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二章 鬼打湾的隐秘之说(四)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二章 鬼打湾的隐秘之说(四)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说出了这一幕以后,船舱中的气氛出现了些许的沉默,我是听着觉得诡异,而于林建国那边应该是回忆起灾难的开端太过痛苦。

        直至过了很久,血船又转过了那一个拐弯的地方,再一次走入重复的路径,我才有些艰涩的开口问到:“那一条蛇后来怎么样了?”

        “怎么样?没有怎么样?它身上带着血迹,绕着我们村子的人所站的位置爬了一圈,就自己爬走,不见了。听起来是不是很平淡无奇?事实上你如果经历了那一幕,你绝对不会这样认为首先是那条蛇的眼睛,充满了各种你猜测不透的情绪,但是又冰冷无情,我看过一眼就不敢再看,我总觉得它根本不是一条蛇,而像是一个个高高在上的魔鬼,我们则是魔鬼眼中低贱的存在,这种感受就算我语言说给你听,但是根本不是看见过的人不能体会的。另外,你还记得那个铜盆吗?就是装满了村子里人鲜血的铜盆?”林建国问了我一句。

        我轻轻的点头,表示记得。

        “那条蛇爬出来之前,曾经在铜盆的鲜血中游走了一圈,出来以后绕着我们爬行了一圈,地上直接就是一道道的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我当时很奇怪,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血迹留在地上,难道是那条蛇自己的鲜血吗?可它看起来不大,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多鲜血后来直到那条蛇消失以后,我才发现铜盆里的鲜血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而地上”林建国好像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我脑子一动,忍不住问到:“其实它应该不是乱爬的吗?那些血痕代表着什么吧?”

        “之前是不知道,后来我们村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它看似无意的爬行了一圈,实际上是把我们村的人都圈入了某种阵法当中,应该是阵法吧,我是不太懂,可是在后来,我却从某个人口中得知,从他出现的第一次开始,就通过鲜血熟悉了我们村子的血脉,利用秘法已经控制了我们村子的人,那是一个诅咒,我不知道。”林建国苦笑着。

        可是,我却觉得他说这句话根本语序不通,因为明明爬出来的是一条蛇,为什么就变成了一个人的样子,还告诉林建国他第一次出现做了什么?这根本我开始是迷惑,后来仔细一想,我忽然震惊的抬起了头,内心在颤抖的问到:“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是你的大儿子?”

        “没想到你竟然能联想到这个!是的,就是我的大儿子。”林建国唏嘘的说了一句,然后有些疲惫的说到:“那条蛇消失以后,我们全村的人就开始做梦,梦见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在告诉我们,他是我们的神!在十五年以后就会回来,亲自降临伟大的神迹,而现在也会有小小的神迹出现,让我们信奉他。”

        我的手在微微颤抖,我好像能把所有圣村的事情都联系在一起了,除了不明白为什么吴天会出现在这儿。

        “想不到吧?我已经无法诉说那一段往事,简单的说,我们的村子真的出现了各种的神迹,这种神迹就和你所在的镇子里出现的神迹是一样的可是所谓的神迹一直都需要代价,那就是我们必须供奉活人。一开始是村子里不信任那个所谓神的人,到后来我们村子的人开始利用手中的金钱贩卖人口献祭只因为这个神迹最好的发生在了一个人身上,让村子里的人越发的对那个所谓的神深信不疑。”

        “一个人?你是说打开盒子的村长?”

        “就是他,在说这段往事之前,我忘了告诉你村长的年纪,他已经是70几岁的老人了,而且在挖开滩涂之前,他是身患重疾的他当时主张挖墓,只不过是想在自己临死之前,干一票大的,好给子孙后代多留一些家底罢了。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从那个神出现一个,重疾消失了,精神奕奕的活着,他自称是得神恩最大的一个人,将永远祀奉我们的神,那他也将永生!你知道吗?他疯了,是从内心开始腐坏那种疯狂,但村子里的大家都已经不清醒,觉得他那样是正常,他之前是多爱自己子孙的一个人啊,可这样活久了以后,自觉有了悠长的生命,他对神祭献了自己最爱的一个男孙。”林建国说起这段时,闭上了双眼仿佛这种痛苦根本无法平息,必须这样才能缓和自己的情绪。

        “那,应该是疯了。当一个人的眼中只有自己,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好重要的了。不过,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再多人的世界,也变了一个人的世界,那样很是冰冷吧。”我忍不住评价了一句。

        林建国听了我这一句话,忽然睁开了眼睛,说到:“你说的很对,就是这种感觉!真的就是这样的感觉从前我们的村子,所做的勾当并不光明,可是因为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村子里的大家总是很温暖的,我从来不认为他们是坏人,就像我小时候,父母出去,吃百家饭,都能感觉这是一种理所当然,也能感觉到村子里那种类似于亲人的淡淡温暖,可是在这之后,变了,全部都变了!每一个人,都之关心自己能够得到多少的神恩,因为神,夫妻不像夫妻,兄弟不像兄弟,甚至母子之间都不像母子在这个村子人性的自私被发挥到极致!贩卖人口那有什么?神最喜欢的是不到十五岁的幼童,而且有一定的要求,他说他喜欢旺盛的生命力!”

        旺盛的生命力吗?呵我想我应该看透了本质,因为那本来就不是一个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却利用这个世界上无辜人的生命力‘活’着,嘴角剩下的残渣却培育了一批冷酷无情的,已经快失去人性的人。

        这就是这个村子的本质。

        我的心开始烦闷,我是烦闷人们的不坚定,一有诱惑,就不自觉的偏移向恶的一端,可是我自己呢?君子当一日三省,我忽然发现这句话异常的痛苦,因为审视自己本来就是一件难过的事儿。

        我只是发现我自己,如果涉及到我在乎的东西,说不定我也会失掉某些原则怪不得圣人从来都要斩去七情六欲,最后斩向自己的‘三尸’(私欲,食欲,X欲),彻底的清洗自己,只剩下干净的本心,最后得以证道,回归天道。

        不过,如果是这样,人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吗?或许不是的,因为上天还赋予了人一样东西,那就是克制力,如果斩不断,那就克制,利用克制来锤炼自己,在痛苦的以后,一颗心也会干净。

        我的思绪凌乱,因为被这个村子的疯狂所震撼,其实还震撼什么呢?那个镇子不是让我见识了吗?不同的是,那个镇子还有一群有着重要守护的人,这个村子却像是彻底的疯狂。

        冷静了一会儿,我问到:“那之后呢?之后还发生了什么?”

        “之后?在这之后,就已经是十五年后了,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二十八岁了,我忘记了告诉你,那个时候的我已经结婚了,妻子是村子里最善良的一个姑娘,那个时候我还有了一个儿子我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个神的回归会与我的儿子有关系。”说到这里,林建国更加的痛苦,忍不住揉了一把自己的脸,接着说到:“你觉得我是清醒的人吗?其实一开始我也不是,我没有承受所谓的神恩,可是我也不抗拒它。我只是在想,等我老了以后,总是会向神祭献的,然后换取我想要的生命,继续的活着。我只是没有想过祭献的方法而已”

        “什么意思?”我忍不住问到。

        “意思就是村子里的人都像畜生,被神‘养’着,一边贩卖着外来的人口,一边拼命的生育孩子成了祭献用的东西,因为不到十五岁的少年,是最好的祭品,懂吗?虽然神给了我们漫长的生命,但是有一点儿你必须要知道,一个人所能生养的孩子是有限的,不管你有没有把他(她)生下来,但是你一生能有几个孩子是注定的!我没有结婚之前,我有阴暗的想法,希望自己的子孙缘旺盛,那么我就能活得越久。”林建国说起这个的时候,嘴角上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他是在嘲讽着自己。

        “为什么会改变想法?甚至逃出这一个村子?”我忍不住问了一句,其实现在的林建国,我并不觉得他卑鄙可怕,只因为难得是他在泥泞中的挣扎和醒悟。

        “你忘记了吗?我说过,我有一个最善良的妻子我的妻子是村子中的孤儿,她的父母在某一次的事情中丧身了,我们村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光荣的事儿,确切的说是在一次盗墓中丧生了。她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你记得我之前说过,在神出现以前,村子里总是温暖的就像事情有两面性,有恶必然也有善,如果发展成了一个极端,那不是得以升华,就是走向极端。我的妻子是在大家的照顾中长大,所以她分外的感恩,分外的善良。我们结婚以后,我就能体会到她这种品质了,并且感染我,她和我说过很多话,就包括怀念从前的村子,希望我们以后不要走上献祭这条路,安稳幸福一生不也是一种活法吗?在她的影响下,其实我和她都成了‘异教徒’,这个村子悄悄存在的‘异教徒’。这样说,你明白了吗?”林建国望着我,眼中闪烁着回忆的光芒。

        “我明白。”我的内心也有一些感动,原来在任何地方,哪怕是罪恶之源,善良也总会存在的。

        “我们幸福的生活着,我的心也渐渐变得清明,我们有了第一个儿子,接着又有了第二个儿子,小女儿也在我妻子的肚子里孕育着”说到这里,林建国的嘴角泛起一丝幸福的微笑,沉浸在这段回忆里,久久不愿意回神。

        我也不忍心打断他,毕竟幸福的时候是那么珍贵,我又何必残忍的提醒他,让他回神?尽管我很想知道答案。

        “可是,十五年的回归就像是一个恶梦,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应在我大儿子的身上!我妻子是那么的善良,根本就不应该这样啊!”林建国是自己回过神来的,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他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