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三章 圣村的隐秘之说(五)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三章 圣村的隐秘之说(五)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你大儿子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办法想象那个存在的回归方式,只能轻声的这样问了一句。

        由于此刻的林建国特别痛苦,我连自己问出这个问题都不敢太大声,甚至我希望他听不见。

        但安静的船舱中,林建国到底听见了我的问题,他用不经意的动作悄悄的抹了一下眼睛,眼眶有些红的说到:“其实发生了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是记得在那一个晚上过去,第二天我的大儿子就变得陌生了。在那一个早上我妻子叫他起床的时候,发现他盘坐在床上,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甚至是烟雾的情绪冰冷的看着我妻子,你知道那种眼神有多可怕吗?他当时明明才6岁,可是这么一眼,就吓得我妻子差点摔倒在房间里,她尖叫着呼喊我的名字,说我们的儿子出事儿了。”

        我沉默着,我无法想象林建国的痛苦,一夜之间,明明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还依赖着父母的小孩子忽然变得陌生。

        “接下来的事情很复杂,详谈也没有意思。总之,他很快就在村子里证明了他就是十五年前的那个神。这种证明很简单的,呼风唤雨也好,晴天霹雳也罢,这都不是一个小孩子,我的那个之前并不是很引人注意的儿子能做到的。他离开了我们家,他说这个身体里还隐藏着的‘残痕’让他厌恶,就是那种对父母的感情,其实他很想杀了我们的就是我,我妻子,他的弟弟妹妹,因为我们这些低贱存在的情感羁绊,他认为是侮辱了他。可是,我的儿子”林建国捂着自己的脸,那么大一个男人竟然开始低低的哭泣,有些说不下去了。

        我静静的坐着,任由他软弱的哭泣,只因为我心里比他还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就比如说一个灵体要上一个人的身,并不是无所顾忌的,因为每一个人的命格都是独特的,就算相似,也不可能完全的相同如果没有**力的灵体,轻易上身,是一种互相伤害的事情。

        就算有**力的灵体,这样做了,甚至是采取更极端的‘夺舍’,也会有比较严重的后果,比如说对灵魂的伤害,那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的,除非采取邪恶的术法。

        紫色,自然是相关于昆仑的存在,这样去夺取一个我们所在世界的人的身体,自然不会有多契合,留下之前那个身体原本的灵魂痕迹,那是必然,甚至还有更多我想象不到的后果

        总之,可以说这样情况,那就是林建国的儿子还残留了一小部分,这的确很残酷。

        又是一阵儿沉默,林建国过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了自己压抑的低泣,任由脸上残留着泪水,对我说到:“他是神,也是我的儿子。只不过我那可怜的儿子,怎么也斗不过那所谓伟大的神,所以神的一面在我儿子身上一直表现的很强势,偶尔,他会回来悄悄的看我和妻子,小时候,是哭泣着说想我们了,长大了,就会来吃一顿饭,说会保护我们我的儿子他一直都在的,他太可怜我”

        林建国说不下去了,断断续续的几句话却道出了一家人的痛苦,还有身为父亲却无能为力的帮自己的孩子的无奈。

        基本和我判断的情况一样,甚至比我想象的问题更‘大’,那就是林建国儿子的灵魂可能一直存在,那个身体是一体双魂!而林建国一家得以活下来,甚至在村里里有特殊的地位,一切都依赖着他儿子灵魂的存在。

        这也就是说,那个无所不能的神,其实是有弱点的,弱点应该就在林建国儿子的灵魂上,否则一个普通人的灵魂怎么可以‘胁迫’昆仑遗祸?

        这一点应该就是关键!因为激动,我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可是这一切对于林建国来说是不是太过残忍?问题的突破口,竟然是他那个可怜儿子的灵魂!

        可是这个事情却没有可是,因为结局是注定的,不是破开这一切浓重的黑雾,就是人们被黑雾彻底的吞噬,不管是圣村的人,镇子上的人,还是我们这一行人还有,我的师父他们一行人。

        “呼。”林建国长呼了一口气,似乎是要调整低泣带来的呼吸凌乱,他接着说到:“再后来,我的儿子十岁了,我们没得选择,只能继续着这样的生活。他会很温情的对待家人,但在他是那个神时,我们一家人也受尽了折磨,包括我另外的孩子你不能想象那样的日子,我们恨,可是我们也爱着他,每次他回来的时候,那愧疚的眼神,思念的情绪,就像割在我们心上的一把刀子。有时,想着死去才是解脱,可是神根本不会让我们死去,这原因我并不知道我以为这样地狱般的日子,我们会一直的持续下去,因为神既然能赋予村子里的人悠长的生命,那它自己一定是不灭的直到有一天”

        “有一天?就是你离开村子的事情?”我扬眉问到。

        “是的,那一天,我的儿子又回来了。他莫名其妙的对我们说,时间差不多了,他必须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了,在这之前,神要办一件儿大事,到时候,会有一群人来咱们村子的,如果那群人来了,他也保不住我们。他要我先离开,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以后,再把我的家人接过去,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于是你就去了那个镇子?”

        “是的,那个镇子并不引人注目,可是挂念着家人,我又不想离开太远。其实,走出这个村子并不容易,因为在神出现以后,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中了‘诅咒’,是不可以轻易离开的,就算暂时因为别的事情离开,就好比贩卖人口,也必须要在一定的时间内回来,所以,我猜想我能出走,我的儿子一定是付出了代价,这个代价就是那样偶尔回来看我们的日子也没有了在我出走之前,我一次也没有见到过他。”

        “你的儿子很早熟。”我这样下了一句评论,不同的成长环境,自然会造就不同的人,更何况是这种特殊的情况?我只是猜想林建国以前的家庭一定很幸福,才会让一个六岁的孩子对父母有那么深的依恋可惜这样的幸福消失的太快,我能看出林建国几乎是用一生来怀念着这种幸福。

        “他是很早熟,也很懂事,我觉得他承受的痛苦比我们多,可是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到后来的故事,你知道了,我去了那个镇子,结果却并没有逃脱所谓的追踪,即便儿子给了一个庇护我的东西,也不能逃脱这个命运毕竟我儿子的对手是那个神。”林建国苦涩的说到。

        “给了你庇护的东西?是什么?是你给刘卫军的那个东西吗?”我追问了一句。

        “是的,那一具怪异的骷髅就是庇护我的东西,我的儿子并没有把事情说的太明白。他只是告诉我,动用这里面封印的力量需要付出代价而不用的时候,也要用鲜血来供奉它什么的。”林建国似乎不是很在意那庇护的东西,只是简单的评价了两句。

        我脑子里的念头却很复杂,不过一时间也不知道问什么,毕竟林建国也说明了,关于这个东西,他的儿子并没有给他说的太过明白他或许知道的也有限。

        我直觉这个东西也许还隐藏着秘密,只是这个秘密是什么,恐怕我也只有到了真正的鬼打湾,才能知道吧?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两个问题,不由得追问到:“那么,在镇子上出现的两具尸体是什么?另外,为什么镇子上的人要供奉骷髅?”

        林建国苦笑着说到:“你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献祭,必然是要问这种问题的,那两具尸体其实献祭过后的人,你懂吗?就是说,他们经过了磨难,是真正从鬼打湾出来的存在我其实懂得不多,无法给你解释!只要你明白,只要通过了献祭,都还能保留着尸体的人,那就是神选者,他们的尸体被安放在内村,偶尔他们也会行动这不也就是一种永生?至于为什么供奉骷髅,等一下你看过那条船,你就会明白的,那时候,我再给你答案吧。”

        “唔。”我被林建国的话说得迷迷糊糊,但也只能先答应着了。

        “再后来,你知道,我灭掉了第一个所谓的前来追踪的神选者,利用的就是我儿子给我的‘庇护’,那个时候,其实我很紧张,但在灭掉了它以后,就觉得没有事情了,我没想到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灭掉它因为在里面藏着一丝神魂,你知道吗?简单的说,第一个来的追踪者,就已经盯上了这个镇子,并且做了手脚,而第二个来的追踪者则是引爆了所有的问题,按照你的说法,它应该附身在了那个魏东来的身上。”林建国认真的对我说到。

        他并不是道家人,了解的可能也只有这些,但我却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了。

        剩下的一个问题只是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魏东来就已经抢先着说到:“我不得不再次回到村子里,第二个追踪者的灵已经跑掉,我知道那个镇子完了,会发生和我们村子一样的悲剧,我愧对那个镇子,毕竟一切是我引去的,可是我没想到的是,等我回到村子,一切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