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五章 大船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五章 大船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站在甲板上,我怎么也想不到眼前会是这样一幅画面,难道这就是鬼打湾吗?

        微风轻轻的吹过,空气中的雾气如梦似幻,天空说不上晴朗,可是也绝对不是阴沉,而是一种在雾气朦胧的笼罩下,却蓝得透彻的感觉。

        我站在众人的最后,却发现自己的眼睛不够用。

        船下是静静的流水,非常的平缓,河面宽阔,两岸是类似于原始森林的密林,随着一个缓坡斜斜的向上,绿得层层叠叠,偶尔夹杂着一些红的,黄的颜色,美得让人沉迷。

        再望向远处,却因为朦胧的雾气,而看不太清楚了。

        这里真的就是鬼打湾?不是现实中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加上朦胧的雾气,可能说是仙境也有人相信。

        我露出疑惑的表情,而船上的其他人也是同样的表情,不说他们具体是否知情,就凭鬼打湾这个名字,就知道此行绝对应该凶险,没想到颠簸得行来,竟然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如果不是船行时,诡异的反复,我真的会以为我来错了地方。

        林建国静静的站在我们的前方,背着双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至于我们,除了最初对美景的震撼以外,心绪都难以平静,毕竟这里是鬼打湾啊,再美的风景也不能掩盖它的本质,更何况只是过了几分钟,我就发现了这里的诡异之处,那就是偌大的林子,我竟然没有听见虫鸣鸟叫

        但水下却时不时的传来让人不安的,不正常的‘哗哗’的水流声,细想起来,这里根本不是表面的美景能够掩饰的恐惧。

        莫非逃到那林子,就是安全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心隐隐的渗出冷汗,已经开始思索退路。

        “来了。”在这种绝对的安静无声之下,林建国忽然这样低沉的说了一句。

        什么来了?我变得分外敏感,他这么一句来了,把我吓了一跳,差点就没有下意识的低吼出声,捏紧了拳头,才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不同的是,站在船上的另外几个修者,却全部都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最夸张的一个人甚至一把拉住了身边的另外一个修者。

        在这其中纪清发出的声音最小,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我什么都没做,他却转过头来恨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哼’了一声。

        什么意思?我觉得我摸不透这个人的想法,所幸的是我对他根本算不上在意,除了内心隐约防备在鬼打湾这个这么危险的地方,怕他做什么以外,他怎么想的,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不过,纪清的想法我是不在意,但这个地方我却变得重视了起来,如果只是隐约透着诡异,是不可能给人那么大的心理压力的,如果对修者都造成了一惊一乍这种影响,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这里绝对隐藏着什么?

        我默默的防备,因为随身的背包早已不在身上,从早上出来换衣服时,我就悄悄的把它藏在了屋里,我剩下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

        只是背包里有很多的传承法器,也不知道这样做能不能有用,但愿肖承乾能帮我保住它,我也只能寄希望于此了。

        在刻意的转移思绪下,我的情绪果然平静了很多,林建国莫名的转身,似乎是向我看了一眼,但是他戴着斗笠,我也不知道他是否在看我,如果是,眼神里又是什么意思?

        但我已经注意到了,在前方朦胧的雾气中,出现了一个巨大黑影的轮廓这就是林建国说的来了吗?那来的到底是什么?

        甲板上安静,每个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除了林建国和我相对平静,其他人都紧张到了一个极限,因为谁也不知道雾气中将要窜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时间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流逝,本来恍如仙境的美景,在我眼里也变成了一幅乏味的死板油画一般,莫名的想快点儿逃离这个地方,哪怕是刀山火海的地狱,至少我还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

        可是,再难受的等待也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随着‘哗啦啦’的破水声渐渐的清晰,那个巨大的黑影终于在雾气中露出了它真面目的一角,那是一个华丽的船头,但是船头的装饰却显得诡异和恐怖,竟然是一个在挣扎嚎叫,栩栩如生的骷髅头。

        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先我们之前的那艘大船,只是我在当时离得太远,根本就看不出来它的船头装饰原来是这样诡异恐怖的图案。

        船滑行的速度不慢,在露出了船头以后,很快就渐渐的露出了整个船身。

        和我们所在的这艘小船比起来,那艘大船显得庞大了很多,我们船的船高大概只有它的一般,在宽阔的河面上,这艘巨大的船和我们错身而过,我们能看见的只能是巨大的船体。

        可是,这船体却显得那么触目惊心,大片大片的血迹就像随意的泼洒上去的一般,可是船体却没有任何的伤痕。

        这又是什么意思?我看得目瞪口呆,没想过献祭是如此残酷的一件事情。

        由于看不到甲板,我也不知道具体上面的人怎么样了,但船的船桨还在诡异的动着,说明船内一定有人存在我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艘大船,脑子里忽然就乱成了一团麻。

        没有任何预兆的,林建国忽然冲着那艘大船挥了挥手,结果那一艘大船竟然无声的,诡异的就停了下来。

        林建国也没有多余的解释,冲着那艘大船吹了一声口哨,那大船上也不知道是谁,诡异的扔了一捆绳梯过来林建国试了试那绳梯,然后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我有些疑惑,但是还是跟了上去。

        “和我一起过去。”林建国声音低沉的对我说了一句。

        话刚落音,身后就传来了纪清有些恼怒的声音,冲着林建国喊到:“你这样做怕是不合规矩吧?”

        林建国让我抓住绳梯,示意我荡过去,然后一转头,对纪清说到:“在我的船上,我就是规矩!”

        “你不怕我去告发你这些行为吗?”纪清依旧不依不饶的样子,这个时候我已经抓住绳子荡了过去,有些沉闷的撞在船体上,但到底稳住了身子,接着就听见了纪清的话。

        这让我有些无语,有些怀疑纪清这二十几年是怎么活过来的?怎么说话非常没有智商的样子,在门派里他这种愣头青的性格,难道不被别人所讨厌吗?还是说,他是真的‘天才’惯了,已经习惯了这样?

        我抓着绳梯开始往上爬,对于纪清这个人有些莫名的担心,虽然他屡次对我非常的不友好,可是我对他还真的说不上讨厌,但愿他在鬼打湾能活下去。

        “如果你能活着回去,再想告发我的事吧。”好像林建国也不愿意和纪清过多的纠缠,平静的说了一句。

        可是纪清在那一刻却好像有些崩溃的样子,开始大吼着,你说什么?什么叫活着回去?不是在里面有着道家最高级的传承吗?之类的话,可任由纪清说什么,林建国也不再开口。

        听着这些,我心里忽然有些明悟,大概知道了这些修者是怎么来的了,以圣村的资源,要去骗一些修者来到此地,心甘情愿的献祭,还是能做到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非常突兀的想到了雪山一脉,或者想到这里,我却想不下去了,因为我真的想不出这里的一切和雪山一脉有什么关系?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爬到了船舷的位置,一个伸手,就翻了过去我还没来得及看眼前的一切,林建国就冲着我大喊到:“站在那里别动,把绳梯扔给我。”

        我不敢怠慢,只得赶紧把手中的绳梯扔了过去,而伴随着林建国声音的,是那些修者的大吵大闹,想来他们和纪清一样,也是被‘忽悠’过来的。

        我突然对他们有一些同情,可是我在这里都是自身难保,我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我是背对着大船的甲板的,莫名的就感觉后背隐隐的发凉,我不敢多想,只能看着林建国也荡了过来,跟着爬上了大船

        “走吧,我为你解开最后一道谜题,然后你就进入真正的鬼打湾吧,你能感觉到这里的异常,让我多看到了一丝希望。”上船以后,林建国如此对我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