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五章 万分之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五章 万分之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思绪悠悠,吴天那张戴着面具的脸渐渐的也在我眼前模糊了。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个阴暗的地下墓室,尚还年少的我从墙上撬下了一块古玉,玉上雕刻着一张表情怪异的脸,似笑非笑又想起了在荒村,似乎是在那架带走杨晟的飞机上也有这样的标志,还有东北老林子,嫩狐狸的‘家’,也有这怪异的面具

        都是吴天吗?

        看见我的反应,吴天好像很满意,即刻摘下了他那张面具,他说到:“陈承一,你可是想起什么来了?”

        我失声的说到:“饿鬼墓原来是你?”

        吴天看着我,反问了一句:“很想知道一切吗?你能活下去再说吧。”

        “活下去?即便是牵连我,你也不想他活下去?”听闻这句话,肖承乾有些失态,估计他是没有想过这个结果,所以着急成了这副模样。

        吴天看了一眼肖承乾,即便是脸上的表情无悲无喜,可是仍能让人感觉到他对肖承乾的话感觉到有几丝好笑,他说到:“我原本以为你不够聪明,不过今天做出这样的事,倒是出乎我意料,你是隐忍着等到这一刻,才出手,不过是因为为了你更好的拿到陈承一的灵觉,我会施术让你和陈承一暂时灵魂相连,到时候会因为投鼠忌器不伤害陈承一。”

        原来是如此,怪不得肖承乾会等到那个时候再出手。

        “怪不得我开卦推算此局,有极大变数,只是事关己身,算不到变数是你。”吴天最后也只是淡淡的总结了一句,这么费心的一件事情失败了,还遭反噬,他还能保持这份淡定,是会让人觉得这个人非常的了不起。

        大风吹过,雪越下越大,我和肖承乾同时沉默,在这样的吴天面前,任谁都会感觉到无力。

        而吴天跟肖承乾说完这几句话以后,才转头看着我,说到:“小局破,大局未必就破你自己也会去送死的,肖承乾可是清楚,只有你冲出去才有破局的可能,不过你冲出去也会面对死局,你还不得不去。破局的可能根据卦象,万中无一。”

        什么意思?我皱紧了眉头,而肖承乾则是脸色一下子惨白。

        “我透露的不过是一点点想法,你就自以为是,我这后半句没有透露的话,你可有什么想法?”吴天或许还是愤怒的,这句话他是对肖承乾说的,感觉就像故意刺激肖承乾,而肖承乾呆愣愣的看着吴天,莫名的一下子双手着地的跪倒在地上,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绝望的姿态。

        肖承乾一定知道更多的事情,可惜如今在吴天的面前,他根本没办法对我诉说,或者他因为什么忌讳也根本不想说。

        而吴天却懒得再理会肖承乾,而是看着我说到:“即便只是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不会让你走下这祭台,我或者会好好思考怎么利用一下你,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吴天说完这句话,朝着身后望了一眼,原本跟随他的十大修者中的两人就朝着我和肖承乾走过来,看样子,事情变了几变,终究还是像人手里的鱼,挣扎了几下,也无法挣脱被逮住的命运。

        更可怕的是,吴天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一切的谜题好像解开,又像有更大的迷雾笼罩着我如果到死都要死在这种迷惑之中,确实是很可怕。

        在纷扬的雪花当中,那两个修者朝着我们走来,吴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始终不曾出手。

        我那一群原本放松的伙伴们,此刻再也没有了轻松的表情但是就在这时,一直跪在地上的肖承乾忽然抬头,然后猛地转身,使劲的把我望着祭台的边缘,那个陡峭的黄土坡上推去。

        虽然只是黄土坡,但因为陡峭的原因,根本就像是一个悬崖,我重重的落在黄土坡上,那一瞬间有些失神,我当然相信肖承乾对我的情义,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其实对于事情又有什么样的帮助?

        “吴天,可别忘了,时辰已到。”肖承乾嘶喊的声音飘荡在风中,而我的身体不自觉的朝下滚落。

        “承一,你师父在鬼打湾,上那艘船,那艘黑色的船,即便万分之一的希望,我相信你,去破局吧。”在滚落的过程中,肖承乾显得有些模糊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能感觉到他怕我听不见,所以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嘶喊,而在滚落的过程中,由于这个土坡陡峭,我不停的翻滚落地,根本就没有办法去仔细思考什么,只是任由那沸腾的情绪布满了全身!

        师父在鬼打湾?而我要破局?

        ‘咚’,我重重的掉下了一个巨大的陡坡,落在了陡坡之下相对平坦的缓坡之上,这才停止了翻滚。

        ‘哗哗哗’的黄河水在我身下不到十米的地方奔腾流过,而这时,却有另外一个声音相对更大的宏大,是人群的声音,具体的内容我听不清楚,但能判断,那是一种祈祷的声音。

        这也可以看做是行咒的一种,咒言极大基础里,祈祷也是其中的一种,而万人以上的祈祷,那其中的念力简直不可以想象。

        我全身剧痛,试着动了动四肢,或者因为这个黄土坡并不是岩石的结构,我并没有伤到骨头,这也算是一种幸运。

        或者,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我是要去到那个所谓的鬼打湾。

        我没有去关心那些人的祈祷,也懒得去震撼什么有什么事情,还比我师父在鬼打湾更震撼吗?即便之前我在林辰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我的半个师父在内村,肖承乾又说师父在鬼打湾里,好像有些矛盾,可是我根本不会去丝毫怀疑肖承乾的做法!

        而鬼打湾,那个神秘的鬼打湾,没想到真的隐藏在这里,我当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去,但是肖承乾已经交代的够清楚,要我上到那艘黑色的船。

        由于全身剧痛,我走的有些踉跄,几乎是拼命的挣扎着朝着黄河边上走去我下落的位置正是滩涂的边缘,而滩涂的之后,就是那回水湾,黑色的船就停泊在那里,此刻已经开始缓缓的开动。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上这条显得与众不同的黑色之船。

        跳下陡坡,走过有些陷脚的滩涂,我顾不得冬日的寒冷,一头扎进了这冰冷的黄河水中人群都在祈祷,没有人理会我这个‘变数’,我挥动双手,开始拼命的在水中游动起来。

        速度能再快一点儿吗?我咬着牙,拼命的游动着,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这种最笨的方式。

        好在回水湾的水流相对比较平静,否则会被这滚滚的黄河之水冲到哪里去,我内心也没有底。

        可是就算黑色的船航行的再慢,也不是我靠游泳能跟上速度的,况且就算是水流相对平缓,也带着巨大的冲击力,让我的身体不自觉的跟着水流波动,冰冷的水,有些僵硬的身体,我莫名的觉得有些绝望。

        我不想浪费肖承乾好不容易给我争取到的一丝机会,我知道我背负着那万分之一。

        所以,我能做的就是不能放弃,但也只是不能放弃而已

        可是,事情却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艘黑色的船忽然停了一下,然后朝着在水中还是拼命划动的我驶来!

        我抬头震惊的看着,为什么?难道黑色的船是不受圣村控制的?它是在帮我?还是有什么其它的原因?