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四章 进入鬼打湾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四章 进入鬼打湾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变化?其实不用林建国说明,我就已经知道,他口中的变化,应该就是以吴天为首的那一批人了,他们来了圣村。

        而且之前,通过他讲述的故事,他儿子不也说过,村子里会来一批人吗?

        “就是现在把持着整个圣村的人来了吧?”虽然已经有了答案,我还是问了一句,来确定这件事情。

        “是的,就是这样!这些人一出现,我儿子也就消失了,确切的说是去到了鬼打湾,因为那些人有办法让鬼打湾稳定的开启他们和那个神之间有什么协议我并不清楚,但我觉得那群人也是不见天日的存在,你知道吗?真正的内村就在那座山体里,他们成天整日的躲在那里”林建国稍许犹豫了一下,对我说到。

        躲在那里?要躲什么呢?

        我正在皱眉思考的时候,船又再一次过了那个大转折,我以为又会进入重复的风景,却发现这一次有了一丝不同,因为整个天地间莫名其妙的起雾了。

        林建国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变化,忽然就冲着我喊到:“快,下去,回到船舱里去。”

        我一下子愣住了,其实我本能的就知道,这个时候这条血船应该快进入真正的鬼打湾了,我愣住是因为不明白林建国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下去,我还有问题没问林建国,就比如他和他的家人,包括刘二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鬼打湾里又是怎么样一个存在,我师父他们在哪儿?他应该知道的吧?甚至,我还很想看一看,血船是怎么驶入鬼打湾的。

        可是,见我没有反应,林建国竟然冲我大喝到:“不想死就下去,这个船里存在的都是修者,应该不容有闪失,所以船舱下面会有一些保障的!你如果还想要保住命,做你想做的事情的话。”

        雾气弥漫的很快,刚刚还是微微起雾,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已经成为了漫天的大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雾气中,我还能看见一条宽阔的水流异常自然的和这片水流相连,也是有些浑浊的河水,可是除了这个,我什么都看不清,雾气的遮挡让我连那边是白天还是黑夜都分不清楚。

        “快下去!尽管我不认为你有希望,可总还是忍不住寄托,你懂不懂?”林建国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对我说到。

        我不敢再犹豫了,看了林建国一眼,虽然心中奇怪他为什么不怕,但还是转身朝着那个下行的通道跑去,在那一瞬间,我看见窗外,船已经驶过了那个转弯处,看见了雾气弥漫的天,听见了不一样的风声,也瞥见了那浓厚的雾气冲进了船舱。

        沿着下行的木梯下去,是一个狭小的屋子,在里面点着油灯,这个小屋子连着另外一间大屋子,在大屋子的门口就有复杂的阵纹,那阵纹繁复的我竟然都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我感觉雾气已经笼罩在了上方的出口,不知道为什么那雾气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当下什么也不想了,一咬牙冲进了那间大屋子。

        大屋子里点着许多盏油灯,发出温暖的,昏黄的光芒,而和上面那个华丽的船舱相比,这里就简陋了许多,就像一个木板房,空空的,两旁随意的铺着一些席子,在席子上坐着五个人。

        我来不及观察这些人,因为我已经被船舱内密布的复杂的阵纹所吸引,我依旧看不出这阵纹有什么名堂,但从阵纹的一些排列方式来看,这是我们老李一脉独有的排列方式,或者,现在不应该说是老李一脉,因为吴天不也是我师祖的师弟吗?

        我就这样傻乎乎的站在船舱中看着这些阵纹,毕竟学道几十年,自然的就会对道家高深的东西感兴趣,对于其它的事物就完全忽略了,甚至我这样突兀的闯入船舱中,那些人都在打量着我,我也不知道。

        “陈承一,你是陈承一?”也就在这时,我听见了有一个声音在叫我,这语气是吃惊,但是并不算是友好。

        这个声音对于我来说有些陌生,但莫名的却有些熟悉,我本能的回头,先是看见雾气已经弥漫在了这个船舱的门口,我之前所在的小屋子里,之后,我才看见有一个缩在角落里的人在喊我。

        这里也会遇见认识的人?我很是奇怪,然后目光落在了那个人身上,一张白净斯文的脸,中等个儿,眼神中却流露着一种焦虑和憔悴的感觉。

        这是谁?我先是疑惑,然后仔细想了一下,这张脸才渐渐和记忆中的某一张脸重合这个不就是纪清吗?曾经在差点儿成为我师父的徒弟,却因为我错过了这场机缘,心中不忿,然后在湖村挑衅我,想和我一战的人。

        我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是因为曾经的他脸上写满的是一种傲气,仿佛天下都不放在眼里,哪里是如今焦虑憔悴的样子?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心中疑惑,一边感慨着人生何处不相逢,一边也忍不住好奇。

        “呵,陈承一曾经应该我是姜爷的徒弟的,然后你莫名其妙的出现!如今我在这条船上,你又一次莫名其妙的出现难不成,你我命格是真的相似?可惜”纪清看我的眼神有些阴沉,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如此。

        但他的话没说完,那句可惜还没有说出来,船就开始剧烈的颠簸起来。

        我淬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然后随着船的颠簸,重重的撞在了一边的木板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咚’的声音。

        我差点儿忘记了,这已经是进入了鬼打湾,原本就不可能这么平静的可是,船外有什么,会引起如此大的颠簸?

        我挣扎着想站起来,结果船只是平静了几秒钟,又是一阵剧烈的颠簸,不同的是,在这个封闭的船舱中,我也听见了巨大的破水声,还有一声不知道是什么的,洪亮的嘶吼的声音。

        难不成这船外有着恐怖的巨兽?可惜,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想下去了,因为这一次的颠簸是如此的剧烈,以至于船舱中的所有人都开始在船舱中翻滚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哪里还有心思想什么?只能拼命的趴在地上,拼命的稳住自己的身体,如若不这样,几次翻滚碰撞,就会让人胃里翻江倒海。

        自然,我和纪清也不能交谈了,即便是交谈,估计他也不会说什么重点吧?我能敏感的察觉出他对我真的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比上一次见面更加的讨厌我。

        就这样,船在剧烈的颠簸中前进,我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总是听见隐隐约约的有行咒的声音,还有别的噪杂的声音。

        过了不知道多久,这一切才安静了下来!

        不过,船舱中的每一个人还是躺在地上呻吟着,我也喘着粗气,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即便是船现在安静了,可是我仍然觉得眼前是在晃动,身体也稳不住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彻底的平静下来。

        坐了起来,我又看见了纪清,他此刻也坐了起来,只不过脸色更加的阴沉,目光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陈承一,这一次你是抢不走我该得到的,我只是可惜你是来送死的。”在沉默的气氛中,纪清莫名其妙的说了那么一句。

        我真是无奈,为什么每次这个人都是纠缠不清的样子,我来这里是抢东西的?如果不是莫名其妙的卷入了这个漩涡,我会来这个什么鬼打湾吗?

        我不知道要怎么接他话,我只是觉得这个人是不是被人骗了,并不清楚鬼打湾的本质,我还是提醒他一点儿什么吧?

        但在这时,船舱之外响起了脚步声,我转头,看见弥漫在船舱门口的雾气已经淡了许多,一脸疲惫的林建国就出现在了船舱的门口,他又戴上了斗笠,声音异常冷漠的对我们说到:“休息一下,就上来吧。目的地的入口已经到了,现在你们在甲板上去等待吧。”

        还没到鬼打湾吗?如此的一番折腾,只是到了入口吗?我一边想一边站了起来,而纪清早已像抢什么似的,抢着跑出了这个船舱,而其他几个修者,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也跟随着走出了这个船舱。

        只有我,心里翻涌着巨大的不安,有一点儿不想出去的感觉,但我能不出去吗?显然是不能的这样想着,我无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也跟着走出了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