇怪水怪之类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你有想过这些东西从哪儿来的吗?多的就不说了,你知道应该小心什么?”

        “水怪?”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也不尽然,黄河上飘荡着多少的冤魂和奇怪的东西,并不一定只存在于水里。可能老天才会安排这么一个地方存在来收纳吧。”林建国认真的对我说到。

        “我知道了。”我回应了林建国一句,尽管现在我也没有搞清楚,这船为什么会被鲜血染红。

        然后,我就告别了林建国准备下船,却不想还没有迈出步子,就听见了一阵儿非常不正常的喧闹声,很原始的那种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