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一章 鬼打湾的隐秘之说(三)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一章 鬼打湾的隐秘之说(三)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但我这样的情绪并没有让林建国感受到,只是一个无端的情绪,没必要去诉说什么。

        而林建国则依然在诉说着那一场变故,那个盒子被镇重其事的带了出来,自然是放在了盗村的村长家中,至于村长怎么处理的,村子里的人一开始并不知道,只是察觉到在几天以后,村长的情绪变得有些不正常,深居简出的,还一个人自言自语,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如果盒子里封印的是一个灵体,这种情况就非常的典型,应该是人被灵体影响了可是,在我的判断中,盒子上的那块玉才是关键,我直觉那对我们来说应该很重要,可是我的猜测太匪夷所思,所以一时间也不能做出判断。

        “那个时候,那个墓的挖掘已经接近了尾声,基本上能搬出来的东西都被咱们村的人搬出来了,村里的人也闲了下来。村长呢,自从把那个盒子从墓里带了出来,就没怎么去过那个墓了,人们忙碌,除了少数人,没人注意到村长的异常,只是在事后回想起来,才会发现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不对劲儿了。”林建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到:“直至7天以后,事情又发生了转折”

        还会发生什么转折?我凝神的听着。

        “那个时候,村里该忙的都忙完了,已经有些变化的村长忽然就再次召集了所有的村里人,说是要在全村的人面前打开那个盒子,他说盒子里应该有了不起的东西,要全村人一起见证,那个时候,做为一个半大孩子的我也参与了那次活动盒子就在那一次被打开了”

        “盒子里有什么?关键是关键是”我还没有等到林建国把话说完,就忍不住急急的打断了,由于太过着急,我重复了两次才说出来:“关键是你之前不是说,盒子上有一块玉吗?玉你有没有看见,玉去哪儿呢?”

        “玉?”林建国皱起了眉头,然后用有点儿怪异的神情看着我:“我真想相信这一切是巧合,关键是我无法把这一切理解为巧合,你是第二个问我玉在哪儿的人,知道吗?之前有一行人,其中有一个老头儿也追问了我这件往事,而且也是在听我说到这里的时候,问我玉在哪儿?”

        “什么?”我的喉咙一下子干涩发紧了,这么明显,这么明白,还能是谁?之前原本就有过猜测,只是不敢去追问,如今林建国主动说起,我的情绪再次波动极大,师父我竟然又一次和他走上同样的路,可是他却一直想避开这种轮回想我安稳一世。

        可是,这就是老李一脉的命运,如何去安稳一世?天定的命运,就像一双推手,怎么可能以人为的意志为转移?何苦,要这样去分别这么悠长的岁月?一起面对不是更好,我情愿是一辈子当那个看着师父背影的陈承一。

        “陈承一?”林建国忍不住叫了我一声,在交谈中他已经得知我叫陈承一了,我知道了自己失态,连忙回过神来,他却奇怪的看着我,问到:“你为什么要哭?莫非你真的与两年前那一行人有关系?你知道吗?他们曾经是我最抱有希望的一行人,可是”

        “那一行人,可能是我的师门长辈。其它的你不要与我说下去,等要到达目的地,你再告知我吧。我不想放弃希望,我一定要找到他们。”我神情认真的说到,我生怕林建国告诉我,他们都死了,如果是那样,我还有什么勇气去到鬼打湾?

        “希望总是有的,至少他们没有死。”林建国看了我一眼,仿佛猜测到了我的想法,忍不住带着安慰的性质给我说了一句话。

        “嗯,这就够了。”我摆摆手,表示这个时候真的不想再听这个话题,免得自己内心焦躁,而是转了话题问到:“你继续说说那块玉吧?”

        “回答自然是和两年前一样的,那就是开盒子的时候,我并没有看见所谓的玉存在,而且我可以补充回答你一句,免得你到时候再问,那就是那个墓里挖出的一切东西,都被后来就是你看见的所谓圣村的高层收走了,收进了所谓的内村。”林建国回答的非常直接。

        “所谓的内村?那个时候没有内村吗?”我没有问那些高层是不是盗村的人,他们是修者,自然不会是之前那个盗村的人。

        “没有,后来发生的一切你听我讲下去就知道了。”林建国示意我稍安勿躁,然后继续说到:“开盒子那天,我的印象是很深刻的那个盒子之前是被一块黑布蒙着,郑重其事的放在了村子里用来祭祀的案几上,后来,村长亲自去揭开的黑布,黑布被解开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气,忽然就刮起了一阵大风,当时那一阵风真的很大,吹迷了人的眼睛,我记得我是站在我爸爸身后的,都依旧被那阵风吹得睁不开眼。”

        天道意志的表现,因为盒子里的东西是逆天的,这就是我第一个念头。

        而林建国则完全陷入了回忆,继续的说到:“按说狂风应该吹散乌云,而且原本就是晴朗的天儿。却不想,那一阵狂风吹了一会儿以后,当风停时,天就立刻变得阴沉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乌云,就聚集在咱们村子,当时明明是暖春时候,我穿着衣衫竟然觉得冷。”

        “这样的异样,难道村子里的人没感觉吗?”我想就散是普通人,看见那么明显的‘预示’,恐怕也会心生不安,这是人本能的,潜意识里对天道的感应,根本就不会磨灭,更何况是一群心里有着敬畏的人。

        “怎么会没有感觉,就连我当时在那里,也本能的觉得盒子里应该不是好东西!如果是好东西的话,怎么一出现的气氛,就和故事里出现妖怪一样的情景是一样的?当时,自然就有胆小的人阻止村长,可是村长根本就不听,他用非常强硬的态度对我们说,任何的好东西都是遭天嫉的,就是要用咱们全村的人命来逆天,非得把这好东西弄到手不可。”林建国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而我根本就不去问他结果是什么,如果没打开那个盒子,这个盗村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模样?且不说村长原本在盗村就是有威严的,那句重宝怕也是能让很多人忍不住铤而走险的,人性的贪婪是人最大的劣根性之一,一旦被放出,会延伸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步。

        “村长的话显然是起了作用,村子里没有人再劝了因为过去的很久了,我的记忆细节也有些模糊,我只是记得那一天村长一步一步走进那个盒子,每走一步,几乎就发生一个变故,天下雨了,天闪电了,天打雷了而且那雷电是直直的劈在村长的身旁也好像想劈那个盒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也劈不到。然后村长就走到了那个盒子的面前,抱起了盒子,就像疯子一样的,要我们全村的人每人都放血,放在事先准备好的铜盆里”林建国皱着眉,似乎想把细节给我回忆的仔细一些,无奈也只是说出了这些。

        可是,我却心知肚明,这是要用血气来滋养盒子中的存在,另外还有用众人的气息来遮掩盒中那个存在的意思,总之,这样的办法,绝对不是那个盗村的村长能够想到的,应该是盒中的存在蛊惑的。

        在林建国的诉说中,我知道,村子里的人也蒙了,总之就像着了什么魔一样,村长说这样做,在狂风暴雨之中,每个人也这样做了,放出的鲜血很快就覆盖了大半个铜盆,然后村长就抱着那个盒子,在不停的要落在他身边的电雷中前行,很快就把盒子泡在了那个铜盆中。

        当盒子浸入铜盆的瞬间,雷电似乎变小了,因为这么多人的血气气息混杂在一起,已经遮盖了盒子里的存在的一些气息,这就是大隐隐于市的另外一种理解利用众人来掩饰。

        然后在这个当口,村长就打开了盒子。

        “看见了什么?”我好像也被代入了这个故事中,忍不住想快一些知道结果。

        “呵,你根本就想不到那个盒子被打开以后,盒子里是半盒子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水,让所有人都看得一阵儿失望。可是,村长却在这个时候,郑重其事的跪了下去,并叫我们所有人也跪。可是,村长就算再有威严,也不能强迫村里人这个,毕竟就算是盗墓贼,也是有脊梁的,除了天地祖宗,哪能轻易下跪?村长只是叫了几声,见没人下跪,也就懒得理会我们了,只管自己跪着,然后过了一会儿”林建国说到这里,又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在仔细回忆当时的时间,然后才说到:“具体是多久,我不记得了,反正也没过几分钟吧,那盒子里的黑水就起了变化,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搅动一样,接下来的,你可能就想象不到了。”

        “那是什么?”我问了一句。

        “从盒子里爬出了一条蛇,一条很小的,大概就大拇指粗细的蛇!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怪异的蛇,底色儿是灰白色,一种死尸才可能有的灰白色,看着就让人觉得不舒服,但是在那样的颜色上,却有着非常艳丽的紫色我形容不出来那种紫色,总之两种颜色非常的不协调。”林建国说起那条蛇的时候,就像回到了当初的场面一般,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而我是打死也没有想到,从盒子里竟然爬出的是一条如此怪异的蛇!

        可是,紫色我发现简直是我一生也不能避开的颜色,我的命运好像就注定与它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