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六章 最后一个秘密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六章 最后一个秘密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最后一道谜题?那会是什么?

        我的脊背后心都还在隐隐的发冷,但是林建国已经轻轻的拉着我的手臂,让我同他一起转身。

        “嘶。”我的牙缝间下意识的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在转身的瞬间,我以为我看到了人间炼狱。

        扯破的喜服,大片的血迹,碎肉,还有已经变成了一俱俱骷髅的人,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都还是活生生的啊。

        “你是一个道士,你肯定能明白,如果一个人冤死在什么地方,他的魂魄总会在这片儿地方徘回不去。但你仔细感觉一下,你能感觉到丝毫的痕迹吗?哪怕是残留的灵魂碎片?还是一些其它的什么,我不懂的。”相比于我,林建国比较平静,或者这样的场景他已经看多了,所以能够平静的面对了。

        我忍住胃里一阵阵的翻腾,真的仔细去感应了一下,才发现比死气环绕的地方更可怕的是一片死寂的荒凉,在这船上除了我和林建国,根本没有丝毫生命存在的迹象,即便我指的生命并不是活生生的人命,而是一些生命的痕迹,就比如逸散的灵魂气息,人在这世上活着自身所带的各种气运等等。

        有的,就只是荒凉。

        “感觉到了吗?”林建国看我睁开了眼睛,看着我问到。

        “什么都没有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这些骷髅。”我的声音低沉,带着些许的苦涩。

        “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祭拜这些骷髅了吗?因为承受过神恩的都是这副模样!当然,这些骷髅也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想让人对自己的行为彻底认可,可以用一种别的方式。”林建国拉着我的手臂,继续的在甲板上行走着。

        脚下的一些血已经半凝固,从鞋底传来的触感,用一种黏糊糊的滑腻感,我的鸡皮疙瘩从脖子上一直蔓延到脸上,可是我还在兀自强忍着。

        林建国的话让我思考,他虽然语焉不详,但我能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在告诉我神做了一些事情,让人们自主的对恐怖的骷髅都能崇拜,他是让我猜测神到底对人们做了什么

        可是我根本一点儿都不了解这个行事诡异的神行为模式到底是什么?如何能猜测的到答案?

        林建国也没指望我能猜测出事情的真相,只是自顾自的说到:“为了让人们认可他的行为模式,他做了这么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制造出了一些不一样的骷髅!就比如一些颜色是黑色的骷髅,在上面附着着一些他不需要的‘食物’残渣。”

        “‘食物’残渣指的是什么?”我微微皱起了眉头,此刻,我们已经穿过了如同人间炼狱的甲板,进入了船舱之中。

        “这个我不太懂,我只是偶尔从我儿子在的时候听说过一种说法,那就是一个命里不该这样死的人,被强行夺走了自己的命,除了本质的灵魂外,还有属于这个人的一些气运,神用不上这些普通人的气运,所以就附着在了骷髅上随着这艘船送出去。就说是神恩供奉这些骷髅,等于把另外一个人的气运加诸在自己的身上,那么自己的气运自然更强,这种事情其实表现很明显的。久而久之,这船上的每一具骷髅都成了人们争相供奉的对象。第一,他们生前毕竟近距离的接触过神。第二,承载有所谓的神恩。不仅这里有这种骷髅,偶尔镇子也会得到这种骷髅,你懂我的意思了吗?”林建国望着我说到。

        我当然懂了,把自己残忍的行为掩饰为神恩,那个神做的就是这种事情。

        此刻,我们已经身处在这艘船华丽的厅堂内了,整个厅堂里摆着好几张大桌子,桌子上还有剩下的残酒剩菜,非常丰富,而整个厅堂也布置的很美,就像一个真正的喜堂,可是本质上却和死刑犯临死之前吃一段好的一个道理。

        而在一个角落里,堆着几口像棺材一样的大箱子,林建国指着那些对我说到:“我想你不会有兴趣去看的,那些箱子里装得就是不一样的骷髅。有的骷髅里甚至会付有神封印的一些能力,但那个就不同了,使用是需要代价的。内村的那些修者自然会懂得说明分配。”

        我摇摇头说到:“别人的气运哪里是那么好用的,不付出代价,一个人怎么可能两个人气运加身?”

        之前,林建国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此刻终于反应过来,不对劲儿的地方在哪里了。

        面对我的问题,林建国皱眉思考了一阵子,然后才说到:“你知道我本质上是一个普通人,懂得根本就不多,所知的也是偶尔从我儿子口中得知的。总之,神是一定有自己的办法,你不要以为所有送去的人都会变成一具骷髅,有的也不是的,就比如下面划船的这些人,他们就会变成那种类似于追踪者的存在。”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轻轻敲打着自己的眉心思考着,说是活尸,绝对不可能!那种逆天的东西,就算是昆仑残魂我相信也没有能力造出来,那应该是什么?

        一切的谜题都太多了,恐怕只有到了鬼打湾才能迎刃而解。

        “船舱之下就不去了,划船的是傀儡,就算是以我的身份,也不能轻易的冒险。我之所以带你来参观这里,说是为了解开我能知道的最后一个谜题,实际上我是为了引出一个秘密告诉你。”说话间,林建国停下了脚步,随意找了一张凳子坐下,并且示意我也跟着坐下。

        我依言坐在了他的面前,他取下了斗笠,神情严肃的看着我,从他的表情上来看,这个所谓的秘密一定非常的重要。

        “陈承一,我必须要告诉的秘密,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小心骷髅。”在我坐下以后,林建国是附在我耳边对我说这个秘密的,声音非常的小,几乎只是一种气声,来告诉我这个秘密的。

        小心骷髅?这算什么秘密?我疑惑的抬起头,看着林建国。

        而林建国却摇头说到:“详细的意思我也不知道,这是一次我儿子无意中给我透露的一件事情,透露以后,他就喊着完了,完了,说了不能说的,一定会很痛苦的。总之,那一次他说了这一句话以后,我就隔了很长的岁月都没能见一次我儿子。后来,我儿子也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情。我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一句话,所以我必须给你带到上一次,你说可能有你师父的一行人,我都忘记了告诉他们这句话。”

        我沉思了一阵,发现此刻我根本理不出这句话的任何头绪在哪儿?只能暂时作罢,因为要进入鬼打湾了,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林建国。

        “你说所谓的神,为什么会那么残忍,食人血肉?直到剩下的全是一具具的骷髅?”这是我最想问的问题。

        大船上的血迹,小船干脆就被染成了一艘血船,所以我认为在里面一定会有非常惨烈的搏斗,我必须要问清楚。

        “鬼打湾不是神一个存在的地方,这些人可以说是合理的分配给了他以及另外一些存在,神或许不食人血肉,但是另外的一些存在对血肉可是非常的感兴趣。”林建国认真的对我说到。

        “那到底另外一些存在是什么?”我认真的问到,心里忽然沉重,原来我要面对的敌人根本不止所谓的神一个。

        “我不知道,我只能生活在鬼打湾外围一个很小片的地方,剩下的路要你们自己去闯。”

        “那么为什么要分两条船进出?”这个问题我是一直很想问的。

        “因为前面那些普通人并不珍贵,他们就是神用来和某些存在瓜分的,死亡了也没关系,反正神要的东西只是一些对于常人来说飘渺虚无的东西。而你们修者却是珍贵的,不是每次献祭都能有修者,懂吗?如果可以的话,神想让你们活着到他的面前。”林建国认真的说到。

        我摸着下巴,仔细的思考了一番,这话里的意思我恐怕还要好好琢磨一下,尽管林建国并不想把话说的深奥,他只是所知有限。

        而且,那里有什么所谓的神,有的,不过是来自昆仑的遗祸罢了!比帕泰尔更厉害的昆仑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