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八章 林建国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八章 林建国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他不告诉我,我还真的没有办法。

        他转身朝着船舱中走去,我也只能闷闷的跟上,呆在甲板上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难道看着这些山穷水复的风景吗?

        船舱中安静,这个中年男人也没有留住我的意思,我不甘心的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忍不住还是朝着中年男人问了一句:“你说到目的地到底会是多久?没有一个定数吗?我之前听你小声念叨,你却死不了,没有变,难道在这种怪异的事情中,时间也是停留的吗?”

        可是船舱中依旧是死一般的沉寂,看来那个中年男人的耐心也是耗尽了,不想再回答我的任何问题我自觉无聊,也没有办法,只好有些失魂落魄的朝着船舱下面走去。

        但在这个时候,我又听见那个中年男人在非常小声的自言自语。

        估计他是不想被我听见,所以声音压得很低,不过我听力一向出众,还是听见了他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声音:“又一个何时才是我越发的无力刘二你还相信我”

        其实他是说的很大一段话,只不过这几个关键词也大概能揣测出一些意思,我听见了,只是下意识的组织他这些话语里的意思,可隐约却觉得话里有什么关键点被满腹心事的我忽略了。

        一步,两步我默默的朝着船舱走去,可是当第三步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我猛然的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然后回头,目光有些狂热的看着那个中年男人。

        那个中年男人还在皱着眉头,低低的自言自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但在这时,我却觉得我忽然看这个人顺眼了许多。

        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始我和他的对话,也在情绪冲动之下脱口而出喊了一句:“林建国!”

        ‘啪’的一声,这个中年男人手中的木头牌子掉到了那张矮几之上,他先是低着头,好像要整理一下情绪,然后才陡然的抬起头,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写满了震惊,然后才有些苦涩的说到:“林建国这个名字有多少年没人这样喊过了。”

        “你果真是林建国?”我的情绪忽然变得兴奋,来到圣村那么多诡异的事情,我的脑中一直就没消停过,所以也就快忘记了曾经诡异消失在镇子上的林建国与刘二爷,我是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在这样一艘诡异的血船上与他们相遇。

        外面那些不停重复的风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生还是这样的,在山穷水复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另外一个点,也就是人生跌宕起伏的乐趣所在,所以说现世难忘,难割舍也就是因为这些吧。

        “你如何知道我是林建国的?其实圣村的人就算知道我,也不过知道的是我另外一个名字林金贵难道?”林建国想到了一个可能,微微皱起了眉头,但立刻自己又摇头否定,说到:“不,不会的你还太年轻。”

        “没有什么好值得怀疑的,我是从那个镇子来的!我听见你叫了一声刘二,那么应该就是刘二爷了所以才判断出你是林建国。”我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林建国的对面,有些兴奋的说到。

        如果真的是他,破局还说不定真的有希望,这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男人,恐怕就是我能破局那万分之一希望的关键。

        林建国听闻我这样说,略微有些激动的看着我,过了好久才说到:“原来你真的是从镇子上来,那里曾经承载了我所有的希望,可是却也成为了我所有的愧疚那个镇子还好吗?不,你不用告诉我,应该是不好的,我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我是清楚的。”

        的确是不好的啊,林建国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放在矮几上的乌木牌也开始微微的震动,之前它气息内敛,我也就一直就没有注意到这个被摩挲的很光滑乌木牌,如今我才发现这里面释放着强烈的灵魂气息这个我仔细看去,这是上好的养魂木!

        几乎已经绝迹的,真正的没有经过人工处理的养魂木,天然的!

        “这里面是我所有重要的人,家人,朋友我能提供的唯一庇护就是这个了。知道吗?这里面睡着我的二女儿和小儿子,我的妻子,我的小舅子还有我唯一的朋友刘二。刘二,既然你激动了,就出来一见吧。”林建国爱惜的拿起那块乌木牌,对着牌子轻声的说到。

        这样一块养魂木,住上几个灵体简直可以说是奢侈,我一点儿也不怀疑林建国所说的话,但还是避免不了,为他话的内容所感悲凉,所有的重要的人都以灵魂的形式住在一块木牌子里啊,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悲伤的事情?

        “收敛一下你的气息。”林建国这样对我说到,然后不放心的问了一句:“能感觉到刘二吗?”

        “其实不用开天眼,它在养魂木里住了那么多年,也足够强大了,我能模糊的看见它,也能听见它。”我一边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一边认真的说到。

        “唔,我忘了,你是一个修者,也只有修者才能坐上这艘船。”林建国的语气又恢复了平淡,不过对我却是亲切了很多。

        很快,我就看见在林建国的身后模糊的出现了一个身影,那就是一直守着正道的刘二爷吗?虽然只是模糊的看见他的模样,可是眉眼间的方正之气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就算已经是属阴的灵魂,依然是如此。

        “刘二爷。”我带着尊敬的喊了一声,但是就只是喊了一声,却不知道怎么样说下去了。

        “镇子镇子还好吗?我我的家人朋友”而站在林建国身后的刘二爷却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态度是否尊敬,它一出现就激动的提起了镇子和镇子上它熟悉的人们,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以至于它的灵魂都有一点儿不稳定,有种摇晃快要消散的感觉。

        当然这并不是真的要消散,只是激动所致,我想起了那个压抑小镇的一切,一时间望着刘二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看着我这样的态度,刘二爷沉默了许久,才叹息了一声,说到:“早有所料,不然也不会冒险让建国带着我回去送信一封,你说吧,我都承受的住。”

        话已至此,我确实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于是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诉说起镇子上的一切

        这样山穷水复的航行就像永远没有终点,连天光的颜色都不曾变过一丝,我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总之到我说完的时候已经是口干舌燥,而刘二爷却是呆立当场!

        气氛在这个时候变得分外的沉默,过了好久,刘二爷的魂魄才忽然弯腰拍腿,悲凉的大喊了一声:“我儿啊!我可怜的小儿啊”

        那声音夸张的就像是戏剧,可事实上那是真的满心的悲伤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更让人不忍的是,它明明就是那么的难过,在我的眼中有些模糊的脸上连表情都扭曲了,却是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这样的惩罚为何要给予一个这样的好人?

        是天道不公?还是一个快有果和业的人,注定就是要承受更多的磨砺与艰难?才能经过天道严酷的考验?

        我没有答案,天道也不是我可以揣测,我和林建国都沉默着,任由刘二爷发泄,在过了许久之后,刘二爷或许是觉得自己承受不住了,在我和林建国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径直的回了养魂木。

        在有些情况下,人的确是需要一个人安静的。

        “我是那个镇子的人,用生命送出来的唯一希望。”我看着林建国严肃的说到。

        林建国沉默不语,双眼莫名的透出一丝悲伤。

        “而且我还背负着我伙伴们万分之一的希望,另外还有一个我很重要的人深陷在鬼打湾。因为我刚才有一件事情,怎么也想不起来,如今是终于想起来了,我们的目的地恐怕是鬼打湾吧?”我又追加了一句。

        “是!”林建国简短的说到。

        “帮我,只有你了。”我认真的说到。

        “帮你?为什么是我?”林建国的神情有些恍惚。

        “你刚才说你重要的人都在养魂木里,二女儿,小儿子,妻子,亲人,朋友唯独,你没有提到你大儿子。”我看着林建国,眼神不容他躲避。

        而林建国莫名的全身巨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